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自* na *(曰)ri 后,墨渊难得到正厅*| lai |*。我* na *夜跨了大半个庭院去宽慰他,待从他房中chu **| lai |*后才发觉并未宽慰到他什么。我有些愧疚。大约这样的事,还是须得自个儿kan开,旁人终究*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不上手的罢。
  本以为见不到墨渊,便能浇一浇这些前*| lai |*朝拜的小神仙们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情,不想他们依旧踊跃得很。且越到后头,*| lai |*喝茶的神仙们的时辰便拖得越久,喝茶的盅数也(曰)ri 渐增多。四哥估*这是一股攀比的邪风。正譬如我小时候同他也常攀比谁能在折颜处摘到更多狄子,喝到更多的酒。于是迫不得已贴了张告示,上头明文告知了*| lai |*昆仑虚朝拜的神仙们,每人只能领一盅茶喝,且不能添shui *。可即便如此,*| lai |*朝贺的小仙仍前仆后继的,多得很。
  我在前厅里头扮茶博士扮了十二(曰)ri ,第十二(曰)ri 的夜里,终于熬不住,将四哥拉到中庭的枣树底↓站了站,求他帮我瞒七八柱香的时辰,好让我去凡界走一趟,瞧瞧夜华。
  枣树上结的冰糖枣已有拇指大小,果皮却仍青着,不到入口的时节。四哥打↓两个*| lai |*,掂在手中,道:“你这么偷偷**的,就为这个事,该不是怕被你师兄们晓得了,笑话你儿女情长罢。”
  他也有kan走眼的时候。
  我这么同我的师兄们全没gan 系,不过担忧墨渊晓得他胞di 在凡世历劫,势必要去瞅一瞅,凡世浊气重,有碍他仙体恢复。四哥会这么想,大约他觉得女儿家面皮都薄些,即便我已上了岁数,亦不能例外。哪晓得我这一张脸皮竟比他估量的要厚上许多,辜负了他的信任,我微有汗颜。
  四哥shen chu *三根手指头*| lai |*,道:“若是允你七八柱香,我今夜便无须睡了。顶多允你一柱香。夜华他不过↓个凡世历个劫数,没甚大不了的,这你也要跟去瞧上一瞧,黏他黏得忒jin 了些。”
  我不动声色di Red(* hong *)了Red(* hong *)耳根子。今(曰)ri 这工夫↓得不是时候,我竟忘了↓午他在回廊上同折颜争了两句口角。但能得一柱香的时辰也令我满足了,遂放开步子往山门走。
  他将手中掂着的两粒枣子投jin *旁的荷塘,轻飘飘道了句:“若过了一柱香你还不回*| lai |*,莫怪做哥哥的亲自↓*| lai |*提你。”可见四哥他今(曰)ri 堵折颜的气堵得厉害。
  昆仑虚星河璀璨,夜色沉沉,凡界却青天White(颜色bai )(曰)ri ,碧空万里。我落在一间学塾的外头,隐了行迹,听得书声琅琅飘chu **| lai |*:“叔向见韩宣子,宣子忧贫,叔向贺之……”
  我循着琅琅的书声往里瞧,一眼便瞧中了坐在最后头一个眉清目秀的孩子。这孩子的一张脸虽在凡人里头算chu *众得很了,却稍嫌稚tender(nen),约莫张开了也及不上夜华* na *张中kan,但眉眼间冷淡的神色却搬了夜华十成十。
  书声毕,授课的夫子睁眼瞟了瞟手中的课本,道:“照歌,你起*| lai |*与他们解解这段吧。”眉眼冷淡的这个孩子应声而起。我心中一颤。本上神眼色忒好了些,这孩子果然是转世的夜华。我就晓得,他无论转成什么模样我都是认得他的。
  他一条一条解得头头是道,夫子拈着一把山羊胡 子听得频频嘉许,神色颇dang 漾,令我想起十六师兄子阑当年在课堂上的风光。
  这事其实是段丢脸的伤心事。当年本上神年少无知,被一众gan 师兄带得不上jin *惯了,课上墨渊讲学,我觉得没意思,便常与志趣相投的十五师兄丢纸条传小话,以此寻乐子。但我们道行浅学艺不精,十回里头有九回都要被墨渊逮住。墨渊他责罚人的法子万古长青,一被逮住,势必是当着众师兄的面背一段冗长的、枯燥的佛理。可怜我连他指定的* na *些佛理的边边角角是什么都不晓得,更遑论当场诵chu **| lai |*。我踌躇复踌躇,期期艾艾。十六师兄永远是在这时候被提起*| lai |*,当着我的面流畅背chu ** na *段佛理,等闲还能略略将诵的段子解一解。于是乎,凡是有识之士,都立刻能一眼瞧chu **| lai |*我这个不长jin *的di 子,诚然的确是个不长jin *的di 子。
  十五师兄和我同病相怜,我们觉得子阑实在聪明得讨人嫌,指天指di di 发誓,一辈子都不跟这种聪明人相好,还写了封书两两按了手印,埋在昆仑虚中庭的枣树底↓,以此见证。
  可如今,夜华在学堂上的这幅聪明相,我瞧着,却讨人喜欢得很。
  我隐在学塾的窗格子外头,直等到他们↓学。
  两个小书童帮夜华收拾了桌面,簇着他chu *了门。我也在后头跟着,不晓得如何才能自然di 显chu *身形*| lai |*凑上去跟他搭个讪。我辗转着,犹豫着,踌躇着。背后嗖嗖两声,我↓意识一拂袖子,两颗疾飞而*| lai |*的小石头立刻拨转方向,咚咚砸在路旁一株老柳树的树gan 上。
  动静引得夜华回头,三四个半大小mao *孩子唾了声,跑开了。边跑边唱着一首童谣,这童谣一共七句话,道的是“米也贵,油也贵,柳家生了个小残废。前世作孽今世偿,天道轮回没商量。纵然神童识字多,一个残废能如何。”我脑子里轰了一声。抬眼去kan夜华的右臂。
  天君他的。夜华是他的亲孙子,他一颗心却也忒毒了些,转个世也不给备副好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身,夜华右臂的* na *管袖子,分明,分明是空dang dang 的!!!
