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kan着慕容方容如此心甘情愿di 为自己用嘴巴做* na *种事情,二彪子的心带着无限的感动,当一个女人可以没有**的为你做这种事情的时候,* na *么就可以肯定这个女人已经是对自己把真心送chu **| lai |*了,也就是说她已经真正把自己当成她的男人了,女人是一种让男人猜不清楚内心思想的动物,而往往她们表达chu **| lai |*的感情方式也让男人瞠目结舌。
  感受着慕容方容的嘴巴与***与众不同的zi wei ,二彪子不禁感到自己* na *个di 方阵阵瘙yang (羊羊羊)混杂着强烈的(su)酉禾shuang XX大XX传*| lai |*,要说女人上↓两只口,* shang * mian *有* shang * mian *的味道,***有***的味道,但是* shang * mian *更多的是一种征服感觉,是将这个女人征服了,这与***的感觉又是完全不一样的,当慕容方容用她* na *笨拙,一kan就知道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做这种事情,完全就是不熟练的方式侍侯自己的时候,二彪子不由得粗重chuan xi,嘤咛chu *声,身躯轻轻chan dou (颤抖吧!凡人!),快乐感觉直接席卷着他的body(* quan | shen *),从* na *一点到body(* quan | shen *)的蔓延。
  最后,二彪子不由得按住慕容方容的螓首,猿腰摆动,大力拉动,ting *送律动,jin *jin *chu *chu *,慕容方容jin jin 今口 han 着,喉间发chu *朦胧的jiao (女乔)heng(哼哈二将),二彪子只觉得又yang (羊羊羊)又麻,突然,机伶伶的一个冷战,发chu *了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孚乚(ru )white(* bai se *)gun tang的岩浆pen( 口贲)she 在,柳眉美目瑶鼻**内,使得二彪子的精华大半都让她当作营养品吞入,还有一部份则顺着嘴角溢了chu **| lai |*。
  “哦————”慕容方容一阵gan 呕着,冷不丁直接在hou long口打jin *这么一股强劲的液体jin *去,她是不喝也得喝,可是因为是比较突然的,刚才二彪子故意使了坏,chu **| lai |*的时候他却不***,让慕容方容是吃了一个暗亏。
  这个时候,二彪子还好心好意di 上前帮着慕容方容拍着后背,嘴里还猫哭耗子假慈悲di 道:“方容嫂子,没事吧,没事吧,刚才真的是不好意思,一时* xing *起就忘了***了,↓次不会了,↓次真的不会了。”
  “舒服了吧!小坏蛋?还想有↓一次,门都没有了。”慕容方容终于喘上口气了,边说着边hands(*yong * shou *)指擦拭从嘴角流chu *的White(颜色bai )flower (hua )flower (hua )的岩浆,同时脸色非常难kan,怎么kan怎么都觉得她很恶心di 还要吐似的。
  二彪子嘿嘿笑道:“门没有,* na *有窗户啊,嘿嘿,没事,我身手好,窗户也照样jin *。”
  慕容方容冷冷一heng(哼哈二将),但是此时此景,配上她嘴角的* na *抹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东西,真的是艳mei(女眉)死人啊,慕容方容觉得自己越*| lai |*越像个langdang 的女人。可她现在却心甘情愿的为了二彪子langdang ↓去,只是这样的事情要是不打住,只怕↓次他还会这样gan ,男人的心思她这个岁数的女人还不知道,都是寻*着怎么琢磨折磨女人呢,他们的折磨是建立在女人的痛苦,而他们的快乐感觉上的。
  “讨厌了,我算是kan明White(颜色bai )了,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不管是岁数大的还是随时的,男人一生↓*| lai |*就没好东西。”
  说话还ting *chong *,其实从慕容方容微皱的眉头可以kanchu *,她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尝到这种怪异的玩意儿,一时间仍觉得不适,这让一旁的二彪子十分不忍,刚才还ting *得意呢,现在kan起*| lai |*自己是有点自si 禾厶了,只顾着自己* gao *兴享受,却根本没有顾忌人家的想法,也怪不得人家说chu *这样的话*| lai |*,:“嫂子!对不起,我只想到自己享受,却让你吃苦了。”
  要是二彪子一直强*ying *↓去死不认错,慕容方容也许会一直这样埋怨二彪子这样↓去,但是现在二彪子直接认错了,她却心ruan (车欠)了,不管怎么说她比他大了* na *么大岁数呢,不管怎么样人家一口一个嫂子的叫着,不管怎么样也不能给人家说她这么大的岁数还欺负人家一个小男人啊,所以她的口气也着变了,“好了,好了,都已经做了,说别的也是没用了,↓次不要这样就好了。”
  二彪子细心di 扯过手纸帮她把脸上的脏东西擦gan 净,一边擦一边道:“↓次一定不会了,方容嫂子,你对我真的太好了,我无以为报啊!”
  说着说着,二彪子还真有点真情流露的感觉。
  要不怎么说女人都是感* xing *的动物呢,最见不得这个真情实感,男人喜欢kan武侠小说,女人喜欢kan言情小说,要不怎么说男人和女人就是不一样的,见到二彪子这个样子,慕容方容也ting *受感动的,怨恨的心情再也没有了,随之而*| lai |*的是爱怜的心情。
  口中幽幽di 道:“好了,你小子别这样了,只要能让你舒服,嫂子什么都愿意做。”
  二彪子** fu **着慕容方容的秀发,满怀感激di 道:“嫂子,你对我太好了。我不会忘了嫂子对我的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