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毕方又chu *走了,四哥又去寻他了。十里桃林中,只得折颜一个。
  当我将手上一双血淋淋的眼睛递给折颜时,他甚惊诧,对着(曰)ri 光端详了半(曰)ri ,道:“这眼睛逾三百年竟还能寻得回*| lai |*,是个奇事。”又道:“你喝了我给的药,如今却又记起了* na *一段伤情的前程过往,也是个奇事。”
  这双眼睛从一尊仙体上tuo *↓*| lai |*不能超过七七四十九(曰)ri ,否则便只能报废了。折颜觉得稀奇,大约他以为当初我* na *眼睛丢了便是丢了,没想到却安在了别人脸上,以至于今(曰)ri 将这眼睛要回*| lai |*,还能重新安回我的眼眶子。
  我勉强笑了笑。
  他瞟了一眼我面上的神色,大约心领神会我不愿谈论当初的过往,便只善解人意咳了两声,没再多问。
  折颜说他需flower (hua )些时(曰)ri *| lai |*除这眼睛上的一些浊气,除尽了再与我换眼。我欣然允之,顺便从他后山中扛了几缸子酒,腾上云头回了青丘。
  如此又是几(曰)ri 醉生梦死。我嘱咐迷谷帮我留意着九重天上太子侧妃的动向,且近(曰)ri 青丘闭谷,我谁也不见。
  折颜酿的酒,其段数果然不知比迷谷si 禾厶藏的* gao *过几重山,昨(曰)ri 竟醉得吐了胆汁,头也疼得几yu (谷欠)拿把剑沿着额角从左到右穿过去。但这么ting *好,一闭眼就天旋di 转的,便再没什么空闲去想旁的事了。
  迷谷劝我缓一缓,好歹闲个一两(曰)ri 莫再酗酒,多加保重。
  可此次与我以往伤情都十分不同,一(曰)ri 不醉便无法成眠。
  我醉得狠了便什么也不晓得,但醉得不狠时,隐约记得迷谷常*| lai |*同我说说话。他说了许多话,大多是些无关jin 要之事。有两桩我记得清楚些,一桩是九重天上我着他多留意的* na *位太子侧妃不晓得受了什么刺激,终于悟了,向天君呈了书,甘愿tuo *chu *天族的仙籍,到若shui *之滨一面修行一面守东皇钟。天君感念其善德,遂准了。一桩是↓凡世历劫但子夜华,本应喝了忘川shui *什么都记不得的,却笃信鬼神,穷其一生追寻青丘仙境,虽官至宰相然终身未娶,二十七岁郁郁病卒,遗言命其家仆将尸首烧成一团 灰,和着贴身带的一个珠串合葬。
  我不晓得迷谷说这桩事时我是不是洒了两滴泪。若我当真洒了这么两滴泪,又是为什么洒的呢?我喝得多了,脑子转不快,想不大明White(颜色bai )。
  也不晓得过了几(曰)ri ,迷谷急匆匆踏jin *狐狸hole(dong ),*| lai |*传话给我。说九重天上但子殿↓夜华君,已在青丘谷口等了七(曰)ri ,想要见我。
  迷谷说他守着我这个做姑姑的↓给他的令,不敢放任何人jin **| lai |*,即便是夜华他也不敢放jin **| lai |*。但七(曰)ri 已过,夜华没有半分要走的迹象,他做不得主,于是只好jin **| lai |*通传我,kankan我的意思。
  我几天没转的脑子终于转起*| lai |*。
  哦,夜华他在凡世时二十七岁便病卒了,两把黄土一埋,自然要回归正位。
  不晓得怎么,心中突然一阵痛似一阵。我压着心口顺了桌* tui *ruan (车欠)↓去,迷谷要*| lai |*扶,我没让他扶。
  靠着桌* tui *望了一会儿房梁。我想见见夜华。
  我想问问他三百年前,果然是因素锦背叛他嫁给了天君,他伤情伤得狠了,才一狠之↓取了化做个凡人的我?
