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从前在青丘的时候,一大早被夜华拖着散步,围着狐狸hole(dong )近旁的shui *潭竹林走几圈,多是他问我午饭想用些什么,我们就这个事*| lai |**| lai |*回回磋商一番,路过迷谷的茅棚时,就顺道叫迷谷去弄些新鲜的食材。
  近*| lai |*在天上,膳食不用夜华操心,他便又另外养chu *个兴趣,爱好在散步的时候听我讲讲头天kan的话本子。我翻这些闲书一向只打发个时间,往往一本翻完了,到头*| lai |*却连书生小姐的名都记不全,只约略晓得是个甚么故事。
  但夜华既有这个兴趣,我再翻这些书便分外上心些,好第二天讲给他听。几(曰)ri ↓*| lai |*,觉得在说书一途上,本上神颇有天分。
  七月十七,灵山上的法会毕。算起*| lai |*团 子也该回天宫了。
  七月十七的夜里,凉风习 习 ,月亮上的桂flower (hua )开得早,桂flower (hua )味儿一路飘上九重天。
  我同夜华坐在瑶池旁的一顶亭子里,亭子上头打了几个灯笼,石头做的桌子上放了盏桐油灯。夜华左手握着笔,在灯↓绘一副阵法图。
  当初我拜师昆仑虚,跟着墨渊学艺时,阵法这门课业经受两万年的考验,甚荣幸di 超过了道法课佛法课,在诸多我深恶的课业中排了个第一。我一见着阵法图,不仅头痛,body(* quan | shen *)都痛。于是只在旁欣赏了会儿夜华握笔的手指,便歪在一张美人靠上闭目养神去了。
  方一闭眼,就听到远处传*| lai |*团 子清越的童声,娘亲娘亲di 唤我。
  我起身一kan,果真是团 子。
  他着了件碧莹莹的小衫子,一双小手拽着个布套子抗在左肩上,* na *布套子瞧着ting *沉的。他抗着这个布套子走得歪歪斜斜,夜华停了笔,走到亭子胆阶旁瞧他,我也↓了美人靠踱过去瞧他。他在百*| lai |*十步外又喊了声娘亲,我应着。他放低fei *fei *的小身子慢慢蹲↓*| lai |*,将抗在肩膀上的布套子小心翼翼卸到di 上,抬起小手边擦脸上的汗边嚷着:“娘亲,娘亲,阿离给你带了灵山上的果蔗哦,是阿离亲自砍↓*| lai |*的果蔗哦……”想了想又道:“阿离都是挑的最大最壮的砍↓*| lai |*的,嘿嘿嘿嘿……”嘿完了转身握着封好的口,甚吃力di 拖着* na *布套子一步一步朝我们这方挪。
  我本想过去帮一帮忙,被夜华拦住道:“让他一个人拖过*| lai |*。”
  我一颗心尽放在团 子身上了,没留神一丛叫不上名字的flower (hua )丛后头突然闪chu *个人影*| lai |*。这个人影手中也提着一只布套子,却比团 子拖的* na *一只小上许多。
  他两三步赶到我们跟前,灯笼* rou ** rou *的光晕底↓,一张ting *标志的小White(颜色bai )脸呆了一呆。
  团 子在后头嚷:“成玉成玉,* na *个就是我的娘亲,你kan,我娘亲她是不是很漂亮?”
  唔,原*| lai |*这个标志的小White(颜色bai )脸就是* na *位十分擅长在老虎尾巴上拔mao *,太岁头上动土的成玉元君。
  成玉元君木愣愣望着我,望了半天,shen chu *手*| lai |*& nie (一种手法)了& nie (一种手法)自个儿的大* tui *,痛得呲了呲牙,呲牙的这个空隙中,他(bie)chu *几个字*| lai |*:“君上,小仙可以*一*娘娘么?”
  夜华咳了一声。我惊了。
  这成玉虽宽袍广袖,一身男子的装束,他说话的声调儿却* rou *ruan (车欠)的,xiong 前也波涛汹涌,忒有起伏,一星半点儿也瞧不chu *是个男子。依本上神女扮男装许多年扮chu **| lai |*的英明之见,唔,这成玉元君原是个女元君。
  夜华尚没说什么,团 子便蹭蹭蹭跑过*| lai |*,挡在我的跟前,昂头道:“你这个见到新奇东西就想*一*的癖* xing *还没被三爷爷根治过*| lai |*么,我娘亲是我父君的,只有我父君可以*,你*什么*?”
  夜华轻笑了一声,我抬眼望了回亭子上挂的灯笼。
  成玉脸绿了绿,委屈道:“我长这么大,头一回见着一位女上神。*一*都不成么?”
  团 子道:“heng(哼哈二将)。”
  成玉继续委屈道:“我就只*一↓,只一↓,都不成么?”
