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夏香啊————”这次是郭春香无助di 喊着,她知道已经无法更改这个事实了,只能是期盼奇迹的发生,虽然她心↓怀疑这是二彪子故意设↓的圈套,但是* na *只是一个怀疑,在没有确定事实之前,怀疑只能是怀疑,所以她眼睛直直di kan着二彪子和自己sister(* mei mei *)郭夏香,精神集中到自己浑身上↓就* na *一条睡裙堆在underbelly(* xiao fu *)上,她也懒得去整理,反正是该露的di 方都露着,不该露的di 方也都露着。
  郭夏香既然已经答应了,* na *就没有退路了,握着棍子的手jin 了又jin ,按说她gan 什么事情一般都不jin 张,冷静是她最大的优点,但是这个时候也不免有些jin 张,最主要的是这把真的☆ɡao 扌高☆大了,赌约的内容真的是太大了,简直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啊!
  赢了的话,二彪子这小子不会打扰她们姐妹,直接自己jin *监狱把牢底坐穿,这样基本可以定义为他这一辈子就完了,对于他*| lai |*说就等于直接死亡了!
  而输了的话的,自己则要跟着他,彼此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跟着他的今口 han 义郭夏香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男人的龌龊想法最不是个东西,要是真输的话,用脚指头都能想chu *自己的↓场是什么样子,* na *样对于自己*| lai |*说也是生不如死的,这样的↓场绝对是她不能接受的。
  想到输的后果,郭夏香眼神异常坚定起*| lai |*,死也不能输,后果实在是她不能接受的,棍子一指,“二彪子,准备好了吗?”
  二彪子这个时候可是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na *根东西晃dang 着摇*| lai |*摇去,但是他却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想法,反而大方得不能再大方,自然得不能再自然,呵呵一笑道:“没问题,尽管*| lai |*吧!”
  说着,二彪子就* na *样很随意的两* tui *分开不动,右手很主动di 收到一边去,把* na *左手抬了起*| lai |*,chong *郭夏香勾了勾走。
  抿着**,郭夏香抑制住jin 张的呼xi 口及,最后一遍确认道:“你不许用两只脚,也不许用右手,只许用左手啊!”
  二彪子这个时候见到郭夏香已经落入自己圈套了,也没有* na *么着急了,反而好整以暇起*| lai |*,就如一个优秀的猎人要猎捕猎物一样,不能着急,就是胜券在握,也要闲庭信步,微微一乐,道:“放心,我二彪子人不咋di ,但说chu *的话绝对是一口唾沫一根钉子,说话算话,只是我怕有些人输不起啊!”
  “呸!”郭夏香轻啐了一声,“姑nai (*&女乃*&)nai (*&女乃*&)输得起,就怕某些人赖帐,赢不了人却说话不给力。”
  “* na *还等什么啊,别光嘴皮子练,咱们手上见真章!”二彪子也不多废话,两脚一分,蹲成马布,右手不动,左手向前,***东西dang 漾chu *无边风lang光芒,喝了一声,“少说废话,*| lai |*吧!”
  “好!”二彪子gan 脆,郭夏香也不是拖泥带shui *的人,既然都已经说到这样了,* na *也没什么客气好讲了,她提着棍子就chong *了上去。
  一旁的郭春香摒住了呼xi 口及jin 张di kan着局势的发展,谁赢谁输就在这一刻马上就要*| lai |*临,事关sister(* mei mei *)一生的命运,由不得她不jin 张啊,她可是深知她sister(* mei mei *)的* xing *情,让* na *个混蛋二彪子给jin jin 抓住了她的把柄,她真的很害怕,她真的很jin 张!
  郭夏香提着棍子上去了,却没有贸然jin *攻,她的脾气是huo *暴了一点,泼辣了一点,但却并不代表她没有脑子,二彪子说的* na *样肯定,* na *样有把握的样子,她也不得不心里嘀咕着事情该怎么发展,该怎么办,稳妥起见自然不能上去就jin *攻,他双脚不能动弹,右手不能动弹,就一个左手能动弹,这就给了她很大的机会,只要自己不犯错误,* na *就让他抓不住错误,他就必输无疑!
  手里有武器,对方赤手空拳,这个心中就不慌了,郭夏香围着二彪子开始转悠起*| lai |*,离着让他胳膊抓不住远的di 方,然后小心翼翼的寻找对方的破绽。
  二彪子不得不跟着对方转悠着,他承诺不能上双脚,* na *就表示他只能是原di 不能动弹,对方要是不jin *攻,而自己则只能是被动应战,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是不是有些大意了,对方不是傻瓜,也kanchu *了这个破绽di 方。
  “喂,你这光转悠不动手gan 什么啊,难道怕了我了,怕了我了就说话,我可以给你反悔的机会,怎么样啊,哈哈!”二彪子故意嚣张跋扈的笑着,* na *副样子怎么kan怎么是一副欠揍的样子。
  但是很显然他的激将之法没起到什么作用,郭夏香在面临生死尊严的关头,大脑chu *奇的冷静,一点也没有上当的样子,反而一边转悠着寻找破绽,一边不屑di 冷笑着,“二彪子,怕是你后悔了吧,你又没规定什么时间结束,我就在这转悠了,你男子汉大丈夫说chu *的话不是一口唾沫一根钉子吗,要是你后悔的话,我也可以给你后悔的机会,不过以后你也别承认是自己是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了,就说你是泰国回*| lai |*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