  他可是真心爱上的我?他在天宫冷落我的* na *三年,可是为了我好?他爱着我的时候,是不是还爱着素锦?倘若是爱着的,* na *爱有多深?若我不是被诓着跳↓了诛仙台,他是不是就会心甘情愿娶了素锦?他如今对我这样深情的模样,是否全因了心中三百年前的悔恨?
  越想越不能继续想↓去。我hands(*yong * shou *)捂住眼睛,shui *泽大片大片从指缝中漫chu *去。若他说是呢?他全部都说是呢?
  我不晓得自己会不会动手杀了他。
  迷谷在一旁担忧道:“姑姑,是见,还是不见呢?”
  我长xi 口及一口气,道:“不见。跟他说,让他再不要到青丘*| lai |*了。我明(曰)ri 便去找天君退婚。”
  良久,迷谷回*| lai |*,在一旁默了一会儿,道:“太子殿↓他,脸色十分不好。他在谷口站的这七(曰)ri ,一步也没挪过di 方。”
  我瞟了他一眼,灌了口酒,没答话。
  他磨蹭道:“太子殿↓他托我带句话给姑姑你。他想问问你,你当初说,若他在凡界惹了桃flower (hua ),便将他绑回青丘*| lai |*锁着。纵然他在凡界除开捡了个同你做凡人时一般模样的侍女回家,ci hou他病中的母亲外,半朵桃flower (hua )也没招惹过,你当初许给他的这句话,却还算数不算数?”
  我一个酒坛子摔chu *去,失声道:“不算数,什么鬼话统统不算数,滚,你让他滚,我半点都不想kan到他。”
  我心中却悲哀di 晓得,自己不是不想见到他。只是心中梗着这一个结,不知道如何*| lai |*见他。
  第二(曰)ri 我并未上九重天去退婚。只觉得先姑且拖着罢,等哪(曰)ri 有心情再去。但短期内,怕是难得会有这个心情了。
  第三(曰)ri ,第四(曰)ri ,第五(曰)ri ,迷谷说夜华他仍在谷口立着,没挪一丝di 方。我同他说,若他再提起夜华这个名字,便将他打回原形再去当个万儿八千年的迷谷树,他才终于住了口。
  我已不再怎么喝酒。因自从晓得夜华在青丘外头立着时,我喝酒每每越喝越清醒,越清醒越伤情,越伤情越不能入睡。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个我精神头忒不济的当口,一(曰)ri 清晨醒*| lai |*,却感知到五百年前加诸在东皇钟上封印擎苍的* na *几成仙力,有***动。
  我心中突突跳了几跳。果真是多事之秋,近(曰)ri 的事多得前仆后继,半点不辜负“最烦恼是秋时”这个名号。大约,前鬼君擎苍他又一轮功德yuan *满,要破chu *东皇钟了。
  我匆匆洗了把脸,着迷谷赶jin 去十里桃林给折颜传个话,让他*| lai |*帮我一把。
  五百年前擎苍头一回破chu *东皇钟时,我勉强能拦住他将他重锁回钟里。但一场架打得东皇钟破损不少,我不得已只得耗五成修为将它补好。如今身上还剩的这些修为,笼统一算,蛮攻也罢,智取也罢,倘若还有几分自知之明,便该晓得无论如何也战不过他。
  但擎苍不是个善主,被关了这么些年,保不准破钟而chu *后狂* xing *大发,要重启这八荒(shen qi )之首灭噬诸天,将八荒四海并三千大千世界一应烧成惨White(颜色bai )灰烬。
  想到此处,方才睡梦中仍扰着我的风月烦恼事再不是烦恼事。我捞了昆仑扇,闪身纵上云头。急急朝若shui *奔去。打算在折颜赶*| lai |*之前,先勉力撑一撑,万不能由着擎苍将东皇钟开启了。
  我早晓得会在谷口处遇到夜华。他一直在这谷口等着,若我chu *青丘,势必遇得到他。我闭了闭眼,假装无动于衷从他身边擦过。被他一手握住了袖子。他一张脸White(颜色bai )得吓人。神情憔悴且疲惫。
  这个要jin 功夫哪里容得同他虚耗,我转过头一扇子斩断被他拉着的* na *半管袖子。刺啦一声,他愣了愣,hou long里沙哑di 滚chu *两个字:“浅……浅。”
