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有什么事吗?”车内空间就* na *么大,慕容方容这一叫唤,前面的司机自然回过头问了一声。
  这一声可把慕容方容造成的脸蛋瞬间Red(* hong *)得就跟煮熟的螃蟹似的,更可恨的是这个时候二彪子的大手居然还一只抓着她的手,一只放在她**** na *个最神秘的di 方,她一双* tui *已经死死夹住了他的大手,可惜由于力量对比太悬殊,二彪子还有力气的一只大手撑着她夹着的两条* tui *,更调皮的一根手指头就在她* na *个里面勾动着。
  想骂还骂不chu *口,这个时候还得强忍着* na *种感觉,因为她内心深处的滔天之huo *已起,***的kong xu 、***、(zao 。re ),令她再也无法忍受长久以*| lai |*的寂寞,而且她还是一个容易动情的女人。
  有时夜深人静,kan着空dang dang 的枕边,不能说枕边空dang ,但是因为自己的不行,胡大海根本就不敢住在慕容方容的身边,所以,有的时候,她总是枕边空dang dang 的,一想到先前经历过的**蚀骨的鱼shui *之欢,她就滔天之huo *涌上心头,辗转反侧,孤枕难眠,只觉奇yang (羊羊羊)遍体,尤其是* na *荒废已久的“***府”感到无比的kong xu 和sao (马蚤)yang (羊羊羊),无奈之↓她就会hands(*yong * shou *)*| lai |*解决body(* shen | ti *)的需要。
  “啊,没什么,没什么,就是好象有个虫子盯了我一↓。”慕容方容一双眼睛已经要羞得滴chu *shui **| lai |*,但还是得找个理由去对付前面开车的司机。
  * na *司机在前面自然没有察觉到后面有什么变化,闻言还迟疑了一↓,“不能啊,我这车可是清理得很gan 净的,这是我自己的车,* na *个,是什么样的虫子啊?”
  慕容方容有些难yuan *其说,还好这个时候二彪子也不想太kan他方容嫂子的笑话,在一旁把他的手终于抽了chu **| lai |*,并似乎手里还& nie (一种手法)着一个什么东西似的道:“是不是这个虫子,没事,没事了,让我& nie (一种手法)死了!”
  刚才还在自己* na *个di 方拿& nie (一种手法),现在一拿chu **| lai |*手指轻& nie (一种手法),二彪子似乎还大有深意di kan了慕容方容一眼,皮笑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不笑di 道:“这什么虫子啊,好象气味还ting *好闻的。”
  说着,就在慕容方容的眼前,把自己的手指往鼻间一抹,深深陶醉在其中,把个慕容方容羞臊得,恨不得找个di 缝钻jin *去,太**,这个二彪子也太**了吧!
  你*就*呗,你完了还拿chu **| lai |*让自己kan,你kan就kan呗,完了你还在我的面前去闻味道,想到自己* na *个di 方存留在他手上的味道就在他鼻息之间萦绕着,慕容方容有一种立刻去死的chong *动,她没脸见人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前面开车的司机猛di 又*| lai |*了一句,“哥们,虫子还有好闻的,你开玩笑的吧,让我也闻闻是什么味道。”
  一声大笑,二彪子差点没笑pen( 口贲)chu **| lai |*,而这个时候,抽chu *手*| lai |*的慕容方容一只手已经恶狠狠di & nie (一种手法)在二彪子的腰部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上,这个& nie (一种手法)呀,这个狠呀,女人最歹毒的武功终于是用上了,慕容方容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不是一个女神,普通女人会的东西她也是会的。
  前面开车的司机听见二彪子的笑声有些纳闷,“怎么了哥们,有什么问题吗?”
  “啊,没问题,没问题!”面对慕容方容威胁的眼神和手上* na *威胁的动作,二彪子这个时候自然不敢多说什么,最后只能摇头道:“我这刚才不是跟我嫂子开个玩笑吗,哥们你还当真了啊,虫子能有香的吗,呵呵!”
  * na *开车的司机大有深意di 从前面反视镜里kan了二彪子和慕容方容一眼,并意味深长di 道:“哥们,嫂子的玩笑可是开不得啊!”
  二彪子也笑了起*| lai |*,“对,对,嫂子的玩笑开不得!”
  “哈哈!”
  “呵呵!”
  面对两个男人意味深长的笑声,慕容方容再也忍耐不住了,几乎是咬着牙爆发chu **| lai |*,“好了,就在前面↓车,到di 方了。”
  ↓了车,kan着呼啸而去chu *租车,二彪子笑了起*| lai |*,“方容嫂子,没事了,就是开个玩笑了。”
  慕容方容感觉自己内心羞人的想法仿佛被二彪子kan穿了似的,脸色瞬间泛Red(* hong *),便如玫瑰般jiao (女乔)艳,没好气di 道:“谁管你的破事,你小子再跟我这动手动脚的占便宜,别怪我不理你了,heng(哼哈二将),我是有丈夫,你是有媳妇的,我们不能在一起,知道吗?”
  像是再给自己找个理由,更像是再给自己鼓气,反正慕容方容的话里有一丝坚决的意思,她知道不能再模糊↓去了,也不能再给二彪子以幻想了,虽然她内心深处也是有* na *方面的想法的,但是经过一番理* xing *的思考后,她对自己的家庭,对二彪子的家庭都产生了一种责任感,她知道要是自己真的一↓子陷jin *去,* na *等待双方家庭的将是一场可怕的灾难,婚外恋的家庭不都是这样收场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