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啊,你,你要gan 什么?”black(hei )暗中,陈艳秋惴惴不安di 刚坐↓,就感觉到有一只大手朝自己女人袭*| lai |*,↓意识di hands(*yong * shou *)一捂,惊叫chu **| lai |*!
  “喂,前面的,别打扰到别人啊!”
  black(hei )暗中,也不知道* na *个人*| lai |*了这么一句,二彪子的脸色一片铁青,要是搁在平时敢这样跟他说话的人早一个耳光煽上去了,但是现在他却有点理亏,谁家他的女人不按常理chu *牌呢,*就*了,不就*了* na *么一↓吗,你叫什么啊,heng(哼哈二将)哧着,压低了声音道:“艳秋,你爹可是同意咱俩处对象了。”
  虽然black(hei )暗中kan不清二彪子的脸色,但是陈艳秋也可以想象到他现在脸色一定很难kan,刚才自己* na *一声喊给他丢人现眼了,从他* na *heng(哼哈二将)哧的ji cu *呼xi 口及中也可以感受到他现在的不平静,可是她自己也冤枉啊,我是一个女人,我是一个小女人,我是一个还没让男人碰过的小女人,你一上*| lai |*就动手动脚的,我当然要叫了,我要是不叫,你把我当成什么女人了。
  有些生气di 一heng(哼哈二将),陈艳秋同样也压低了声音道:“我爹我娘同意了,并不代表我同意了,就是我同意了,也并不代表你就可以随随便便,我陈艳秋不是* na *种随随便便的女人。”
  陈艳秋的不合作不但未让二彪子沮丧,反倒更让他兴奋起*| lai |*,有挑战才有兴奋点,直接就上的女人就是得到了也是索然无味,只有* na *些得不到,或者不容易得到的才是最好的,不是有* na *么一句话说得好吗,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一句话,就概括了男人的本* xing *。
  “艳秋,你觉得我二彪子这个人怎么样?”侧重攻击,不发主力,二彪子也玩起了战术。
  陈艳秋虽然是大学生,脑袋瓜子里有学问,但是对于这种事情却是显然缺乏了经验,迟疑了一声,想到二彪子对自己的好,对自己家的好,却是不得不承认di 道:“你,你,你这个人还不错!”
  哎!二彪子得意di 笑了起*| lai |*,见这个有效果,他又马上趁hot(英文:hot,中文:re )打铁di 道:“你kan在你家,你爹也兜了,你也都承认了,你是我女朋友了,这个是不是事实啊?”
  陈艳秋又迟疑了起*| lai |*,这个好象还真是事实,可是,可是,当时他不是说要假扮自己的男朋友吗,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主动靠上*| lai |*的,自己又没说当他的女朋友啊,可是这个话又怎么说得chu *口,事情都是他解决的,家里的东西和钱也已经都收了,这个总不能不是事实吧,所以她又吭哧了半天,才道:“是,是事实!”
  嘿嘿,二彪子偷着乐,这个傻妞,读书读傻了,一骗一个准,一步一步di 让自己带(gou)里*| lai |*了,这个时候不动手,还等什么时候,二彪子又是开始行动,边动手边道:“这不就得了,一切都是事实,* na *么我**你又能怎么样啊?”
  只感觉二彪子握着自己的小手,还更不老实di *向了自己女人*(咸心)min gan di 带,但是陈艳秋这个时候却找不chu *话*| lai |*辩驳他的话,好象还真是这么回事的,要是按照他这么一说,自己还真没拒绝的理由了,自己似乎已经成了他的女人了,不应该是这样的啊,陈艳秋都被饶糊涂了,她正要饶回*| lai |*的时候,却是↓意识di 一个闷heng(哼哈二将),不过这次却没像刚才* na *样叫chu **| lai |*,二彪子的大手已经直接*向了自己的女人*(咸心)min gan di 带。
  隔着衣服依旧可以体会到手里的手感,这个陈艳秋kan着没什么货色,其实内里的货色还是不错的,二彪子的大手可是不小,可是依旧有一手之握,可见陈艳秋的* na *对女人东西也是不小,个头大而结实有力,一*就知道这是大姑娘的东西,大姑娘跟小媳妇再跟中老年妇女,* na *在对比手感上就完全不一样,二彪子阅女无双,也算各个年龄层上都玩过,自然有说话的权利,刚一上手,他就知道陈艳秋确实是一个大姑娘。
  “李,李,李二彪,不,不要,不要这样啊!”大概只有这个陈艳秋才连名带姓di 这样叫二彪子,kan她气喘吁吁,hands(* shuang * shou *)死命di 抓住二彪子的大手,一副想叫却不敢叫的委屈样子,二彪子不由得更加di 兴奋起*| lai |*了。
  “艳秋,咱们都是* na *样的关系了,*一↓没什么要jin 的吧!”
  陈艳秋心里都有想哭的chong *动,咱俩是啥关系啊,我咋不知道呢,不就见过几回面,你kan过我的身子,你桃解决了马三的事情,你又给我家扔了点钱,就这样我一个黄flower (hua )大闺女就卖给你了啊,我,我,我不甘心啊!
  “太快了,我,我有点接受不了,要不,要不等过几天的,咱们熟悉熟悉的我什么都给你!”陈艳秋几乎是羞Red(* hong *)了脸才说chu *这样露骨的话,要不是情况jin 急,她不得不说chu *这样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话*| lai |*以缓解眼前之危,打死她,她也不会说chu *这样的话啊,太丢人了,要是在正常环境↓,他无论如何也是说不chu **| lai |*的,幸好是在不正常的环境↓,四周的black(hei )暗成了天然的保护色,她才咬着牙说chu *这样的话*| la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