  我没搭理,转身继续朝若shui *奔。眼风里虚虚一瞟,他亦腾了云,在后头跟着。
  多年以后,我常常想,* na *时候,* na *时候哪怕我就同他说上一句好话呢,哪怕就一句呢。可我只是冷冷瞟了他一眼。我一句话都没有说。
  若shui *↓视茫茫,一派滔天White(颜色bai )lang,上空压着沉沉的black(hei )云,* gao *塔似的一座东皇钟矗在若shui *之滨,摇晃间带得一方土di 轰隆鼓动。本应守着东皇钟的素锦不见踪影,估计见着这阵仗心中害怕,找个di 方躲了。
  半空的云层中见得若shui *之野土di 神的半颗脑袋。五百年前我同这土di 有过一面之缘。他在云缝中甚担忧望着躁动的东皇钟,转头一瞟,见着我同夜华,赶jin 拜上*| lai |*惶恐道:“姑姑仙驾,若shui *神君已去天上搬救兵了,令小仙在此候着。此次擎苍的这股怒气尤其不同,若shui *↓的神君府都震了几震,小仙的土di 庙也……”他自絮絮说着,忽di 钟身闪过White(颜色bai )光,White(颜色bai )光中隐隐现chu *一个人影*| lai |*。
  我暗道不好,正yu (谷欠)chong *↓云头,身形却忽di 一滞。
  夜华他在背后使了个绊子,趁我不留神给我↓了定身咒,且电光huo *石间还祭chu *个法器*| lai |*捆住了我双脚hands(* shuang * shou *)。我动弹不得,眼kan着擎苍快要从钟里chu **| lai |*了,急声道:“你放开我。”
  他没搭理,将我一把推给若shui *土di ,轻飘飘道了句:“照kan好她,无论发生什么也别让她从云头上跌↓*| lai |*。”话毕左手一翻,现chu *一柄寒光泠泠的宝剑。
  我眼见着他持着这柄宝剑,迎风按↓云头,直*东皇钟带chu *的* na *片银光,只觉得天都塌了。张了几次口,全说不chu *话*| lai |*,凌凌冷风扫得我一双眼生疼。夜华*jin ** na *片银光之时,我听得自己绝望道:“土di ,你放开我,你想个法子放开我,夜华他这是送死,他身上的* na *点修为,这是在送死啊!”
  土di 喃喃回应了些什么,大约是说这法器自有窍门,他解不开,这定身咒也定得古怪,他仍解不开。
  求人不得只能自救,我凝气yu (谷欠)将元神从体中提chu *,却不想* na *法器不只锁神仙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身,也锁元神,我这一番拼死的挣扎全是无用。泪眼朦胧中东皇钟钟身四周的银光已渐渐散去,夜华同擎苍斗法带chu *的电闪雷鸣直达上天。土di 在我们身旁做chu *一个小小的仙障*| lai |*,以防我被这些戾气伤着。
  夜华他用*| lai |*绑我的这个法器是个厉害法器,我大汗淋漓chong *破了定身咒,却怎么也挣tuo *不开这个法器。
  天昏di 暗间,土di 在我耳旁道:“姑姑,此处仍有些危险,小仙这仙障也不知能撑住几时,要不挪挪di 方罢。”
  我听得自己的声音飘忽道:“你走罢,我在这里陪着夜华。”
  我此时虽被捆着,是个废物,于夜华他没有一丝用处,即便如此,我也想陪着他,kan着他。
  我从未见过夜华拿剑的模样,没想到他拿剑是这个模样。
  传闻夜华的剑术了得,他手中剑名青冥,* na *些仰慕他的小神仙称青冥既chu *,九州失色。我初听得这个说法,觉得大约是他们小一辈的浮夸。今(曰)ri 见着青冥剑翻飞缭绕的剑flower (hua ),九州失色诚然有些浮夸,但* na *光华却着实令人眼flower (hua )缭乱,一动一静之间带chu *的雷霆之气,将我的眼晃得一阵狠似一阵。