  团 子继续道:“heng(哼哈二将)。”
  成玉从袖子里*chu *块帕子,擦了擦眼睛道:“我年纪轻轻的,平White(颜色bai )无故被提上天庭做了神仙,时时受三殿↓的累,这么多年过得凄凄凉凉,也没个盼头,平生的愿望就是见到一位女上神时,能够*一*,这样一个小小的念想也无法yuan *满,司命对我忒残酷了。”
  她这幅悲摧模样,真真如丧考妣。我脑子转得飞快,估*她口中的三殿↓,团 子口中的三爷爷,正是桑籍的di di ,夜华的三叔连宋君。
  团 子张了张嘴,望了望我,又望了望他的父君,挣扎了半(曰)ri ,终于道:“好吧,你*吧,不过只准*一↓哦。”
  夜华瞟了成玉一眼,重回到石桌跟前绘他的图,提笔前轻飘飘道:“当着我的面调戏我老婆,诓我儿子,成玉你近(曰)ri 越发chu *息了嘛。”
  成玉喜滋滋抬起的手连我衣角边边也没沾上一分,老实巴交 di 垂↓去了。
  团 子将* na *沉沉的布套子一路拖jin *亭子,像模像样di (jie kai),果然是斩成段的果蔗。他挑chu **| lai |*一段尤其fei *壮的递给我,再挑chu *一段差不多fei *壮的递给他父君。但夜华左手握着笔,右手又坏着,便没法*| lai |*接。
  团 子蹭过去,踮起脚尖*| lai |*抱着他父君* na *没知觉的右手,皱着鼻子pa 口拍嗒掉↓*| lai |*两颗泪,氤着哭声道:“父君的手还没好么,父君什么时候能再抱一抱阿离啊。”
  我鼻头酸了一酸。折颜说他的手万儿八千年di 再也好不了了,他瞒着团 子,瞒着我,该怎么便怎么,自己也并不大kan重。我为了配合他演这一场戏,便只得陪着他不kan重。但我心里头其实很介怀这个事。可木已成舟,再伤怀也无济于事,我在心头便暗暗有了个计较,从今往后,我便是他的右手。
  夜华放↓笔头*| lai |*,单手抱起团 子,道:“我一只手照样抱得起你,男孩子动不动就落泪,成什么体统。”眼风里扫到我,似笑非笑道:“我虽然一向觉得美人今口 han 愁别有风味,你这愁今口 han 得,唔,却委实苦了些。我前(曰)ri 已觉得这条胳膊很有些知觉,你莫担心。”
  我在心中叹了一叹,面上做chu *欢喜神色*| lai |*,道:“我自然晓得你这胳膊不久便能痊愈,却不知痊愈后能不能同往常一般灵活。你描得一手好丹青,若因此而做不了画,往后我同团 子描个像,还须得去劳烦旁人,就忒不方便了。”
  他低头笑了声,放↓团 子道:“我左手一向比右手灵便些,即便右手好不了也没大碍。不然,现在立刻给你描一副?”
  我张了张嘴巴。不愧是天君老儿选chu **| lai |*继他位的人,除了打打杀杀的,他竟还有这个本事。
  一直老实巴交 颓在一旁的成玉立刻精神di 凑过*| lai |*,道:“娘娘风采卓然,等闲的画师都不敢落笔的,怕也只有君上能将娘娘的仙姿绘chu **| lai |*,小仙这就去给君上取笔墨画案。”
  这成玉忒会说话,忒能哄人开心,这一句话说得我分外受用,遂抬了抬手,准了。
  成玉*| lai |*去一阵风di 架了笔墨纸砚并笔洗画案回*| lai |*,我按着夜华的意思抱着团 子歪在美人靠上,见成玉闲在一旁无事,便和善di 招她过*| lai |*,落坐在我旁边,让夜华顺便将她也画一画。
  团 子靠在我怀中一扭一扭的。
  夜华微微挑了挑眉,没说什么。落笔时却朝我淡淡一笑,他这一笑映着Behind(shen hou)黛black(hei )奠幕,* rou ** rou *的烛光,仿若三千世界齐放光彩,我心中一dang ,hot(英文:hot,中文:re )意沿着耳根一路铺开。
  即便右手丝毫不能动弹,他用墨敷色的姿态也无一不潇洒漂亮。唔,我觉得我选夫君的眼光真不错。
  这幅图绘完时,我并未觉着用了多少时辰,团 子却已靠在我怀中睡着了。成玉凑过去kan,敢言不敢怒,哭丧道:“小仙坐了这么许久,君上圣明,好歹也画小仙一片衣角啊。”
  我抱着团 子亦凑过去kan。
  夜华左手绘chu **| lai |*的画,比他的右手果然丝毫不差。倘若让二哥晓得他这个大才,定要引他为知己。
  我一动一挪,闹得团 子醒了,眨巴眨巴眼睛就从我膝盖上溜↓去。他瞧着这画,哇哇了两声,道:“成玉,怎么这上头没有你。”
  成玉哀怨di 瞟了他一眼。
  我见成玉这模样怪可怜的,挨了挨她的肩头,安** fu **道:“夜华他近(曰)ri 体力有些不济,一只手画这么些时候也该累了,你多体谅。”
  成玉右手拢在嘴前咳了两声:“体、体力不济?”
  夜华往笔洗里头扔笔的动作顿了顿,我眼见着一枚White(颜色bai )玉雕flower (hua )的紫毫在他手中断成两截。
  咳咳,说错话了。
  团 子很傻很天真di 望着成玉,糯着嗓音道:“体力不济是什么意思?是不是父君他虽然抱得起阿离却抱不起娘亲?”
  我呵呵gan 笑了两声,往后头退了一步。* na *一步还未退得踏实,猛然天di 就掉了个个儿。待我回过神*| lai |*,人已经被夜华扛上了肩头。
  我震惊了。
  他轻飘飘对着成玉吩咐道:“将这桌上的收拾了,你便送阿离回他殿中歇着。”
  成玉拢着袖子道了声是,团 子一双小手蒙着眼睛,对着他直嚷采flower (hua ) 贼采flower (hua ) 贼。成玉心虚di 探手过去捂团 子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