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准备了一大包的东西,甚至还拿了一个行李卷子,被子毯子什么的,因为要在山上住,这个时间虽然山里住人也行,但是潮气比较大,怎么着也得准备着铺盖的不是,还有点大米,盐啊,味精啊,酱油啊什么的调味品,反正就跟搬家一样往家里搬啊,二彪子这个事闹得太大了,甚至要是解决不了的话,二彪子这一辈子就别想↓山了。
  夜色里,二彪子在前背着行李卷,手里提着各种东西,后面董小雨则提着猎叉子,jin jin 在后面跟随着。
  走着走着,董小雨有些疑惑di 道:“从这上山近,你还往前走什么啊?”
  二彪子有些不好回答,但还是不得不回答道:“我还带着一个人,她在前面等我呢!”
  这个话一chu *口,果然,后面跟着的董小雨就是脸色一变,然后直接停住了脚步,冷冷di 道:“是个女的?”
  二彪子在前面走着却没敢回头去kan董小雨的脸色,不用kan也知道这个时候她的脸色一定是很难kan,所以他很是轻描淡写di 道:“是,是个女的,就是她害得马金flower (hua )jin *了局子,我是为了报复才将她带chu **| lai |*的。”
  董小雨冷冷一笑,很是不客气di 道:“你拿我当傻子一样糊弄呢啊,说得一听就假得厉害,走,我倒是要kan一kan这个女的到底是谁?”
  二彪子没敢接她的话,直接就去找一开始跟方小琼约好的di 方,夜色很暗,也有些kan不清楚情况,怕惊着方小琼,所以还没等走近呢,二彪子就轻声呼唤着,“小琼,小琼,我回*| lai |*了,我回*| lai |*了!”
  “二彪子!”就在这个时候,从隐暗处猛di chong *chu **| lai |*一道身影,直接就扑到了二彪子的身上,一边扑嘴上还一边道:“二彪子,你可回*| lai |*了,可吓死我了!”
  方小琼虽然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但从小也一直都是在镇上长大的,还真的没到这个乡村生活过,更何况这大晚上的一个人在野外呆着,其实她还真的想跑*| lai |*的,可是这black(hei )灯瞎huo *的她根本就不敢跑啊,只能是在这里等着二彪子回*| lai |*,幸好的是二彪子终于回*| lai |*了,她的等待没White(颜色bai )等啊!
  手里提着东西,二彪子根本没法hands(*yong * shou *)去安慰她,不过从她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body(* shen | ti *)上也能感受到她此刻jin 张与不安的心情,确实把一个女孩子就这么扔在野di 里太难为她了,他嘴上说着安慰的道:“好了,好了,小琼,小琼,没事了,没事了,我这不是回*| lai |*了吗!”
  “啊呀,一对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男女就别在这玩煽情了,二彪子,这就是你说的仇人啊,我kan不太像啊,好象是你的女人吧,切,睁着眼睛说瞎话,你们男人真不是东西啊!”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跟上*| lai |*的董小雨很不客气di 打断了温情的画面,让本*| lai |*很温情的画面一↓子变得难堪起*| lai |*。
  方小琼吓了一跳,她还以为就是二彪子自己一个人回*| lai |*了呢,所以就真情外放了一↓,* na *知道这后面还跟着一个人啊,赶jin 的从二彪子怀抱里挣tuo *chu **| lai |*,hands(*yong * shou *)擦了擦眼角的泪shui *,却是隐约kan见对面站着一个女人,一个好象还ting *漂亮的女孩子,知道二彪子是个什么德行的她真的是不得不佩服二彪子,这小子确实对付女人有本事,这随便划拉的又带*| lai |*一个。
  二彪子刚才也是就光着顾着方小琼,就忘了Behind(shen hou)还跟着* na *么一位董小雨了,再回想到刚才自己跟她说的应付她的话,再kan到现在自己和方小琼亲密的样子,连他自己脑袋都疼了,其实真的就如他说的一样,方小琼应该是他的仇人啊,是她背叛了马金flower (hua ),是她在背后↓的black(hei )手,一开始他真的是想给她一个教训,也是真的想报复她的。
  可是现在不知不觉中,他和她的关系好象发生了一些改变,他是夺去了她清White(颜色bai )的身子,可是,本应该很恨他的方小琼却好象态度上发生了改变,两个人的关系有些说不清楚了。
  脑袋很大的二彪子再说不清楚也得说啊,他只能*ying *着头皮道:“啊,小雨啊,我给你介绍一↓,这是方小琼,我媳妇马金flower (hua )原*| lai |*的秘书。”
  接着又一指董小雨道:“小琼,我也给你介绍一↓,这是董小雨,我师父的孙女,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方小琼和董小雨两个女人互相对了一↓眼神,然后又很是彼此不屑的把脸都扭到一边去,kan都不kan对方,很显然,两女这头一次见面就充满了huo *气,彼此都kan对方不太顺眼。
  董小雨把头一扬,直接很不客气di 道:“二彪子,难道你不想给我解释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