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哎呀呀,jin 打鼓*| lai |*慢打锣,停锣住鼓听唱歌。诸般闲言也唱过,听我唱过。老板听了,不flower (hua )银两*不着。老头听了,浑身上↓打哆嗦。小伙子听了,抱着枕头喊老婆一*呀————,十三*,*到呀,大姐的nai (*&女乃*&)头子边两个nai (*&女乃*&)头子滑又滑,好像一堆小俘虏。哎哎哟,好像一堆小俘虏。十四*,*到呀,大姐肚脐子上边,小小的肚脐yuan *又yuan *,好像一枚小金钱,哎哎哟,好像一枚小金钱。十五*,*到呀,大姐的小肚子边,方方正正一块di ,好象一块载秧的田。哎哎哟,好象一块载秧的田。十六*,*到呀,大姐上边,如同White(颜色bai )耦一般般,我越*越喜欢,哎哎哟,我越*越喜欢。十七*,*到呀,大姐小肚子↓边。好似耕牛耕犁田,还有一道茅草(gou)。哎哎哟,还有一道茅草(gou)。,*到呀,大姐的(gou)里边,好似洪泽湖shui *波连天,还有一座小金山,哎哎哟,还有一座小金山。”*| lai |*的时候二彪子正唱到第十二*,马上jin *入十三*,****得更精彩的时候,* na *知道让李大桃把他的好兴致给打断了,不过走的时候二彪子却是唱足了,嘿嘿,正正在李大桃身上过足了瘾头的,倒也逍遥自在得jin 。
  kan着二彪子heng(哼哈二将)唱着艳曲晃晃悠悠di 走了,李大桃却是一脸满足di 在收拾着污秽的痕迹,做这种事情总是要弄chu *点东西*| lai |*的,不管是男人最后弄chu **| lai |*液体的,还是女人时不时弄chu **| lai |*的液体,反正总是在做* na *种事情的时候伴随着有* na *种东西的诞生,这间屋子可谓是二彪子的专用办公室,专用办女人工作的di 方,村里其他人都知道,也没人敢jin **| lai |*,但是起码的善后工作总是要处理的吧!
  身子(su)酉禾ruan (车欠)而无力,一脸乐陶陶的样子,李大桃是彻彻底底被二彪子给征服了,不管是精神上的,还是body(* shen | ti *)上,双重方面的满足,女人有的时候都是很现实的,往往在有的事情总是有她自我评价的标准,不见现在有多少年轻的女孩子为了钱而chu *卖自己的body(* shen | ti *),她们是希望得到物质上的满足,其实李大桃跟* na *样的女人也许本质上是一样的,她跟这个男人跟* na *个男人也是希望得到物质上的满足,但不可否认,要是跟的这个男人同时能满足她物质上的、精神上的,还有最本质最基础的body(* shen | ti *)上的满足,* na *么她或许会完完全全被这个男人征服。
  一双眼睛迷离,李大桃知道二彪子今天晚上去找* na *打赌赢*| lai |*的李小四媳妇一晚上,不知为什么,她的心底里却升腾起一丝酸酸的醋意,对自己在乎的男人才会生chu *醋意,难道她着的爱上他了吗?
  二彪子倒没有李大桃心底里的心思,身心舒畅的他回到家倒头就睡,到了傍晚吃饭的时候还是他娘把他给弄醒的。
  “你个死小子,昨天晚上,还有上午都gan 什么去了,就知道睡觉,起*| lai |*吃饭了!”二彪子他娘拽着二彪子的耳朵一顿唠叨,这也就是二彪子他娘,换一个人都不好使,kan着* na *在外面威风八面的二彪子成了如今* na *副惨样,不知道会让多少人惊呆了眼。
  “啊呀,娘,娘,耳朵疼啊,轻点,轻点!”二彪子抗击打能力* na *是超强的,但是耳朵毕竟是一个人最* rou *ruan (车欠)之处,使劲拽也疼啊,他是人,是血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之躯,又不是机器,自然是会疼的。
  “起*| lai |*,起*| lai |*了,起*| lai |*吃饭!”二彪子他娘也不多废话,你还不得乖乖di 起*| lai |*。
  二彪子无奈只得起*| lai |*,不过这一觉睡得好香,上午失去的精气神马上又回*| lai |*了,现在他敢保证再*| lai |*几个女人也好使,他男人的恢复能力绝对是超强的,边起*| lai |*边嘟囔道:“啊呀,娘,晚上做的什么好吃的,嘿嘿,我都饿了!”
  儿是娘的宝,二彪子他娘就这么一个baby(bao bei )儿子,自然是宠爱有加,一般儿子都是跟娘关系亲的,笑眯眯di 道:“当然有好吃的,不过这次不是我做的,而是你带回*| lai |** na *两个妮子做的,你还真别说,她们的手艺真不错,上午你爹可是吃得赞不绝口,不过就是不能说话,真是可惜了啊!”
  说着说着,眼睛居然都有点Red(* hong *)了,女人都是多愁善感的,二彪子他娘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她这一说,二彪子这才想起*| lai |*,昨天他还从胡家村解救回*| lai |*一对聋哑姐妹呢,当时回*| lai |*就把她们交给他娘后自己就走了,还把这个事给忘了,边往chu *走边道:“娘,她们还住得习惯吧!”
  二彪子他娘有一个儿子两个姑娘,不过可惜都不在她身边,就是在她身边也总是说她唠叨,就连自己丈夫也觉得自己唠叨,这次二彪子带回家两个女孩子,不但长得好kan,而且还不说话随她怎么唠叨都行,顶多chong *你笑眯眯一↓,甭提多好了,而且这两姐妹还勤快,在家什么活都抢着gan ,什么活都gan 得不错,她家新盖的房子大是大了,可是收拾起*| lai |*费劲,以前可把她累得够戗,这对姐妹*| lai |*了之后,却是让她省了不少力气,最关键的是她们还烧得一手好菜,自打*| lai |*了之后就gan 这gan * na *的没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