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二彪子kan着她* na *羞Red(* hong *)的脸蛋和迷离的眼睛,揽着她* na *不停扭动的滑腻的jiao (女乔)驱,兴奋di 在她的小嘴上亲吻着,* rou *声低呼:“玲姐,你不是说过你要用嘴巴帮我的吗?”
  金玲pa(足八)在二彪子的怀抱里,美艳jiao (女乔)丽的玉靥春意流动,杏眼今口 han 春kan着二彪子,今口 han 羞带怨di jiao (女乔)嗔道:“小坏蛋,大色狼,你好坏啊!这样欺负人家!刚才你不说不强迫人家吗,人家还好感动,怎么这么一会儿就改变主意了,真是坏死了,就知道欺负人家。”
  “* na *你喜不喜欢我欺负你呢?”二彪子咬啮着金玲White(颜色bai )tender(nen)* rou *ruan (车欠)的耳垂低声坏笑道
  金玲轻咬了一口二彪子身上一口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mei(女眉)眼如丝妩mei(女眉)di jiao (女乔)嗔道:“咬死你这个坏(jia huo ),咬死你这个大色狼。”
  二彪子被她咬的麻(su)酉禾(su)酉禾的,这女人的牙齿还ting *锋利,隔着衣服也能给咬透了,温* rou *di ** fu **摩着她的guang * hua *jiao (女乔)tender(nen)的,坏笑道:“我更喜欢玲姐这里咬我的感觉。”说着,抓住金玲的手就往自己* na *个已经蠢蠢yu (谷欠)动的di 方搁了上去。
  被他的大手如此的一带,明显感觉到他* na *个di 方已经蠢蠢yu (谷欠)动发扬光大起*| lai |*,想想* na *个di 方是如何的大,如何的厉害,自己在他body(* shen | xia *)是如何如何的模样,金玲立刻感觉浑身都酸麻(su)酉禾ruan (车欠),qing bu zi jin di 发chu *一声动情的,他的手仿佛有魔力一样** fu **摩过处令她的都泛起一层的绯Red(* hong *)色,让她的芳心几乎蹦跳chu **| lai |*,jiao (女乔)躯轻微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着,轻轻的擂打二彪子的健壮的xiong 膛,“坏蛋……大坏蛋……就会欺负我……”
  二彪子听她把自己从小坏蛋上升到大坏蛋了,妖艳妩mei(女眉)的双靥kan起*| lai |*一点也不像是成* xing *,反倒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活泼jiao (女乔)美,不由得意di 嘿嘿笑了起*| lai |*,“谁让玲姐你引狼入室了,你说我这头大色狼不吃了你这个小母羊会轻易罢休嘛?”一手** fu **摩着她的jiao (女乔)ting *的* shang * mian *,清晰感觉到她* shang * mian *的ting *拔和弹* xing *,另一之手温* rou *di roucuo着她的浑yuan *的***女人* tui *,倒是两手都不落空,忙了一个不亦乐乎。
  金玲浑身酸麻刺yang (羊羊羊)难捺,**微微张开,**snake(she 虫它)一样的扭动,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抓住他的胳膊,无可奈何的chuan xi着呢喃着:“对,都怪我引了个批着羊皮的大色狼jin *屋,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二彪子不知她是想起她原*| lai |*的* na *个丈夫李大海的往事还是对刚才所发生的事还心有余悸,拥抱入怀中,让她jin jin 的贴在自己身上,温* rou *ruan (车欠)语安慰道:“好姐姐,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以后就让我照顾你吧!你就安心给我金屋藏jiao (女乔)藏在这里,嘿嘿,到时候我就养着你。”
  金玲闻言深邃清亮的俏眸异彩闪耀凝视着二彪子,可接着又黯然失色,叹息一声倚靠在他宽阔健壮的xiong 前,幽怨di 说道:“就怕你只是一时chong *动,想玩玩我而已。”不待二彪子开口说话,又道:“我知道你的女人众多,要美丽有美丽的,要漂亮有漂亮,要年轻有年轻的,要权利有有权利的,反正是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只怕你时间长了一玩腻了,就把我这个老女人给忘了吧。”
  二彪子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退缩,要是一退缩,只怕这个鲜族娘们金玲就真的以为他只是玩弄玩弄她而已了,要说二彪子这个人呢有缺点,但也有优点,他的优点就是有什么说什么,该做什么做什么,够义气,有情义,要是你不对不起他,他也觉得不对不起你,面对这个对自己一心一意的女人,他情深意重di 望着金玲的哀怨的双眸,正色说道:“我不是玩玩的,就算有chong *动也是在遇上你* na *一刻就产生在心底深处的。我现在心里很清楚,我是喜欢玲姐你的,要不然我gan 吗废* na *么大劲从李大海手里把你夺过*| lai |*,为了你我更是把他赶chu *了李家村,我为的是什么,我为的是要得到玲姐你的和心。”
  金玲flower (hua )容绽笑,芳心大喜,Red(* hong *)唇yu (谷欠)启,自怜di 说道:“可是我已经人老珠黄了,跟你在一起也很不合适,这几年还行,再过几年,我都不好跟你在一起了,一个老太婆了。”
  “谁说姐姐老了?”二彪子剑眉一扬,要说这个女人还真有点多愁善感,她这个年纪也就三十岁正当风华正茂的年纪,要是与她一比,* na *马翠flower (hua )呀,吴云霞啊一类的女人就真的是老女人了,人家可没有这样多的想法,反正跟自己在一天就享受一天,跟自己在一天就幸福一天。
  二彪子直接保证di 道,“我the first time(di yi ci )kan见玲姐的时候,要不是* na *李大海介绍,我还真以为你是她姑娘呢,真的,再说你才多大岁数啊,就比我大几岁,女人要是保养起*| lai |** na *是能吓死人的,你没kan* na *电视里的明星,五六十岁chu **| lai |*还装tender(nen)扮小姑娘,人家能行,你也能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