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打人事件风平lang静,连一个langflower (hua )都没掀起*| lai |*,二彪子用实力证明了他的靠山* na *是杠杠*ying *的,直接就把环卫局另一个比较嚣张的副局长苟勇贵给打了↓去,连苟勇贵找了镇长马金flower (hua )的大姐夫和她的秘书chu *马* na *都没好使,直接就是打就是打了,也不能把人家怎么样!
  第二天一上班,整个环卫局都在疯传这个事情,新*| lai |*的李副局长李二彪成了不折不扣的名人,盛名远播,现在环卫局的人从* shang * mian *领导、中层gan 部,到最***扫大道的都知道有这么一个李副局长了。
  早晨,二彪子在马金flower (hua )家里对着镜子摆弄了摆弄马金flower (hua )特意给他buy(中文:gou mai)的black(hei )西ku White(颜色bai )衬衫,没办法,本*| lai |*他是不想让马金flower (hua )知道他到镇上工作的事情,但是事情也是偶然,直接就碰到了方小琼和卢大pao,这秘密已经是不是秘密的秘密了,只能去马金flower (hua )家报道一↓,毕竟两个人名义上还是夫妻不是,马金flower (hua )与二彪子之间的关系一句话也说不清楚,既然人家二彪子有门口直接调到镇上gan 环卫局副局长,* na *她又何必管* na *么多呢,只是叮嘱他不要打她的旗号chu *去就行了,二彪子直接嗤之以鼻,他堂堂一个大男人难道还要打着一个女人的旗号不成。
  特意从家晚chu **| lai |*了一会儿,磨磨蹭蹭di 直接打车*| lai |*到单位,为啥要晚chu **| lai |*?昨天马金flower (hua )可是突击给了辅导了一↓在政府部门里当官可和在农村当个村官完全是不一样的,现在二彪子才明White(颜色bai )怎么机关里大大小小的领导都会掐着时间上班或者迟到几分钟再去了,* na *是di 位的体现,你要是到的比科员还早,* na *你还有什么领导架子呀?凸显不chu *特权!
  环卫局大院里。
  “李副局长,早!”
  “李副局长!”
  “李副局长,*| lai |*了啊!”
  “李副局长,您*| lai |*了!”
  反正认识不认识的都是客气di 打招呼,一夜之间,二彪子在环卫局成了名人,特别是* na *些昨天跟了二彪子吃了一顿饭并且还目睹了他的威名的人,* na *都是恭敬有加。
  二彪子听着顺耳,不自觉di 这领导派头也摆得十足,笑着点点头,“早!”
  以前二彪子走路是又急又快的,他就是这样huo *一样的脾气,不过此刻二彪子的步调却是不徐不疾的,希望给别人留↓一个稳重的形象,位置不同,考虑的东西也不同嘛,二彪子渐渐找到了一点当领导的感觉了,不错,很不错,非常不错。
  直走jin *了环卫局* na *座二层小旧楼,要说镇子条件不能算太好,在县里经济不上不↓,这环卫局本不是什么重要部门,能有一个独立办公的di 方* na *就是不错了。
  刚一jin *楼,在楼门口,办公室主任华敏就已经站在* na *了,递过*| lai |*一个笑脸,“李副局长,您*| lai |*啦?”
  kan见今天华敏,二彪子还是忍不住眼前一亮,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穿着还很保守的华敏,今天却大胆了一点,虽然还是一套休闲女式西装,但扎着的发髻却打了开*| lai |*,长头发披散在肩上,只这一↓就让她年轻了足有十岁,整个人也艳丽了许多,以往给人的感觉是冷艳十足,而艳丽不足,现在一↓子弥补了过*| lai |*,特别是她* na *个di 方绷得jin jin 的,而且今天她在西装外衣之内穿了一件white(* bai se *)小贴身小衫,西服纽扣少扣了一个,* na *硕大ting *拔的2 tuan简直就要蹦跳chu **| lai |*,挡也挡不住。
  “华主任啊,你怎么在这啊?”二彪子狠狠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了两眼* na *两块di 方,这要是能够到嘴巴里吃两口就好了。
  华敏*(咸心)min gan di 感觉到了二彪子如狼似虎的眼神,White(颜色bai )了他一眼,没好气di 道:“胡局长让我在这里等你,给你安排办公的di 方。”
  呵呵一笑,二彪子道:“胡局长有心了,* na *就请华主任头前带路吧,这里我还是头一次*| lai |*呢!”
  华敏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状态,轻声道:“李副局长,跟我走好了!”
  直接上了二楼,就在二楼拐角的di 方,很冷静偏僻的di 方,华敏直接打开了门,边走边道:“这是原*| lai |*徐副局长的办公室,他喜欢冷清,不喜欢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就给安排到这里了,你接的是徐副局长的班,所以说按理这个办公室也就分配给你了,不过胡局长说了,你要是有不满意的di 方可以随意调换。”
  二彪子jin *屋kan了kan,屋子还算宽敞,足有个十几个平米,在里面屋里就是有一个* na *种老式的木制办公桌,不过这个办公桌子很大,遮挡住了半个屋子,从外面jin **| lai |*一kan就是这个办公桌,kan不到后面的情况,由此可见原*| lai |*的* na *个什么徐副局长不怎么喜欢与↓级直接面对面接触,两个人相隔很远的距离,办公桌子还摆放着一个老式台式电脑,现在是信息社会,这个电脑已经成为(曰)ri 常办公的必备品,不管有用没用都得摆上,不过这个电脑也太显老旧一点,就是* na *种后面大粗鼓肚子的* na *种最老式电脑,估计玩个什么大型游戏都能卡死,不过还好的是二彪子不玩这种东西,给他用也用不了,还有一部Red(* hong *)色的座机电话就* na *样摆在桌子上,墙上挂了一副不知道是什么人的字,写的是什么二彪子kan* na *歪七斜八的字真是kan不太清楚,要说他初中还没毕业,上学学得也就是不咋di ,要说认字吧能认点字,kan行,写什么就不行了,但是对于这种用mao *笔写的字* na *就是一筹莫展,在窗户窗台上还摆放着几盆鲜flower (hua ),这个季节正是鲜flower (hua )盛开的好季节,或Red(* hong *)或粉的几盆flower (hua )点缀了整个屋子倒是充满了bo (孛力)bo (孛力)生机和点点flower (hua )香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