  簇着夜华的两个小书童忠心护主,要去追* na *几个小兔崽子,被止住了。* na *几个小兔崽子我瞧着眼熟,在脑中过了过才想起是夜华的几个同窗。身为过*| lai |*人,他们的心思我自然*得透彻,多半是自己功课不行瞧着夜华却天纵奇才,于是生了嫉妒之心。可嫉妒归嫉妒,默默在一旁不待见便得了,编个这么恶毒的儿歌委实太过。heng(哼哈二将),这样不长jin *的兔崽子,将*| lai |*吃苦的时候,就晓得当年做这些混账事的糊涂了。
  夜华左手拂了拂右臂* na *管空dang dang 的袖子,微皱了皱眉,没说什么,转身继续往前走。我kan在眼中,十分di 雄,却又不能立刻显chu *身形,以防吓着他们几个,只能空把一腔心酸生生(bie)回肚里去。
  我从黄昏跟到入夜,却总没找着合宜的时机在夜华跟前显chu *真身*| lai |*。* na *两个小书童时时di di 跟着他,跟得我分外huo *大。夜华他戌时末刻爬上的床 ,两个小书童宽了他的衣裳服侍他睡↓,熄灯后立了半盏茶的功夫,终于打着呵欠退↓去睡了。
  我吁chu *一口气*| lai |*,解了隐身的诀,坐在夜华的床 边,借着窗外的月光,先挨近细细瞧了瞧他,再shen chu *手*| lai |*隔着被子将他推醒。他嗯了一声,翻了个身,半坐起*| lai |*朦胧道:“chu *什么事了?”待kan清坐在他跟前的不是他的书童而是我时,他愣了。他木愣愣呆望着我,半晌,闭上眼睛复躺↓去,口中今口 han 糊道了句:“原*| lai |*是在做梦。”
  我心中哐啷一抖,急匆匆再将他摇起*| lai |*,在他开口之前先截住话头,问他:“你认得我?”我心知他必定不认得了,方才* na *句大约也只是被闹醒了随口一说,可总还揣着一丝念想,强不过要亲口问一问。
  他果然道:“不记得”,微皱了皱眉,大约瞌睡气终于散光了,顿了半(曰)ri ,道:“我竟不是在做梦?”
  我从袖子里掏chu *颗鸽蛋大小的夜明珠*| lai |*,好歹借着点亮光,拉过他的手蹭了蹭脸,笑道:“你觉得是在梦里头么?”
  他一张脸,竟渐渐Red(* hong *)了。
  我大为惊叹。转生后的夜华,原*| lai |*如此害羞的么?
  我挨着他坐得更近些,他往后靠了靠,脸又Red(* hong *)了Red(* hong *)。这样的夜华我从未见过,觉得新鲜得很,又往他跟前坐了坐,他gan 脆退到墙角了,明明一张White(颜色bai )净的面皮已Red(* hong *)透了,面上却还强装淡定道:“你是谁,你是怎么jin *的我房中的?”
  我想起从前kan的一段名戏,讲的是一个叫White(颜色bai )秋练的White(颜色bai )鲟精爱上一个叫慕蟾宫的少年公子,相思成疾,于是乎深夜相就,成其一段好事。夜华这么,令我起了一丝捉弄之心,遂掩面忧郁道:“妾本是青丘一名小仙,几(曰)ri 前↓界冶游,慕郎君风采,于郎君结念,甚而为郎憔悴,相思成灾,是以特*| lai |*与郎一夜 巫山。”末了再今口 han 羞带怯瞟他一眼。这个话虽麻得我身上一阵jin 似一阵,但瞟他的* na *个眼风,我自以为使得很好。
  他呆了一呆。半晌,脸色血Red(* hong *),掩着袖子咳了两声道:“可,可我只有十一岁。”
  ……
  一柱香的时辰很快便过了。转世的夜华比他寻常要有趣很多。kan*| lai |*这个凡世的柳家教养孩子,比九重天上孤零零坐着奠君教养得法些。我略略放宽了心。
  我未同他说什么因果前世,他也信了我确然只是一个于偶然间为他的风采倾倒,动了凡心种了情根暗暗思慕上他的小仙。只不过一直纠结于自己不过十一岁而已,是怎么将我这kan*| lai |*已超了豆蔻年华许多的女神仙倾倒了的,且自己还残了只手。
  于是乎劝服他的这个过程分外艰辛。
  我期待他能像一般孩子* na *么好哄,但他这辈子投生投的是个神童,将要是个才子。才子这等人向*| lai |*要比一般人更难得说动些,于是我只能指天指di 发誓做保,时不时还须得配上些* rou *弱怅然的眼风,低泣两声,这么一通闹腾,终归使他相信了。
  临别时我们彼此换了定情物,我给他的是当初↓界帮元贞渡劫时他送的* na *个珠串。这个珠串能保他平安。我不能常陪着他,他带上这个珠串也可叫我不* na *么忧心。他将脖子上套的玉佩取↓*| lai |*,套在我脖子上了。我凑到他耳边,不忘将大事再嘱托一遍:“万不能娶旁的女子,得空了我便多*| lai |*kan你,等你长大了,我就*| lai |*嫁给你。”他Red(* hong *)着脸镇定di 点头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