  他二人打得难分难解,我站得太* gao *,并不大能留意到谁占了上风。但我晓得夜华他定然撑不得多久。我只盼着他能撑到折颜*| lai |*,哪怕撑得他爷爷派的一gan 不中用奠兵天将*| lai |*也好。
  若shui *之滨飞沙走石,黄土漫天。忽听得擎苍长笑三声,笑毕长咳了一阵,缓缓道:“今(曰)ri 败给你,我不服。若不是五百年前的大伤尚未将养好,今(曰)ri chu *钟又折了许多力气,我绝无可能败给你这黄mao *小儿。”
  * na *一派浓浓的烟尘渐散开,夜华以剑支di ,单膝半跪在di 上,道:“终究你是败了。”
  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去,着与土di 道:“↓方没什么了,你快将我放到di 上去……”
  土di 手忙脚乱解仙障之时,东皇钟爆chu *一片血色Red(* hong *)光。我灵台中半分清明不剩,擎苍不是败了么?他既败了,* na *东皇钟缘何还能开启?
  夜华亦猛抬头,沉声道“你在这钟上头动了什么手脚?”
  擎苍躺在尘土之上,微弱道:“你想晓得,为何我动也没动东皇钟,他却仍能开启,哈哈,我不过用了七万年的时间,费了一番心思,将我的命同它连在一起罢了。若我死了,这东皇钟便会自发开启。kan*| lai |*我是要死了,不晓得与我陪葬的,是小子你,还是八荒的众仙……”
  他话尚未说完,我眼睁睁见着夜华扑jin ** na *一团 Red(* hong *)莲业huo *。
  是谁撕心裂肺的一声尖叫:“不!”
  不,不能?抑或是不要、不许?东皇钟开启了又怎么,八荒众神都被*尽又怎么,终归我们两个是在一处的,烧成灰也是堆成一堆的灰,你怎么,你怎么能丢↓我一个人?
  夜华他扑jin *东皇钟燃chu *的Red(* hong *)莲业huo *时,锁住我手脚的* na *一件法器忽然松了。是啊,若法器的主人修为散尽了,这法器自然再捆不住人了。
  Red(* hong *)莲的业huo *将半边天际灼得血Red(* hong *),若shui *之滨一派鬼气深深,我拼chu *body(* quan | shen *)修为祭chu *昆仑扇朝东皇钟撞去。钟体晃了一晃。在* na *Red(* hong *)光之中,我寻不见夜华的身影。
  仿若从di 底传*| lai |*的恶鬼噬魂声,* na *声音渐渐汇集,像是千军万马扬蹄而*| lai |*,哐——,东皇钟的悲鸣。
  Red(* hong *)光闪了几闪,灭了。一个black(hei )色的身影从东皇钟顶跌落↓*| lai |*。
  我踉跄过去接住他。退了两退,跌在di 上。他一张惨White(颜色bai )的脸,嘴角溢chu *丝丝的血痕,靠在我的臂弯中,眼中深沉的black(hei )。一身玄色的长袍已被鲜血浸得透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却因着* na *颜色,并kan不chu *他浑身是血。
  折颜说:“我一向觉得夜华总穿玄色十分奇怪,* na *次同他喝酒时便问了一问,我本以为他是极喜欢这个颜色的,他端着酒杯半天,却同我开玩笑道,这个颜色不大好kan,但很实用,譬如你撵被人砍了一刀,血浸chu **| lai |*,也kan不chu ** na *是一滩血,只以为你撞翻了shui *罐子,将shui *洒在身上了。kan不chu **| lai |*你受伤,你着jin 的人自然便不会忧心了,你的仇人自然也不能因砍到了你而痛快了。”折颜告诉我这番话的时候,我也欣慰夜华这闷葫芦终于学会说玩笑话了。可到今(曰)ri 我才知道,他说的全是正经的。
  三百年前,当我化成懵懂无知的素素时,自以为爱他爱得深入骨髓;待我失了记忆,只是青丘的White(颜色bai )浅,当他自发贴上*| lai |*说爱我,渐渐di 令我对他也情动时,也以为这便是爱得真心了。
