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四哥的这一番话,我在心中仔细过了一遭。这一遭,过得我万余年也不曾惴惴过的心十分惴惴。
  四哥说得不错,我虽一直想给夜华娶几位貌美的侧妃,可小辈的神仙们见多了,竟没觉得有一个配得上夜华的。
  若我当真是对夜华动了心……我White(颜色bai )浅这十四万余年是越活越回去了,竟会对个比我小九万岁,等闲该叫我一声老祖宗的小子默默动一回心。
  我立在空dang dang 的楼中计较了半(曰)ri ,感叹了半(曰)ri ,嘘唏了半(曰)ri ,到底没耗chu *个结果*| lai |*。
  今(曰)ri 这大半(曰)ri 的几顿折腾也煞费精神,虽心中仍惴惴着,依旧合衣到床 上躺了一躺。却不想躺得也不安生。一闭眼,面前一派black(hei )茫茫中便呈chu *夜华苍White(颜色bai )的脸*| lai |*。
  我在床 榻上翻覆了半个多一个时辰,虽不晓得是不是对夜华动了心,可四哥* na *一番话让我琢磨明White(颜色bai )过*| lai |*,九重天上暂且还与我有着婚约但子夜华,他在我心中占的位置是个不大一般的位置。
  我左思右想,觉得同夜华解除婚约这个事可以暂且先缓一缓,一切静观其变。他今↓午* na *一通的莫名其妙,唔,想起*| lai |*便令人头疼,也暂不与他计较了。今夜便先拿chu *上神的风度*| lai |*,去他* na *处取结魄灯时,放↓架子同他好好和解了。
  是夜,待我*到夜华↓榻的* na *处寝殿时,他正坐在院中一张石凳上饮酒。旁的石桌上摆了只东岭玉的酒壶,石桌↓已横七竖八倒了好几个酒坛子,被一旁的珊瑚映着,焕chu *莹莹的绿光。昨(曰)ri 团 子醉酒时,奈奈曾无限忧愁di 感叹,说这小殿↓的酒量正是替了他的父君,十分di 浅。
  我从未与夜华大饮过,是以无从知晓他的酒量。见今他脚底↓已摆了一二三四五五个酒坛子,执杯的手却仍旧稳当,如此kan*| lai |*,酒量并不算浅么。
  他见着我,愣了愣,左手抬起*| lai |*rou了rou额角,随即起身道:“哦,你是*| lai |*取结魄灯的。”起身时body(* shen | ti *)狠狠晃了一晃。我赶jin shen 手去扶,却被他轻轻挡了,只淡淡道:“我没事。”
  西海shui *君劈给他住的这处寝殿甚宏伟,他坐的* na *处离殿中有百*| lai |*十步路。
  他面上瞧不chu **| lai |*什么大动静,只一张脸比今(曰)ri ↓午见的还White(颜色bai )几分,衬着披散↓*| lai |*的漆black(hei )的发丝,显得有些憔悴。待他转身向殿中走去,我便也在后头隔个三四步跟着。
  他在前头走得十分沉稳,仿佛方才* na *一晃是别人晃的,只是比往常慢了一些,时不时di 会抬手rourou额角。唔,kan*| lai |*还是醉了。连醉个酒也醉得不动声色的,同他* na *副* xing *子倒也合衬。
  殿中没一个ci hou的,我随便拣了张椅子坐↓,抬头正对上他沉沉的目光。
  他一双眼睛长得十分凌厉漂亮,眼中一派深沉的black(hei ),面上不笑时,这一双眼望人很显冷气,自然而然便带chu *几分九重天上的威仪。
  虽然我察言观色是一把好手,可读人的目光一向并不怎么好手。但今(曰)ri 很邪行,我同他两两对望半晌,竟叫我透过冷气望chu *他目光中的几分颓废和怆然*| lai |*。
  他将目光移向一旁,默了一会儿,翻手低念了两句什么。
