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气氛一↓子凝固起*| lai |*,从上到↓,三楼是卢月月和马金flower (hua ),三口与四楼之间的楼道楼梯拐角的di 方是二彪子和马翠flower (hua )、马玉flower (hua ),而在四楼平台的di 方则是孟jiao (女乔),从一个立体的方法去kan,她们这些人之间的距离都很近,可以用近在咫尺*| lai |*形容,但因为空间的原因,她们又到彼此还没kan到对方,整个就是一团迷雾。
  如果这个时候二彪子能当机立断,迅速跑回屋子里去kan,也许就不会让楼↓的卢月月和马金flower (hua )发现,顶多让楼上的孟jiao (女乔)给撞上,但是也恰恰正是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刺激的啊,还是刚才马翠flower (hua )喊了一声,马玉flower (hua )也跟着一个刺激,她* na *名器一个,而导致的连锁反应就是二彪子也跟着一瞬间身子一哆嗦,好巧不巧合di ,他这个时候居然顶点蜂拥而*| lai |*。
  闷heng(哼哈二将)一声,男人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是怎么也不会动弹di 方,这是一种最美的享受,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休想让我动弹一↓,不管怎么样,老子都要享受完了再说啊!
  眼见二彪子一脸舒服到顶点的模样,就是不动弹,一边的马翠flower (hua )急了,顾不得别的,也顾不得掩饰声音,急声道:“走啊,快走啊,*| lai |*人了!”
  二彪子闷heng(哼哈二将)一声,“啊,走,走,走啊!”
  可是这个时候,* na *种zi wei 是最美妙的,这个时候男人也是最虚弱,最无力的时候,他有心想走,但是↓意识di ,* na *种舒服的感觉让他舍不得走,一念之差,却是终于还是没走得了。
  ***就近在咫尺的卢月月和马金flower (hua )本*| lai |*听到动静迟疑了一↓,本*| lai |*这一↓迟疑给了* shang * mian *二彪子和马家姐妹的机会,但是他们没有能够抓住,马翠flower (hua )和二彪子再一说话,***的卢月月和马金flower (hua )已经是听到了声音。
  卢月月欢呼了一声,“啊,好象是我娘和二彪子的声音!”
  说着,卢月月已经飞快di 窜了上去,后面的马金flower (hua )则是眉头一皱,因为她听chu *了不同的声音*| lai |*,好象有点不太对劲,再一想到马翠flower (hua )和二彪子曾经有过的不良记录,她的心中就更是不安起*| lai |*,正要招呼着卢月月不要上去,但是卢月月却已经是飞快di 窜上去了,不得已,她只能在后面也跟着飞快di 上了楼梯。
  前面的卢月月跑得飞快,一脸微笑di 叫道:“娘、二彪————子!”
  但刚刚上到拐角di 方,楼梯上的情景让她的话语噶然而止,* shang * mian *是她娘和二彪子,不但有这两个人,还有她二姨马玉flower (hua )也在* shang * mian *,可是这个场面就是太让她感觉到尴尬了,因为二彪子居然就抱着她的二姨,而从她的这个方位kan上去,却正正di kan到二彪子* na *个男人东西***二姨马玉flower (hua )* na *个女人东西里去,甚至她* na *个di 方还在滴答滴答di 流淌着一股股white(* bai se *)的液体,这样的场面,这样的场面,我的个天啊,卢月月一个小女生何曾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一↓子就给震呆住了,话也说不上*| lai |*,一双眼睛就发直了。
  “啊,月月,月月,你怎么*| lai |*了啊!”马翠flower (hua )脑袋“嗡”的一声,怎么是月月,自己是她的baby(bao bei )姑娘啊,她kan到了什么,她居然kan到这样的景象,天啊,她还是一个大姑娘啊!
  马翠flower (hua )与卢大pao之间的婚姻是不幸的,但是她有卢月月这样一个baby(bao bei )姑娘又是幸运的,可以说就是因为有了卢月月,她才能维系和卢大pao之间的婚姻,而就是有了卢月月,她才有了好好活↓去的希望,可以说,卢月月就是她的命根子。
  虽然和二彪子之间是她追求一个女人美好的幸福,但是* na *都是建立在不伤害自己baby(bao bei )姑娘的情况↓的,但是现在,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让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同时她又暗暗带着一点小庆幸,幸好* na *个被二彪子抱在怀里gan * na *种事情的不是自己,要是是自己,* na *可就真的是没脸见自己baby(bao bei )姑娘了。
  与马翠flower (hua )一样,马玉flower (hua )也是楞在当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让自己外甥女kan见自己这个二姨居然跟她三姨的男人在大White(颜色bai )天就在这楼道里gan 这种事情,* na *她这个二姨的形象只怕轰然崩塌,天啊,这都是什么事啊,这一刻,她有些怨恨二彪子起*| lai |*,都是他,都是他gan 的好事!
  其实,这个时候二彪子也是尴尬得要死,卢月月* na *是他kan着长大的小sister(* mei mei *),与他小妹李三丫绝对是死党闺蜜小姐妹,而现在让她kan见了自己和她二姨的这种事情,只怕他的形象在卢月月的眼里是轰然崩塌了吧!
  后面,马金flower (hua )也跟着上*| lai |*了,kan见这样的场面,眉头很是皱了一皱,虽然她也清楚di 知道二彪子和自己大姐、二姐都有* na *方面的关系,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这亲眼kan见又是另外一回事,现在可倒好,他们还真的是肆无忌惮,居然大White(颜色bai )天的就在这楼道里gan 这种事情,鄙视的撇了撇嘴,能gan chu *这种事情的,除了* na *个彪货不chu *第二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