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我醒过*| lai |*时,殿中暗着,夜华仍睡得很沉。这么一醒过*| lai |*便能见着他,我觉得很yuan *满。
  我微微向上挪了些,抵着他一张脸细细端详。他这一张脸神似我师父墨渊,我却从未将他认做墨渊过,如今瞧*| lai |*,也有些微的不同。譬如墨渊一双眼便不似他这般漆black(hei ),也不似他这般古shui *无波。
  墨渊生得这么一张脸,我瞧着是无上尊崇的宝相庄严,夜华他生得这么一张脸,我最近瞧着,却总能瞧chu *几分令自个儿心神一dang 的难言之色。
  我抵着他的脸kan了许久,kan了一阵后瞌睡便又*| lai |*了。我只道他沉睡着,翻了个身打算再去眯一会儿,却被他手shen 过*| lai |*一把捞jin *怀中。我一惊。他仍闭着眼睛道:“你再kan一会儿也无妨的,kan累了便靠在我怀中躺一会儿罢,墙角终归没我怀里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和。”
  我耳根子一Red(* hong *),讪讪gan 笑了两声,道:“你脸上有个蚊子,咳咳,正要帮你捉*| lai |*着,你这么一说话,把它吓走了。”
  他哦了一声,道:“不错,你竟还有力气起*| lai |*帮我捉蚊子。”一个使力将我抱到了他的身上:“起*| lai |*还是再睡一会儿?”
  我一只手抵着他的肩膀,注意不压着他太甚,一只手*着鼻头道:“睡倒是还想睡,可身上nian nian糊糊的,也睡不大着了,叫他们顶两桶shui *jin **| lai |*,我们先沐个浴再接着睡罢。”
  他起身披了件衣裳↓床 ,去唤小仙娥抬shui *了。
  经了这一夜 ,我觉得夜华他身上的伤大约已好得差不多,便放了大半的心,琢磨着寻常瞒着他添jin *他茶shui *的养生补气的丹药,也该适时减些分量了。
  我同夜华* na *一纸婚约,天君不过文定之时送了些小礼,尚未过聘。我在心中计较着,已排好(曰)ri 子让阿爹暗di 里去敲打敲打天君,催他尽早过聘选(曰)ri 子,唔,当然,最好是选在九月初二。
  夜华如今没剩多少的修为,我担心他继天君之位时过不了九道天雷八十一道荒huo *的大业。自古以*| lai |*这个大业便是继任天君和继任天后一同*| lai |*受,我便想着快些同他成婚,届时受这个大业时我便能代他受了。如今我身上的修为,虽当初封印擎苍时折了不少,但独个儿受个天雷荒huo *的,大约也还受得起。但到时候怎么将夜华骗倒,不许他chu **| lai |*,倒是个问题。夜华他显见得没我年轻时* na *么好骗的。
  我想了许多,沐浴过后便渐渐di 入睡,本以为这一桩桩一件件事已理得顺风顺shui *,却没想到一觉醒*| lai |*之后,夜华一席话却生生打翻了我这个算盘。
  他将我搂在怀中,闷闷道,九月初二是不行了,我们这一趟大婚,至少还须得缓上两个多月。
  因他这两个多月,要↓凡历一个劫。
  这一个劫,同* na *四头凶兽有tuo *不了的gan 系。
  自阿爹当年被* na *四头畜生伤了后,我便有些不待见他们。初初我倒也自省过自己气量狭小,如今却觉得,这一番不待见,不待见得很有道理。
  说夜华虽是奉天君的命去瀛洲毁的神芝草,但天君并未令他砍了父神留↓的* na *四头凶兽。父神身归混沌这么多年,用过的盘碗杯碟,即便缺个角的都被他们天族的扛上九重天供着了,更遑论这注了父神一半神力的四头凶兽。
  夜华毁了神芝草,是件大功德,砍了* na *四头守草的凶兽,却是件大罪过,功过相抵,还余了些罪过没抵掉,便有了他↓凡历劫的这个惩罚。
  所幸三千大千世界中的十亿数凡世,天君老儿给夜华挑的这个凡世,它* na *处的时辰同我们四海八荒的神仙世界差得不是一星半点。我们这处一(曰)ri 的时辰,它们* na *处便满打满算的一年。是以夜华虽正经di ↓去轮回转世历六十年的生死劫,也不过只同我分开两个多月罢了。
  但即便只同夜华分开两三个月,我也很舍不得。我不晓得自己对他的这个心是何时至此的,但将这个心思揣在怀中,我觉得甜蜜又惆怅。
  大约我同夜华今年双双的流年不利,才无福消受这共结连理的好事。想到这里,我叹了一叹,有些萧瑟。
  夜华道:“你愿意等我两个月么?”
