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第二天,为了以免夜长梦多,手里攥着三万块钱一直不敢睡觉的老李三两口子雇车拉着自己人事不知的儿子上了省城,当然作为人家的媳妇,胡美flower (hua )也跟着去了,二彪子是偷腥不成,无可奈何,谁让自己的运气不佳呢!
  这不,在家百无聊赖di 呆着,实在是无聊到了极点,他爹和他娘也不知道上什么di 方去了,就连他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儿子也不见踪影,他是属于* na *种闲着就难受的人,正琢磨着是不是上山转悠一圈,↓几个套子,弄几个陷阱,整点野味晚上吃,外面突然有人喊叫道:“* na *个,* na *个,彪子大兄di ,在,在家吗?”
  “谁啊,在家呢!”二彪子开门chu *去一kan,不由得一怔,人是认识,但平常也怎么*| lai |*往,倒是跟他媳妇ting *熟悉的,李歪嘴,齐淑云的男人,一个创造了李家村传说的男人,一个让李家村全体老少爷们羡慕的男人。
  “啊,是歪嘴哥啊,快里面坐,你可是稀客啊!”既然人*| lai |*了,自然* na *就是客人,都是一个村的,又都是姓李,怎么着都能攀上亲戚。
  “* na *个,* na *个,彪子兄di 啊,家里人呢,我虎子叔和婶子呢,在家没?”李歪嘴人如其名,嘴巴天生就是歪的,长得也是其貌不扬,个头不是很* gao *,身材不是很壮,怎么kan怎么都属于不起眼甚至是很难kan的范围,可就是这个(jia huo )去南方打工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带回村里*| lai |*一个标致的南方女人齐淑云,当时还在村里惹起了巨大的轰动。
  “我爹和我娘都不在家,歪嘴哥,你找他们有事啊?”二彪子一时*不清这个李歪嘴为何而*| lai |*,只得顺着话往↓走。
  一听二彪子他爹和二彪子他娘不在家,李歪嘴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有些无奈,有些悔恨,有些不忍,有些不舍,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反正很复杂,想说话又张口迟疑了一↓,不想说话吧,他又嘎巴嘎巴嘴倒是想说什么,就在* na *gan 着急,却怎么也说不chu **| lai |*话。
  二彪子kan着李歪嘴一副为难的样子,有些奇怪起*| lai |*,“歪嘴哥,有什么尽管说,要是你找我爹我娘,* na *就在家等一会儿,他们兴许一会儿就能回*| lai |*。”
  李歪嘴(bie)了老半天,终于(bie)chu *了一句,“不,我不找俺叔俺婶子,俺就找你!”
  二彪子一听这话有点发怔,找我,找我gan 什么,奇怪di 问道:“歪嘴哥,你找我gan 什么?”
  李歪嘴被这话一问,又开始想说又说不chu **| lai |*,不想说又想说的(bie)闷状态,急得二彪子瞅他这个闹心,恨不得一巴掌给他煽得嘴巴利索一点,这个李歪嘴,这嘴巴歪,说话咋又费劲起*| lai |*了呢,急得一头大汗,“歪嘴哥,有话你就直说,我这是个急* xing *子,你想急死我啊!”
  其实二彪子急,李歪嘴更着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上了他楞就是吐不chu **| lai |*,没办法,这种事情太不是人做的事情了,这种事情也太丢人现眼了,可是他真的是被*无奈了,换有别的办法,他也不会走这个路,但是没办法,真的没办法,再不拿chu *钱*| lai |*,人家就要砍他手,砍他* tui *,砍他命根子啊,虽然说他命根子本*| lai |*就不行,可不管怎么说,* na *也是命根子啊,兴许有好的一天呢,* na *也是一个盼头,要是被砍掉了,可就一点盼头都没有了,最主要的是人家要直接领自己媳妇齐淑云走,一点念相都不给自己留啊。
  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没办法,淑云媳妇啊,我这也是没办法,你就别怪我了,把心一横,李歪嘴终于↓定了决心道:“彪子兄di ,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你觉得我媳妇你家淑云嫂子人怎么样?”
  二彪子更是*不着头脑了,他问别人你自己媳妇怎么样是个什么意思,疑惑不解di 道:“淑云嫂子* na *自然没话说,村里谁也夸她啊,不但长得好,更加还能gan ,谁不知道啊,村里谁不说你歪嘴哥福气无边,娶了这么一个好媳妇。”
  李歪嘴傲然di 一乐,显然齐淑云确实给他在村里挣足了面子,要知道李歪嘴自小就歪嘴有缺陷,长得难kan,爹娘早没了,家里也就他一个光棍没什么钱,chu *外打个工却领回*| lai |*一个南方娘们,长得不错,说得一口南方话* na *个嗲啊* na *个(su)酉禾到人骨头里去,这样的好事可是让村里不少打着光棍的汉子心里直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农村现在是男的不值钱,女的才值钱,男的找女的没个几万块钱可不好使,他能娶到这样一个媳妇,* na *挣足了脸面,从此以后李歪嘴在村里都是腆着肚子走路,* na *威风劲,* na *张狂劲,真是他最大的乐趣啊,也是他最得意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