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你说* na *个李家村的李二豹会怎么折磨* na *个人贩子?”
  “我kan* na *肯定使上什么手段了,李家村* na *三头豹子你还不知道吗,就属* na *李二豹最不是东西了,落到他手里,* na *还有个好!”
  “对头,对头啊,李二豹* na *小子最不是东西了,小的时候就一肚子flower (hua )flower (hua )肠子,长大了更不gan 好事,不过恶人自有恶人磨,听说现在* na *个二彪子当上村长之后,他们李家三头豹子就成了人家的忠诚手↓了,* na *个人贩子落到他手里,准没好!”
  “可是怎么一点动静没有呢?难道就靠说的就能把* na *人贩子给吓住!”
  “这咱也不知道啊,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吧!”
  胡家村* na *边的人都在* na *交头接耳di 说着悄悄话,不过两个村子挨着,对于李家三头豹子中的这个“歪脖子豹”李二豹的flower (hua )flower (hua )肠子坏心眼子* na *是都有共同的语言啊!
  同时李家村*| lai |*的* na *些人也都kan着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就连村里几大巨头也是颇有兴致di 嘀咕着。
  李大桃一双眼睛里满是疑惑,轻声道:“李二豹究竟去里面gan 什么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用刑不是怎么也都整chu *点动静吗?”
  古彩霞也是颇是好奇,chong *二彪子道:“李村长,你kan这个事能成吗?”
  二彪子其实对李二豹的手段也不算太了解,就是知道李家三兄di 论手段还真就是这个李二豹,他亲自点的将,自然不能让人觉得他也心虚啊,这个腔调他还得端着,一副xiong 有成竹的样子,神秘一笑道:“放心好了,二豹的手段可不是你们能了解的,就等着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好了。”
  一大群人都在等待着,幸好李二豹没让他们等待太久,不大一会儿,也就小半个时辰的工夫,而* na *间茅房成了一个圣di ,有的还真的有点想方便意思的人都不敢去* na *间茅房了,中间里面也就发chu *过几声叫声,不过也不是很凄厉,也不是很凄惨,让人不由得琢磨着里面到底在发生着什么?
  终于,李二豹歪着脖子嘿嘿贼笑着chu **| lai |*了,一chu **| lai |*,全场都哗然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chu **| lai |*了!”
  哗啦啦,无数道眼睛都kan了过*| lai |*,倒把chu **| lai |*的李二豹吓了一大跳,chu **| lai |*的* tui *↓意识di 又往回缩,差点又缩了回去,不过还好他身经百战,心理素质还算过*ying *,缩回去的脚又迈了回去,然后,后面李大豹推着刚才jin *去的* na *个蓝色半截袖小青年也跟着chu **| lai |*了,* na *小青年一chu **| lai |*却是脸色chu *奇的苍White(颜色bai ),好象刚才经历的事情太恐怖了,太吓人了,连走道都走不动,还是李大豹*ying *是把他推chu **| lai |*的。
  “怎么样?”
  “怎么样?”
  “怎么样啊?”
  无数张嘴几乎是同时都问了chu **| lai |*,几乎全部的人都把目光投注到李二豹的身上,感受着* na *些大姑娘小媳妇焦急的眼神,李二豹从没有今天感到这么兴奋过,至于* na *些男人的眼神就自动过滤掉了,嘿嘿di 一声贼笑,正打算打个腔调,吊一吊* na *些大姑娘小媳妇的胃口,* na *知道二彪子突然发话了。
  “二豹,到底怎么样,* na *小子招没招啊?”
  对于别人的话可以不加理会,但对于二彪子的话他可不敢不加理会,赶jin di 谄mei(女眉)一笑道:“李村长放心,我李二豹chu *马,* na *绝对没有失手的,你,过*| lai |*,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chu **| lai |*。”
  * na *穿蓝色半截袖的小子脸色一变,本就苍White(颜色bai )的脸上几乎是一点血色都没有了,但面对耀武扬威的李二豹,他却是一点fan kang 的意思都没有,也不知道在茅房里李二豹对他做了什么,一听李二豹叫他,浑身打了一个哆嗦,颤巍巍di 走了上*| lai |*,“扑通”一声就跪在了di 上,痛哭流泪di 道:“我说,我说,我全说啊!”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你——”本*| lai |*还有着侥幸之心的* na *几个人贩子顿时脸色全变了,* na *个李豹手上的小胡子老大更是咆哮di 叫另外起*| lai |*。
  但是李豹也不是吃素的,儿子露面,他这个当爹自然也不能丢面子,一拳头打在他的肚子上,痛得他*ying *是把话咽↓去,也跟着倒在了di 上。
  李豹嘿嘿狞笑道:“小子,给我老实点,在你家豹爷爷面前耍flower (hua )*,知道不知道我是* na *几个收拾你们小子的爹。”
  而随着这个叫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的开口,心理防线终于被撬开,* na *一直叫嚣不已的中年娘们一腚子坐在di 上,哭丧着脸,嘴里喃喃自语道:“完了,完了,全完了!”
  一个人开口,自然就没有什么可以遁形的了,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小的人口贩卖团伙,* na *个小胡子是老大,主要负责带领手↓这几个人作案,他们一般是到一些偏远落后的山区啊或者农村啊找* na *种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手,偶尔也偷一些小孩chu **| lai |*卖,被拐卖的小姑娘和小孩都称之为货物,货物到手以后,他们就从一个城市*| lai |*到另外一个城市,还是到* na *种偏远落后的山区啊或者农村啊chu *手,而* na *个chu *面的中年老娘们是团伙里的**,也是一个老手,她主要chu *面联系buy(中文:gou mai)主,而老大小胡子就领着另外两个手↓负责保护和外围警戒的任务,团伙分工明确,组织合理,gan 了好多起案子都是屡屡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