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White(颜色bai )止帝君家的老四满周岁时,十里桃林的折颜*| lai |*串门子。
  须知青丘的狐狸方生↓*| lai |*落di 时虽是仙胎,却同普通狐狸也差不多,全不是人形。待到周岁上,xi 口及足了天精di 气和他们阿娘的shui *,方能化个人形,且是将将生↓*| lai |*的婴儿的人形。
  将将生↓*| lai |*的婴儿,* na *必然是皱皱巴巴的。
  纵然青丘White(颜色bai )家的老四(曰)ri 后漂亮得如何惊天di 泣鬼神,彼时,也只是个皱皱巴巴的,只有两尺长的小娃娃而已。
  九尾White(颜色bai )狐是个仙族,是很捡便宜的一个仙族,天生便得一张好皮相。不过人长得好了,便十分难以忍受自己有一天竟会长得难kan,甚或,自己曾经有一天长得难kan过。
  White(颜色bai )家老四便是个中的qiao *楚。其实九尾White(颜色bai )狐的一生皆是光鲜亮丽的一生,*ying *是要说个不光鲜的,便只是他们初化成人 形的时候。然彼时尚是个小婴儿的White(颜色bai )狐们自然并不知道什么是美什么是丑,也就不会纠结自己的相貌。即便后*| lai |*长大了,想起*| lai |*自己当婴儿的时候是个多么丑的婴儿,略略宽慰一↓自己婴儿并不能分什么美丑,也便过了。
  然White(颜色bai )家老四却很不同寻常,有句话说智者多虑。老四在做尚不能化人形的小狐狸时,皆是由White(颜色bai )家的老三带着,做狐狸时的老四是只十分漂亮的小狐狸,老三抱着他到处给人kan:“这只小狐狸漂亮吧,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狐狸吧,嘿嘿嘿嘿,这是我di di ,我娘刚给我添的di di 。”遇到个别长得不是* na *么好kan的小狐狸,自家老三会偷偷撇一撇嘴,挨着老四的耳朵悄悄di 说,“嗯,* na *么只丑巴巴的狐狸,啧啧啧啧——”
  是以,* na *个时候,尚不满周岁的,冰雪聪明的White(颜色bai )家老四,便对美丑相当的有概念了。
  White(颜色bai )家老四满周岁,White(颜色bai )止帝君低调,只办了个满月的家宴,折颜同狐狸hole(dong )交 情一向好,自然也*| lai |*了。
  老三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di di 抱chu **| lai |*,折颜喝了口酒,眯着眼kan了半天:“White(颜色bai )止,你这个儿子怎的生的这般丑。”
  折颜这么说,自然是因为他未曾娶亲,没带过孩子,不知道天↓的小婴儿生↓*| lai |*都是这么丑的。White(颜色bai )家老四因注定要长成个美人,从他皱皱巴巴的小脸上仔细探究一番,其实也能勉强的寻chu *几分可爱。
  White(颜色bai )家老四从*| lai |*没有被人用“丑”字形容过,他听见折颜这么说他,小小的婴儿身躯一震。
  他十分悲愤,十分委屈,眼眶里立刻包了一包泪。
  但他觉得他纵然小,也是个男子汉,他的哥哥们在他做狐狸时便教导他男子汉能洒hot(英文:hot,中文:re )血不流泪,他牢牢的记着,便咬了**想把眼泪*回去,但他没有牙齿,咬不动,于是这坚强隐忍的模样在外人kan*| lai |*,便只是扁了嘴巴,要哭又哭不chu **| lai |*,如此,便更丑了。
  折颜拍了拍他的xiong 口,笑道:“也许张开了就没* na *么丑了。”
  White(颜色bai )家老四终于“哇”的一声哭chu **| lai |*了。
  九尾狐狸本*| lai |*兴在周岁宴上定名,却因White(颜色bai )家老四今(曰)ri 很不给面子的一直哭,这事便也草草di 搁↓。因青丘历*| lai |*有个规矩,给小娃娃起名字乃是个慎重的事,名起好了,先要念给这小娃娃听一听,得他一笑,才算作数,纵然小娃娃并不是真谍了这个名,觉得合自己的心意才笑的。念给小娃娃听时,旁边需再坐一个人,*| lai |*逗这个小娃娃,可现今这轻视,White(颜色bai )家老四正伤心得很,自然是笑不chu **| lai |*的。
  定名的仪式便顺延到了第二年White(颜色bai )家老四的生辰。
  这一年,White(颜色bai )家老四已长开了,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胖胖的,玲珑玉致,十分可爱。折颜在桃林闲得很,自然还要*| lai |*。
  生辰头天,White(颜色bai )家老素特去问了自己的爹,去年* na *个叔叔还会不会*| lai |*,White(颜色bai )止帝君讶道:“什么叔叔?”White(颜色bai )家老四扭& nie (一种手法)di 绞着衣角道;“* na *个说我长得丑的漂亮叔叔。”
  White(颜色bai )止帝君十分惊起自己这个小儿子竟有这么好的记* xing *,点头道:“自然是要*| lai |*的。”
  于是,White(颜色bai )家老四欢欢喜喜的跑到狐狸hole(dong )外一汪潭shui *边,蹲在潭边上练习 了半(曰)ri 最可爱的表情,最迷人的表情,最委屈的表情,最天真的表情……
  第二(曰)ri ,惠风和畅,天朗气清,White(颜色bai )家老四早早的从被窝里爬chu **| lai |*,搬了个小板凳坐在狐狸hole(dong )前,re *xue *fei *teng *的等着折颜。
  他等啊等啊等,等啊等啊等,时不时di 再到潭shui *边上去对着shui *面理理衣裳,,蘸点儿潭shui *将头发捋一捋,然后回到板凳上坐着等着继续等。
  近午时,折颜终于腾了朵祥云*| lai |*到狐狸hole(dong )跟前,见着端端正正坐在板凳上的White(颜色bai )家老四,眼睛一亮,一把抱起*| lai |*笑道:“这么漂亮的小娃娃,是从哪里冒chu **| lai |*的?”
  漂亮的小娃娃White(颜色bai )家老四老实di pa(足八)在折颜怀里,他觉得有些眩晕,但是表面上还是装得很淡定,这个叔叔说他漂亮耶,他终于承认他漂亮了耶——
  pa(足八)在折颜怀里的White(颜色bai )家老四矜持的抿起***| lai |*,吧唧对着折颜亲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