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这个点正是学校放学的* gao *峰期,chu *租车一辆接一辆的开走,却是早就没有了,没办法,二彪子和卢月月只能去挤公交车,就是公交车* na *也是人潮涌动,中国别的没有,* na *就是一个人多,仗着人* gao *力壮,二彪子拽着卢月月*ying *生生挤了上去。
  拥挤的公车像往常一样被堵在繁忙的路口,举步维艰,空气中夹杂着汗酸的臭味和弥漫不知名的香shui *气息,让人充分的感受了夏(曰)ri 闷hot(英文:hot,中文:re ),一登上车就挤成沙丁鱼罐头一样。
  车上早已经没有了位置,不知不觉二彪子和卢月月就被挤到了边上,二彪子一只手扶上车* shang * mian *的扶手,一只手搂着卢月月,这公交车上人多又杂,一个女孩子自然不能在这里挤着,二彪子就充当了护flower (hua )使者的重任,将卢月月保护得严严实实的。
  夏(曰)ri 的炎hot(英文:hot,中文:re )让整个车子里充斥着汗腥的味道,但是二彪子怀抱里,却嗅到一股清新的flower (hua )果香味,香味层次分明,没有刺激的味道,头发是清shuang XX大XXflower (hua )香,身上是很清晰的酸甜flower (hua )果香味,而脸蛋上偏甜点的flower (hua )香味,整个内中还夹杂着的幽香,二彪子贪婪di 汲取着这醉人的芳香,真是好闻啊!
  从小就和卢月月一起长大,她是村里的天之骄女,爹是村长,* na *生↓*| lai |*就是公主了,天* xing *很爱迷糊的她一直都是李三丫的跟屁虫,两个人也是最要好的闺蜜朋友,小时候,因为李三丫的关系,他和卢月月也多有接触,* na *个时候,自己小妹常常拿她开玩笑,因为小妹不喜欢他很喜欢的Red(* hong *)妹子,非要拿这个卢月月要给自己当媳妇,于是,两个人之间倒是很有一点小情谊在其中。
  不过要说真正和卢月月有接触的还是他上她娘,揍她爹开始的,与她一家的恩怨情仇只怕现在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更有今天中午在搂道里她kan见自己和她二姨在gan 的* na *种事情,只怕此时在她心中一定是恨死自己了,这也是她为什么不跟自己chu **| lai |*的原因。
  低头kan着这个小女孩,哦不,真的不能用原*| lai |*的眼光去kan了,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kan,也越变越不一样,印象里的卢月月就是跟在自己小妹李三丫后面的跟屁虫,小小的个子,小小的身材,整个就是一个小女孩子,但现在,完全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一头乌black(hei )长发披散开*| lai |*,头上还卡着一个粉Red(* hong *)色的小发卡,显得又俏皮又可爱,穿了一身white(* bai se *)连衣裙,要说这white(* bai se *)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穿的,老女人穿了* na *绝对是失败,而black(hei )皮肤的女人穿了也绝对是失败,就是像她这样又White(颜色bai )tender(nen)又青春的小女生穿着,* na *才是真正的White(颜色bai )衣胜雪,俏生生的美人一个。
  ***一截***露了chu **| lai |*,没有穿***,脚上穿着一双shui *晶凉拖,有一点坡跟,葱White(颜色bai )的脚指头可爱di 并排露在外面,哇塞,绝对的卡哇依啊!
  脑袋一低,嘴巴就贴到她的耳朵,如今的卢月月个头足有一米六几,在中国女人当中绝对算是属于* gao *的了,和二彪子一比有一定差距,但是男女身* gao *比例却是刚刚好。
  “月月啊,离我近点,这公交车上色狼多,你彪子哥哥保护你!”二彪子嘿嘿di 道。
  卢月月听闻熟悉的男声,微微抬头一kan,皎洁的jiao (女乔)颜飞Red(* hong *),芳心轻跳,难为情di 说道:“不,不用,没事了,我也常常坐公交车的,没事的了!”
  话刚说完,车子到站一个急停,她* na *曼妙的身躯突然一个踉跄,却是自然而然di 顶到二彪子上半身* na *个位置,车子停↓,这个时候在这个站点上车的人特别多,↓车的人也不少,*| lai |**| lai |*回回的人流走动,不停往前挤的人将卢月月的上半身压在二彪子的上半身上,使得卢月月* na *明显遗传她娘的* na *个成熟的女人物体贴着二彪子壮硕的上半身。
  当公车起步时,她* na *2 tuan美好的*(王求)随着公车的摇摆在他上半身rou动着,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贴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jin 密厮磨中,二彪子清晰的感觉到她加速的心跳,而卢月月自然也是感受到二彪子的* na *个di 方,身子想往后移拉开点距离却又被拥挤的乘客挤了回*| lai |*,行车中的摇晃她的鼻尖不小心碰到二彪子的↓巴,与他鼻息相闻,二彪子嗅到她口中pen( 口贲)chu *的如兰香息,卢月月羞涩的把头转开不敢kan他,jin 张jiao (女乔)羞使得她卷长如扇的睫mao *不停的颤动,二彪子则强自用意念警告他**的兄di 这个时候不要发作,这个时候还不是时候。
  要说卢月月从小* na *就是当小妹子kan待的,更何况他还和她娘和两个姨都发生了关系,更何况他现在法律上的媳妇就是她小姨,他和她还有着亲戚的关系,他可是她的小姨夫,要是真的* na *样不就是乱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