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二彪子真的是受到了刺激,* na *绝对是强烈的刺激,在这种事情上,他二彪子自认第二,还没有人敢认第一的,现在这个尊严受到了挑战,身为男人,他绝对不会轻言放弃,而身为男人,他更要迎难而上,接受挑战。
  “李,李局长,你疯了啊!”华敏有些撑不住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惊动别人了,她感觉再让二彪子发疯↓去,她说不定就真的死在他的手↓,不,应该说是死在他的* na *根杀人木奉(bang)↓,所以生死存亡的之际,她也就不考虑* na *么多了,人都要死了,* na *考虑脸皮上的事吗,* na *是根本不可能的。
  而二彪子这个时候也没考虑* na *么多,人家都欺上门*| lai |*了,敢跟自己在这种事情上叫板,他二彪子是* na *种轻易认输的人吗,此时满脑子都是证明自己给对面* na *个wei suo男kan一kan的chong *动,咬着牙heng(哼哈二将)哧着道:“敏姐,再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小会儿,马上,马上我就把* na *(jia huo )给灭了,我是最强的,我二彪子永远是最强的。”
  粗喘着气,华敏这个时候chu *气都很费劲啊,她只能是粗喘着气,叫道:“再一会儿,再一会儿我就真死了,你去找马翠flower (hua ),找她去吧!”
  二彪子迟疑了一↓,真想着是不是去对面上铺找马翠flower (hua )接手再一次证明自己实力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他和华敏这边弄的声音太大了,还是对面* na *铺上的一对弄的声音太大了,可能真的也是动静整的太大了,旁边的中铺探过*| lai |*一个脑袋,kan* na *满脸的胡子就知道是一位好汉,而这位仁兄估计也是被吵醒过*| lai |*,还是早就醒了一直再忍着,但是这会儿实在是忍不住了,把头探chu **| lai |*,pa(足八)在铺位上往↓说了句,“哥们,还没完事啊,都多长时间了,差不多就行了。”
  楞了一↓,二彪子也不知道他是再说自己呀,还是再说自己对面铺位的* na *对,反正他这一说话把二彪子从滔天之huo *沉沦中打断,加上这时天马上就要亮了,有一些早起的人都起*| lai |*刷牙洗脸吃东西,过道上*| lai |**| lai |*往往的人多了,环境变得混乱起*| lai |*,这种情况↓怎么还好意思再继续↓去,把头shen 了chu **| lai |*,闷heng(哼哈二将)一声,“好,好,没事,没事了!”
  * na *位满脸胡子的仁兄嘿嘿一乐道:“哥们,你这ting *猛啊,多少钱一次啊,跟你做生意,这女人还不得被折腾死,↓次肯定不做你的声音了。”
  “什么?”二彪子怔了一↓,这个大胡子老兄的话让他有些听不明White(颜色bai ),↓意识的问了一句,“哥们,你什么意思啊?”
  * na *大胡子仁兄吃吃一笑,“哥们,装什么啊,这种事情常见了,这huo *车上gan 这种事情的女人我也不是没见过,旅途寂寞找个刺激,多大点事啊,放心,咱们萍shui *相逢的,↓车就谁也不认识了,我也不能给你宣扬chu *去不是,说实话,你* na *女人多少钱一次,不行哥们也整一次,就听你动静了,哥们这也(bie)得难受啊!”
  “喂,你胡说什么呢?谁多少钱一次了?”这个时候,本*| lai |*蒙在被窝里实在不好意思露头的华敏终于忍不住把头露了chu **| lai |*,没办法,再不露chu **| lai |*她就成了* na *样的女人了,这一点是她万万不能忍受的。
  别kan华敏为了自己的事业算是勉勉强强接受了二彪子的潜规则,但是从骨子里*| lai |*说她还是一个比较传统守旧的女人,也就是说我可以跟你发生* na *样的关系,但是我不承认我是* na *样的女人,而对于* na *样一说她更加是骨子里很敏锐di 去排斥掉,让人这样一说,根本就无法接受,所以这个时候也顾不得羞臊了,也顾不得让人家kan自己长得什么模样了,反正就是为了给自己证名,她是义无返顾di 钻chu *被窝,直接矢口否认坚决不承认她是* na *样的女人。
  冷不丁被这一声给吓了一跳,* na *隔壁铺位钻chu **| lai |*的大胡子仁兄↓意识的把脑子缩了回去,但不久之后,他的脑袋又钻了chu **| lai |*,嘿嘿di 道:“多少钱一次,多少钱一次,这妞够味道,够美丽,哈哈,我也要试一试!”
  豁chu *脸面*| lai |*证明自己,华敏却被这(jia huo )一句话差点没给气疯过去,鼻子更是差点没有被气歪,这(jia huo )说话真的是太损了,话里话外就是把自己当成* na *样的女人了,不由得把眼一瞪,郑重其事宣布道:“我警告你,我不是* na *样的女人,你要是再敢乱说,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一句话被* na *大胡子仁兄弄得怔然了片刻,但马上他又嘿嘿di 乐了起*| lai |*,摇着头道:“小姐,放心,哥们可不是便衣警察,哥们常年在外边跑,要是这次成了,哥们以后坐这趟车就光顾你了,不过* na *要kan你的活怎么样了,嘿嘿!说吧,给个价钱,不过话说回*| lai |*啊,哥们也是走南闯北过*| lai |*的,什么价钱* na *都是心里头呢,别拿我当冤大头宰啊!哥们可不受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