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门一开,露chu *了一张秀靓的雪俏颜容,脸上架着一个black(hei )色小框近视眼镜,从男人的审美观*| lai |*讲,这个女人不算顶级美女,比起真正意义上的大美女还略有不足,但她明显扬溢着一股典雅的韵味,就是俗称的贤妻良母,大约二十五六的样子,或许更小一些,很有一股子女人的味道,很有一股子知* xing *的味道。
  “请问你找谁?”左薇一眼kan见这个女人就很有好感,有的人确实给人的第一印象就很好,而且她kan着这个女人就是心中一动,可以百分之九十以上肯定这是二彪子的女人,能这个时候*| lai |*的,基本上已经能确定↓*| lai |*,* na *剩↓的百分之十就是留待确认一↓的。
  “我找————”美女老师陈艳秋在得到谁要动二彪子之后就连忙赶jin 的从马家庄往镇上赶,李家三头豹子亲自护送她回了镇,不过当听说要去镇长马家flower (hua )家后,他们*ying *是没敢上*| lai |*,不得已,陈艳秋是自己一个人上*| lai |*的。
  她怀着忐忑的心情上了楼,马金flower (hua )镇长家的di 址还是特意打电话给李三丫问chu **| lai |*的,当时李三丫问她什么事,她只回答了一句,“为了你哥哥的事”,* na *李三丫就很是痛快的把di 址说了chu **| lai |*。
  开门的是一个女孩子,其实马金flower (hua )镇长她是认识的,上次在二彪子家,有一次是什么相亲大会的* na *次,*ying *是给弄成了一大帮女人打擂台,而陈艳秋也凑巧di 赶上了,也因此认识了二彪子不少女人,可能* na *些女人不认识她,但是她对她们可都有印象。
  这个身材* gao *挑,堪比模特的女孩子她有印象,好象是姓左的吧,她们姐妹都跟二彪子有不清不楚的关系,而她在这,* na *么就说明这里是马金flower (hua )镇长的家了,所以她马上道:“请问是马金flower (hua )镇长的家吗?我找马金flower (hua )镇长!”
  “谁啊?”
  “这又是谁*| lai |*了啊?”
  “好象不认识啊?”
  “长得还ting *清秀的。”
  “是个大姑娘吧!”
  听到门口的动静,感觉到屋子里压抑的一帮女人们也都跟着chu **| lai |*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kan到陈艳秋chu *现,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
  不过随着大家都kan了过*| lai |*,也有人把陈艳秋认了chu **| lai |*。
  “这,这不是三丫头和月月的班主任陈老师吗?”马翠flower (hua )因为闺女卢月月的关系,还真的把陈艳秋给认了chu **| lai |*。
  “啊,是陈老师啊,你怎么*| lai |*了啊?”第二个认chu **| lai |*陈艳秋的是慕容方容,身为一校之长,这个对***的老师自然也是有印象的,正好陈艳秋就是她***的一个老师,而且她对这个老师还比较有印象,因为陈艳秋还是比较优秀的。
  “对,对,是老陈家的二丫头,她跟二彪子好象关系有关系。”马玉flower (hua )也站了chu **| lai |*,她家和老陈家挨着,自然一眼就把这个老陈家的二丫头给认了chu **| lai |*。
  陈艳秋这个时候才kan到屋子里满满蹬蹬的人,不由得大吃了一惊,眼前的情况让她大脑有点短路了,这是个怎么样的情况啊?
  “好了,别在这门口说话了,把人家姐妹给吓着,jin *屋,咱们jin *屋说话!”这个时候,身为主人的马金flower (hua )当仁不让的站了chu **| lai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基本上已经道破了美女老师陈艳秋的身份,所以她很是客气di 道:“是陈老师吧,你是为了二彪子的事*| lai |*的?”
  kan见马金flower (hua ),再kan到屋子里的这些女人,陈艳秋再不明White(颜色bai )是什么事* na *她就没长脑子,等考上大学当上老师,陈艳秋自然是长着脑子的,不但长着脑子,这脑子还打转得飞快,眼前的情景chu *乎了她的意料之外,好象这屋子里的女人都是二彪子的女人,好几个十各色各样的女人扑面而*| lai |*,让她的呼xi 口及都为之一jin 。
  但马上她就反应过*| lai |*,她不是跟这些女人争二彪子的,她不管这些女人为什么会能够这样和睦共处的在一起,要知道她们可是情敌的关系,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把她们都凝聚在一起的,这都不是她所要管的事,因为在她自己认为,她还不算是二彪子的女人,因为她还没跟二彪子发生过* na *样的事情,这在她自己认为,她和这些女人是不一样的。
  所以她很坦然di 走了jin **| lai |*,并且直接道:“金flower (hua )镇长,我*| lai |*找你*| lai |*是为了二彪子的事的。”
  马金flower (hua )点了点头,“我知道,这些人*| lai |*都是为了二彪子的事的。”
  陈艳秋摇了摇头,“我跟这些人不一样,我跟二彪子的关系,与你们跟二彪子的关系不一样,我说完这个事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