  我掐指算了算,道:“你八月初↓界,要在* na *处凡世里待上两个多月,唔,将婚期挪到十月吧,十月小陽春,桃李竟开,也是个好时候。”想了想又担忧道:“虽于我只是短短两个月,于你却也是极漫长的一生,司命给你写的命格你有否kan过?”
  上回司命给元贞写的* na *个命格,我有幸拜读后,深深为他的文采折服。
  我受少辛的托,去凡界将元贞的命格略略搅了一搅,没能让司命他费心安排的一场大戏正经摆chu **| lai |*,难保他没在心中将我记上一笔。若因此而让他将这一笔报在夜华身上,安排chu *一段**四角多角情……我打了个冷颤。
  夜华轻笑一声,亲了亲我额角道:“我↓界的这一番命格非是司命*| lai |*写,天君与诸位天尊商议,令司命星君将命薄上我* na *一页留了White(颜色bai ),因缘如何,端kan个人的造化。”
  我略略宽了心,为保险起见,还是款款嘱咐:“你这一趟↓界历劫,即便喝了幽冥司冥主殿中的忘川shui *,也万不能娶旁的女子。”他没说话,我踌躇了一会儿,道:“我什么都不担心,就怕,呃,就怕你转生一趟受罚历劫,却因而惹些不相gan 狄flower (hua )上*| lai |*。你,你大约也晓得,我这个人一向并不深明大义,眼睛里很容不得沙子。”
  他拨开我垂在耳畔的头发,** fu **着我的脸道:“如今连个桃flower (hua )的影子都没有,你便开始醋了?”
  我讪讪咳了两声,我信任夜华的情意,他若转生也能记得我,我自然无需这般未雨绸缪。可仙者↓界历劫,一向有个变态 的规矩,须得灌* na *历劫的仙者一大碗忘川shui *,忘尽前尘往事,待归位后才能将往常诸般再回想起*| lai |*。
  他拢了拢我的发,笑道:“若我* na *时惹了桃flower (hua )回*| lai |*,你待怎么?”
  我想了想,觉得是时候放两句狠话了,遂板起一张脸*| lai |*,陰恻恻状道:“若有* na *时候,我便将你抢回青丘,囚在狐狸hole(dong )中,你(曰)ri (曰)ri 只能见着我一个,用膳时只能见着我一个,kan书时只能见着我一个,作画时也只能见着我一个。”
  他眼中亮了一亮,手拨开我额前发丝,亲着我的鼻梁,沉沉道:“你这样说,我倒想你现在就将我抢回去。”
  —————————————————————————————————————————
  八月十五闹中秋,广寒宫里年前的桂flower (hua )酿存得老熟了,嫦娥令吴刚在砍树之余挑着酒坛子,第一天到第三十六天的宫室挨个儿送了一壶。我将送到洗梧宫的这壶温 了温 ,同夜华各饮了两盅,算是为他↓界践行。
  我原本想跟在他身旁守着,他不允,只让我回青丘等着他。
  夜华不愿我跟着,大约是怕我在凡界处处回护他,破戒使术法,反噬了自己。但我觉得能让他少受些磨难,被自个儿的法术反噬个一两回也没怎的。遂盘算着先做段戏回青丘,令他放心,待他喝了忘川shui *转世投生后,我再厚颜些,找到他跟前去。
  爱一个人便是这样了,处处都只想着所爱之人好,所爱之人好了,自己便也好了。这正是情爱的妙处,即便受罪吃苦头,倘若心里头有一个人揣着,天大的罪天大的苦头,也不过一场甜蜜的煎熬。
  司命星君做给我一个人情,同我指了条通往夜华的明路。
  夜华历劫的这一世,投身在江 南一个世代书香的望族,叔伯祖父皆在庙堂上占着要职。
  司命兴致bo (孛力)bo (孛力),啧啧赞叹,说依他多年写命格写chu **| lai |*的经验之谈,这种家庭chu *身的孩子将*| lai |*必定要承袭他父辈们的衣钵,凭一枝笔秆子翻云覆雨于朝野之巅,而夜华向*| lai |*拿惯了笔杆子,这个生投得委实契合。
  但我晓得凡界此种世家大族最讲究体统,教养孩子一板一眼,忒无趣,教养chu *的孩子也一板一眼,忒无趣,全不如乡野间跑大的孩子*| lai |*得活泼乖巧。夜华本就不大活泼,我倒不指望他转个生就能转chu *活络的* xing *子*| lai |*,只是担忧他童年在这样的世家里,会过得寂寥空落。
  夜华投的这一方望族姓柳,本家大少爷夫人的肚子争气,将他生做了长孙,取名柳映,字照歌。我不大爱这个名,觉得文气了些,同英姿bo (孛力)bo (孛力)的夜华没一丝合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