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 tian * 舌忝 *一* tian * 舌忝 *;感情厚,喝不够;感情薄,喝不着;感情铁,喝chu *血,李村长咱再喝一个!”
  “天蓝蓝,海蓝蓝,一杯一杯往↓传,天上无云di ↓旱,刚才* na *杯不能算!嫂子,咱也喝一个!”
  “一条大河波lang宽,端起这杯咱就gan !李村长,这杯我喝了,您kan着办就好了!”
  “相聚都是知心友,我先喝俩舒心酒!嫂子,我都喝两个,你怎么也得喝一个意思意思吧!”
  这边二彪子和李大海两个男人喝上了,* na *边古彩霞和金玲两个女人喝上了,要说李大海和古彩霞都是村里的gan 部,这村里的gan 部能在村里混得如鱼得shui *,最关键的一条就是能喝酒,不能喝酒怎么能当村gan 部,这也不知道是* na *一位村gan 部留↓的经典话语却是现在村gan 部最真实的写照,在农村,有个什么事不喝酒* na *就不成事,所以李大海和古彩霞* na *都是久“精”考验的“肝”铁战士啊,这点酒算个什么!
  只是二彪子和金玲却不知道这一点,反正这米酒一开始喝着是没多大劲头,甜滋滋的就跟喝葡萄酒一样,仿佛就跟喝饮料一样,喝着喝着,随着气氛的上*| lai |*,却是把金玲自己酿造的木桶里整整足有四斤快五斤的米酒整↓去了。
  打了一个酒嗝,却也是酒香四溢,其实别kan二彪子长得人* gao *马大的,他的酒量跟他的身* gao *体重却不成正比,不能说是一杯倒吧,起码比不得李大海和古彩霞* na *都等久“精”考验的“肝”铁战士,随着时间的推移,米酒的后劲却是上*| lai |*了,他的眼睛也Red(* hong *)了,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也大了,说话都不利落了,坐到李大海身边,拍着李大海的肩膀,一副亲兄di 好哥们的样子,“大海啊,行,今天整的不错,你的心意我,啊,二彪子,我领会到了,你的事情,* na *好说,咱哥们一句话的事!”
  李大海听得* na *叫一个心flower (hua )怒放,这还没用自己媳妇chu *马,事情就差不多,都说酒桌上能办事,kan*| lai |*还真是这么个道理,按照这个趋势发展↓去,是不是就意味着不用牺牲自己媳妇了,* na *个男人又希望自己的媳妇去和别的男人gan * na *种事情,李大海本人好色,喜欢别人的女人,但是每一个男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喜欢,眼见事情有缓,他自然是能不戴绿帽子还是不要带绿帽子,* na *玩意戴在头上不好kan啊!
  眼珠子一转,李大海笑* yin ** yin *di 道:“李村长,* na *我先在这里多谢你了,金玲,别光和古主任喝,你也敬李村长一杯啊!”
  金玲此时已经喝得有些上头了,但是自己家男人的话她不得不听,没办法,谁让她有求于人呢,强撑着精神,倒chu **| lai |*最后一点酒,端起酒杯,chong *二彪子道:“李村长,*| lai |*,我敬你一杯!”
  二彪子本不想喝,但一kan金玲这个样子,此时这个朝鲜族美女展现chu *不一样的美丽,二十八岁的女人,正是一个女人芳华正茂的好年龄,一身朝鲜族服装更加衬托其独具mei (鬼末)力的美态,长长的头发随意di 披散在肩头上,瓜子脸形,大大的眼睛,此时却是醉眼迷离,cherry(ying | tao)小嘴一点Red(* hong *),醉酒佳人桃Red(* hong *)面,不忘嫣语jiao (女乔)态羞温* rou *,好一副美人醉酒之后的美态,不知道为什么二彪子想要拒绝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chu *口,愣神之↓,却是稀里糊涂di 就答应着,道:“好,我gan 了,嫂子,你随意!”
  一口gan 了杯中的酒,二彪子真的是有点不胜酒力,而金玲也一口gan 了,Red(* hong *)Red(* hong *)的脸蛋更加泛Red(* hong *),一双眼睛更加迷离,却是kan得二彪子更加心跳加速了。
  * na *边李大海和古彩霞也凑到了一起,kan见金玲和二彪子又gan 了一杯酒,古彩霞嘿嘿笑着道:“李副村长,差不多了,两个人好象都到量,一会儿你安排安排,咱们是不是躲避一↓啊!”
  李大海迟疑了一↓,却是有些不愿意di 道:“古主任,要不这事就算了,你kan* na *小子不是已经答应了我* na *个事情好商量吗,用不着再chu *此↓策吧!”
  古彩霞一副恨铁不成钢di kan着李大海,“李副村长,酒桌上的话你能信啊,今天他说了这个话,明天保准他不带承认的,你要是不信我的,你尽管可以试一试,别说我没提醒你,要是真这样,事没办成,不是我的过错,你送我的东西可别往回要。”
  李大海面部肌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不停di dou dong着,却是眼珠子不停di 在自己媳妇金玲身上打着转,可惜了,可惜了啊,我这样漂亮媳妇可是的时候就跟着我的,还没让别的男人碰过呢,这要是让chu *去,我,我不亏大了!可是,可是,古彩霞的话也说得对,酒桌上的话不可信,二彪子这小子有点手段,没kan见老奸巨滑,在李家村经营多少年,势力根深蒂固的卢大pao三↓两↓就让他给弄走了,今天要是不把他给拿↓*| lai |*,只怕自己的这个官帽子明天就得飞走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媳妇套不着这小子,媳妇重要,还是官帽子重要,李大海心里一衡量,却是谁轻谁重一目了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