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晚上天刚擦black(hei ),二彪子、李Red(* hong *)妹、铁柱子三个人打着手电就悄悄di 上了山,因为时间jin 急,只能辛苦一点,他们一个人手里提着两条大袋子,就是为了专门抓长虫*| lai |*的,一条长虫八十块,这可是大价钱,按照这个价钱,十条八百,一百条八千,一千条就是八万啊,当然山上长虫是无数的,但想要抓* na *么多也是不容易,要不是二彪子有特殊办法,一般人是根本做不到这一点的。
  跟着老猎人学了无数打猎的方法,这猎长虫也是有诀窍的,* na *长虫别kan没有脚,在草上爬行起*| lai |** na *叫一个speed(*su du*),而且有的长虫还是有毒的,咬上一口,就能毒死人,所以一般人根本就不敢猎长虫,但二彪子可不是一般人,他有独门的手段,为了赚钱,这一次却是使尽了浑身手段,尽管李Red(* hong *)妹和铁柱子都有点怕长虫,但为了赚钱他们也豁chu *去了,李Red(* hong *)妹是为了给她娘治病,铁柱子是为了二彪子的许诺,到最后拿到钱一条分给他一块钱,这可是好大一笔财富,不由得铁柱子不豁chu *命去啊!
  一晚上的时间二彪子让他们kan到了奇迹的发生,,一条条长虫就跟自己家养的一般乖乖被抓到手,到了第二天早上,不↓几百条长虫装在几个大麻袋里,kan外面**的样子让人浑身发冷,李Red(* hong *)妹和铁柱子都吓得不敢背,但二彪子一个人再有劲也同时背不了几个大麻袋,给铁柱子一句话,背,拿钱,不背,没钱!
  铁柱子无奈di 叹口气,为了钱,不要命了!
  几个人就是在山上简单吃了点gan 粮,jin 赶慢赶,终于在↓午两点钟之前赶到村头公路边上。
  ↓午两点钟,一辆小轿车按时到达,二彪子、李Red(* hong *)妹、铁柱子三个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对于这批货色,*| lai |*人赵哥很满意,而且一条还便宜二十块钱,因此点钱也点得痛快,由于长虫太多,一条条di 点太麻烦,就给了一个大概的数量,二彪子不差几条的误差,对方也不差几条的误差,就按三百条整算的帐,一条八十,三百条就是两万四,厚厚的一沓Red(* hong *)票子点到二彪子手里,二彪子、李Red(* hong *)妹、铁柱子三个人的心都提了起*| lai |*,这可是两万四啊,太刺激了!
  ↓去四点钟,二彪子送李Red(* hong *)妹jin *了县城,将两万块存jin *卡里,并直接buy(中文:gou mai)了huo *车票,今天晚上连夜去省城,省城医院李Red(* hong *)妹她娘还等着她拿钱去治病呢,临走时,李Red(* hong *)妹不顾少女的羞涩扑倒在二彪子的怀里,并悄悄di 说着对不起,因为她本*| lai |*答应要给二彪子用嘴巴解决三次的,但是因为时间的jin 急,只能↓次回*| lai |*了,并保证↓次回*| lai |*一定将自己交给二彪子,因为她已经认定她是二彪子的媳妇了。
  二彪子也是心有遗憾,但又不能不让李Red(* hong *)妹走,人家着急回去给她娘治病呢,只能安慰自己等↓次回*| lai |*一定将其给解决了,不然对不起人民对不起自己啊!
  空落落di 回到村里,天已经全都black(hei )了,铁柱子估计拿着二千四百块钱自己逍遥快活去了,拿到两万四,二彪子自己得到手的就只有一千六,而在李Red(* hong *)妹上huo *车的时候他又塞了一千块给她,因此他手里就仅剩↓六百块了,*| lai |*回车费buy(中文:gou mai)吃的喝的什么的又flower (hua )了二百多,准确di 说二彪子就拿回*| lai |*三百多块钱。
  本*| lai |*想着回家的,但走着走着不知道为什么他又走到卢大pao家门口,kan着村里独一份豪华的建筑,顿时huo *气就不打一处*| lai |*,卢大pao,你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不是不能找你报仇吗,我就找你女人算帐,虽然不英雄好汉了点,但对付坏蛋就得用坏蛋的方法,想到就做到,天black(hei )好↓手,二彪子直接翻墙jin *去了,卢大pao这个人一向是在外面胡吃海喝,一般不到半夜是不回家的,这个时间段正好找他女人马翠flower (hua )算帐。
  屋子大开着灯,二彪子刚一翻jin *院子,* na *条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媳妇就窜了上*| lai |*,而外面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一叫,屋里就听见了动静,一声轻叱道:“谁,谁在外面!”
  透过窗户往里kan了一↓,一道纤影在窗户前闪到眼里,只kan一眼,真的只有kan一眼,二彪子的血压瞬间增加,男* xing *荷尔蒙瞬间增多,↓垂体瞬间增大,因为他kan到了人间最美丽的景色。
  一条几乎是全透明的white(* bai se *)薄纱睡裙,轻轻di 披挂在一具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tender(nen)tender(nen)的女* xing *body(* shen | ti *)之↓,直眼kan去里面的美景一览无余,更要命的是她里面穿的还是全透明的white(* bai se *)、,靠,穿成这样不是等于什么也没穿一样吗,* na *还整一块布穿在body(* shen | ti *)上kan吗啊,直接全光着得了,这个马翠flower (hua ),真是个“搔”娘们,一天没男人就受不了,在家也不消停,穿得就是一副欠gan 的样子,二彪子心里一阵骂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