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的绝代佳人连连jiao (女乔)喘,一声声mei(女眉)艳的嘤咛,一阵阵jiao (女乔)羞万分的轻heng(哼哈二将)细喘,* na *的* rou *ruan (车欠)jiao (女乔)美、雪tender(nen)玉滑的洁White(颜色bai )**一阵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难捺的起伏、**,清丽绝俗、秀美可人的美jiao (女乔)娃左薇* na *一双* rou *纤的雪藕玉臂一阵似的缠卷,jin jin di 缠在二彪子guang * hua *全是汗shui *的背上,把他更压向自己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gun tang的雪肌玉肤,少女一双如羊葱White(颜色bai )玉般纤美* rou *ruan (车欠)的可爱小手深深di 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jin *了二彪子的肩胛,jiao (女乔)羞可人的左薇* na *细削浑yuan *、玉tender(nen)纤滑的优美的雪* tui *似乎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na *骨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匀婷、粉雕玉琢般的* rou *美玉足在空中划过一道道美妙的弧线,一会儿曲起,一会儿绷直,一会儿抬* gao *,变幻着万千模样,jiao (女乔)俏可爱极了,“……唔、唔…………唔、嗯…………嗯、唔…………”
  哗啦啦,哗啦啦,闪电狂雷之后,倾盆大雨终于是↓*| lai |*了,一场秋雨一场寒,也许今天这场雨过后,天气就会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变化,让人感受到秋天的*| lai |*临,但是此时此刻,屋子里的温度比春天还春天,甚至比夏天还夏天,hot(英文:hot,中文:re )得人身上根本一点东西都没穿,hot(英文:hot,中文:re )得人huo *烧huo *liao 的难受。
  一直惧怕躲避的左薇一jin *入状态却比她姐姐左玲和古小西都要疯狂,根本不顾死活di 大chong *大击,完全一副什么也不顾的状态,直叫一旁的左玲和古小西都瞠目结舌,她们都和二彪子发生过男女关系,但是* na *都是在一个对一个的情况,今天却是完全不一样的状态,甚至在她们心中有着不一样的zi wei 和感觉,三个女人同时和一个做* na *种羞人的事情,这在以前是从*| lai |*不敢想象的事情,对于女人*| lai |*说,对于一些传统女人*| lai |*说,这样的事情是太羞人的事情了,左家姐妹和古小西不是* na *种意义上很传统的女人,可也不是* na *种很随便的女人,这样的事情对她们*| lai |*说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
  但是今天却是真的发生了,都是因为这个男人,都是因为这个让她们又爱又恨的男人,爱的是他用他纯男人般的表现征服了她们的身子,在他的身子,她们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女人;恨的是也正是因为他用他纯男人的表现一次又一次di 征服了她们的身子,让她们根本就承受不住他* na *一波接着一波di 狂风暴雨,这个男人不是人啊,太疯狂了!
  昨天晚上↓了一夜,到了早上的时候才算是渐渐晴了↓*| lai |*,雨声没了,虫鸣bird(niao )叫的声音再一次占领了这里,也许只有这样才能代表这里是大自然,这里是人间的净土,可能当一片树林里没有虫鸣bird(niao )的声音,可能会变得更加可怕起*| lai |*。
  当太阳的一抹阳光照jin *屋子* gao *处唯一一个炕边的窗户的时候,整个屋子却充满了* na *种男女之间的味道,因为为了安全的考虑,整个屋子就只开了一个窗户,平时很沉闷,但是现在阳光照she jin **| lai |*,却是显得份外活跃起*| lai |*,一张大炕上,乱七八糟di 躺着四个人,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昨天晚上的疯狂造就了他和她们都在呼呼大睡着,不知时间,不知时候,反正在这大山深处也没个人*| lai |*,大家想睡什么时候就睡什么时候,也没人*| lai |*打扰。
  大White(颜色bai )腚子就* na *样赤光光di 在外面露着,左玲、左薇、古小西三女真的是累坏了,就是被二彪子给折腾坏了,这小子不是人啊,折腾起人*| lai |*简直比野兽还野兽,不见左薇在睡梦中还皱巴着一张脸,* na *是承受不住二彪子的折腾而难受呢,古小西更是时不时还说chu *一句梦话,“不要,不要,不要了啊!”
  “咣咣咣,咣咣咣……”好象有人在外面敲门,有个女人在叫着什么二彪子,时不时还伴随着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叫的声音。
  三个女人都以为是在做梦呢,倒是二彪子惊醒过*| lai |*,虽然昨天晚上真的很疯狂,他也发挥chu *了自己的全部能量,现在也有点***酸疼酸疼的,但是多年的山上打猎经验让他对危险有着惊人的觉察* xing *,一有风chui 口欠草动,他马上就能jin *入战斗状态,一骨溜di 跑起身*| lai |*,kan着炕上三个White(颜色bai )flower (hua )flower (hua )的女人身子,他的眼神中又是一hot(英文:hot,中文:re ),但是马上敲门声和喊叫声又让他恢复神智过*| lai |*。
  侧着耳朵听了听,“二彪子,二彪子,在屋里吗,开门啊!开门啊!”
  由于要防备山上的野兽,所以这座木屋修建得非常结实,只有一个jin *chu *的木门,为了防止野兽jin **| lai |*更是被从里面用大木头给支住堵死,不从里面打开,外面根本就jin *不*| lai |*,除非把整个木屋都给拆了,啊,好象是* na *个野丫头董小雨的声音,她怎么*| lai |*了,二彪子有些疑惑,但既然*| lai |*了总不至于不去给开门吧,忙嚷嚷道:“好了,好了,别敲了,我听见了,我听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