  我不能原谅他当年不分青Red(* hong *)皂White(颜色bai )剜了我的眼睛,*得我跳↓了诛仙台;不能原谅如今他口口声声di 说爱我,不过是因着他当年欠了我的债,觉得愧疚;不能原谅他至始至终,从不懂我。说到底,我White(颜色bai )浅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到头*| lai |*,在情之一字上,却自si 禾厶得毫无道理,半点沙子也容不得。可我前世今生接连两次栽到他的身上,两回深深动情都是因的他,如今想*| lai |*,我也未必曾懂得他。
  譬如他为什么总穿这一身玄袍。原*| lai |*不是因为喜欢这个颜色,原*| lai |*是为了不叫着jin 的人忧心,不在仇人跟前示弱。我忘了,他一向是个打落牙齿和血吞的。
  七万年前,墨渊用元神生祭东皇钟时,口中吐的血,比他现在嘴角溢chu *的这几丝血痕,岂是多了百倍。他的修为远比不上* na *时的墨渊,* na *本应吐chu *的百倍的血,哪里去了?
  我低↓头猛di 咬住他的**,全顾不得他body(* shen | ti *)* na *微微的一震,只管用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顶开他的齿关,用力探jin *他口中,能感到一股腥hot(英文:hot,中文:re )的东西沿着我同他两口胶合的缝隙蜿蜒淌↓,他一双眼睛black(hei )得越发深沉。
  我同夜华,在我是White(颜色bai )浅的这一世里,相爱不过九重天上的个把月,最亲密的,不过* na *几夜。
  他一把推开我,咳得十分厉害,大口大口咳chu *的血刺得我的眼睛狠狠flower (hua )了一flower (hua )。推我* na *一把想是已使尽了他最后的力,他就* na *么歪在di 上,xiong 膛不停di 起伏,却动弹不得。
  我爬过去将他重新抱住:“你又打算把他们全吞到肚子里?你现在才多大的年纪,即便ruan (车欠)弱些,我也没什么可失望的。”
  他好容易平复了咳嗽,想抬起手*| lai |*,却终归没抬上*| lai |*,明明连说话都吃力,却还是装得一副从容样子,淡淡道:“我没什么,这样的伤,并不碍事。你,你别哭。”
  我两只手都抱着他,没法腾chu *手*| lai |*抹脸,只瞧着他的眼睛:“用元神祭了东皇钟的,除了墨渊,我还没见到有谁逃过了灰飞烟灭的命运,便是墨渊,也足足睡了七万年。夜华,你骗不了我的,你要死了,对不对?”
  他身子一僵,闭上眼睛,道:“我听说墨渊醒了,你同墨渊好好在一起,他会照顾好你,会比我做得更好,我很放心。你忘了我罢。”
  我怔怔望着他。
  * na *一刹* na *仿如亘古一般绵长,他猛di 睁眼,喘着气道:“我死也不可能说chu ** na *样的话,我一生只爱你一个人,浅浅,你永远不能忘了我,若你胆敢忘了我,若你胆敢……”声音却慢慢沉了↓去,复又低低响起:“我又能怎样呢?”
  我靠近他耳边道:“你不能死,夜华,你再撑一撑,我带你去找墨渊,他会有办法的。”他的身子却慢慢沉了↓去。
  我靠近他的耳边大吼:“你若敢死,我立刻便去找折颜要药shui *,把你忘得gan gan 净净,一点也不剩。我会和墨渊、折颜还有四哥一起,过得很好很好,永远也不会再想起你。”
  他的身子一颤,半晌,扯chu *一个笑*| lai |*,他说:“* na *样也好。”
  他在这世上,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是,* na *样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