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也不知道是谁,只是匆匆di 经过这里,没有一刻停留,随着脚步声的越*| lai |*越远,胡美flower (hua )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她马上就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不知不觉间,刚才她jin 张得根本没注意到,现在二彪子已经占领了她身子的重要阵di ,连衣裙从↓往上被掀开老大,他的手已经在自己上,他的嘴已经在自己underbelly(* xiao fu *)上* tian * 舌忝 *弄。
  要死了,真是要死了,四十多岁的女人了,要说她胡美flower (hua )还真没经过这样刺激的场面,她的* na *个男人李刚,名字叫“刚”,可gan 这种事情完全就“刚”不起*| lai |*,也没一点***,年轻的时候还能凑合着用,虽然ruan (车欠)塌塌的,但好歹也是一件男人东西,也能给自己带*| lai |*点女人的感觉,只是感觉很若有若无罢了,没想到,到了这把年纪,到还享受到什么叫男人的刺激,不过最让人窝心的是这个刺激到她的男人还是她从小kan着他长大的gan 儿子。
  想到这个gan 儿子二彪子,她又想到了二彪子小时候的一件趣事,胡美flower (hua )和二彪子他娘从小一起长大,是闺中蜜友,又一起从胡家村嫁到李家村,在这人生di 不熟的陌生环境,两个人更加守望相助,二彪子他娘也是争气,连↓了三个崽子,一儿两女,给* na *老李家传宗接代,丈夫李虎人虽粗鲁了点,也爱喝点小酒,但人实在,还是典型的怕老婆汉子,人家过得* na *叫一个幸福,她就只有羡慕的劲。
  两家人互相*| lai |*往得频繁,她更是认了二彪子当gan 儿子,要说这个二彪子从小长得就比一般孩子大,生chu **| lai |*叫声就震天,吃起nai (*&女乃*&)*| lai |*能顶两个小孩子,最奇怪的是这小子生↓*| lai |*小鸡子就大得让人害怕,完全kan不*| lai |*是个小孩子的鸡子,到了四、五岁的时候,已经赶得上普通大人的尺寸,让胡美flower (hua )啧啧称奇,还开玩笑di 道,“谁家女子要是嫁给二彪子可就享福了,这样的大鸡子可是能让女人爱死。”
  一句玩笑言成了现实,难道还能报复到自己头上,想到这里,胡美flower (hua )觉得整个身子都在燃烧起*| lai |*,小的时候就* na *么大,长大了以后会是多么大,不跟个小木奉(bang)子似的,想到自己家男人* na *根比一根手指粗细大不了多少的男人东西,再想到小时候就* na *么大,长大以后不知道会有多么大的二彪子男人东西,一直都处在jin 张和害怕当中的胡美flower (hua )渐渐有些放松了心神,而受到二彪子的刺激,她的心思也不知不觉间松动起*| lai |*,心思松动,body(* shen | ti *)也跟着松动,二彪子在她身上的手和嘴起了催发的作用,gan 枯平静很多年的女人,让二彪子这股大shui *终于给浇得(水显 shi 水闰 run )起*| lai |*,最明显的表现就是胡美flower (hua )觉得***似乎有shui *流了chu **| lai |*,很丢人,但是胡美flower (hua )却知道自己这会儿居然在gan 儿子的调戏↓真的有了* na *么一份女人的春潮,这让她简直不敢在kan二彪子,真的太丢人了!
  “美flower (hua )娘,你怎么了?”本*| lai |*二彪子真弄得起劲,胡美flower (hua )的身子浑身都带着香pen( 口贲)pen( 口贲)的味道,不是马翠flower (hua )* na *种pen( 口贲)着香shui *的味道,而是一股淡淡的,但是却很好闻的味道,鼻子用力di 嗅着,迷恋其中不可自拔,但是不经意间,他却发现了胡美flower (hua )的不对劲,久久没有什么反应,双眼jin 闭着,一脸的苍White(颜色bai ),眼角似乎还有泪shui *流chu *,难道真的伤到了美flower (hua )娘,这让二彪子心里很是不忍,要知道从小到大就是美flower (hua )娘对他最好了,自己这样做真的很不是人。
  睁开眼,有点不敢kan二彪子,苍White(颜色bai )的脸上尽是深深的自责,但是kan在二彪子的眼里却是自己好象真的伤害到了美flower (hua )娘,而且还伤得不轻,没kan她脸上的* na *个样子,让人心酸,让人不忍,没等胡美flower (hua )说话,良心发现的二彪子已经放开了她,并且还将裙子给她***的风光遮盖住,郑重其事di 道:“美flower (hua )娘,二彪子错了,要打要骂你尽管说,我绝对不再gan * na *对不起你的事,要是你真的生我的气,就太不应该了,我二彪子就是个彪小子,跟我这样的人生气不值得啊,是不是,我的美flower (hua )娘!”
  嬉皮笑脸没个正经,从小就跟胡美flower (hua )亲近惯了,这才是* na *个二彪子,但是胡美flower (hua )的心却怎么也平静不↓*| lai |*,不管怎么说,她和他都已经发生了* na *样的事情,*也*了,亲也亲了,该做的事情就差* na *最后一步没做了,本*| lai |*她女人的春潮都已经被起*| lai |*了,他这边又一个良心发现,说什么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要是真的这样,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也许他的粗线条会这样想,但自己会这么想吗,古井无波的活寡妇生活被一把大huo **ying *给将井里的shui *烧gan 了,心里空落落的,很有一股子邪huo *往外窜,她真有种想要扑倒在二彪子怀里,跟他说美flower (hua )娘想通了,美flower (hua )娘就想做回你的女人,可是女人的尊严又让她生生止住了自己这个大胆无耻的想法,她是她的gan 娘,他是自己的gan 儿子,这辈分不能乱,她还是一个守妇道的好女子,冷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道:“好,你小子还算是个人,把我放开,你滚远点,今天的事情绝对不要往外边去说,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