  我楞楞di 盯着他手中突然冒chu **| lai |*的一盏桐油灯,稀奇道:“这就是结魄灯?瞧着也忒寻常了些。”
  他将这一盏灯放到我的手中,神色平淡道:“置在叠雍的床 头三(曰)ri ,让这灯燃上三(曰)ri 不灭,墨渊的魂便能结好了。这三(曰)ri 里,灯上的huo *焰须仔细呵护,万不能图便利就用仙气保着它。”
  * na *灯甫落在我掌中,一团 熟悉的气泽迎面扑*| lai |*,略略沾了些Red(* hong *)尘味,不大像是仙气,倒像是凡人的气泽,我一向同凡人并没什么交 情,这气泽却熟悉至斯,叫我愣了一愣。恍一听到他* na *个话,便只点头道:“自然是要仔细呵护,半分马虎不得的。”
  他默了一忽儿,道:“是我多虑了,照顾墨渊你一向很尽心尽责。”
  这结魄灯是天族的圣物,按理说应当由历届奠君供奉,九重天上* na *等板正的di 方,这规矩自然不能说改就改。天君尚且健在,夜华也不过顶个太子的衔,结魄灯却在他的手中存着,叫我有些疑惑。天宫不像青丘,更不像大紫明宫,立的规矩很森严,一族的圣物向*| lai |*并不大好外借。若我上天宫找天君借这圣物,已打好了将九重天欠青丘的债一笔勾消的算盘。此番夜华竟能这么容易将灯借给我,叫我有点感动,遂持着灯慷慨道:“你帮了我这样大一个忙,也不能叫你太吃亏,你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同我说,若我能帮得上你的忙,也会尽力帮一帮。”
  他靠坐在对面椅子上,神情疲惫,微皱着眉头道:“我没什么想要的。”
  他这神态kan得我心中一抽。此前没得着四哥训诫,当我心中这么一抽时只觉莫名其妙。但今时不同往(曰)ri ,我刚受了四哥的点化,只往* na *不像样的方面迈上一步微微一探,心中已通透了七八分。这七八分的通透通得我甚悲摧。所幸仍旧有丝清明很长jin *di 在垂死挣扎。
  我讪讪道:“真没什么想要的?没什么想要的我就先回去了。”
  他猛抬头,望了我半晌,神情依然平淡,缓缓道:“我想要的?我想要的至始至终不过一个你罢了。”
  今夜果然十分邪行,听得他面不改色的一番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麻话,我竟并未觉得多么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麻,反是心中一动,虽不够砰然,却也是一大动。待反应过*| lai |*在这一大动后说了句什么话,我直yu (谷欠)一个嘴巴子将自己抽死。
  咳咳,我说的是:“你想与本上神一夜 风流 ?”
  所幸待我反应过*| lai |*时夜华他尚在茫然震惊之中,我面上一派huo *Red(* hong *),收拾了灯盏速速告退。脚还没跨chu *门槛,被他从后头一把搂住。
  我抬头望了回房梁,White(颜色bai )浅,你真是自做孽,不可活。
  夜华周身的酒气笼得我一阵阵犯晕,他搂我搂得十分jin ,被他这样一搂,方才的躁动不安一概不见了,脑中只剩桃flower (hua )般灿烂的烟霞,像是元神chu *了窍。保不准元神真chu *窍了,因为接↓*| lai |*我qing bu zi jin 又说了句欠抽的话。
  咳咳,我说的是:“在大门口忒不像样了些,还是去床 榻上吧。”说了这个话后,我竟然还& nie (一种手法)个诀,将自己变回了女身……
  直到被夜华打横抱到里间的床 榻上,我也没琢磨明White(颜色bai )怎么就说了* na *样的话,做了* na *样的事。他今夜喝了许多酒,竟也能打横将我抱起*| lai |*,走得还很稳当,我佩服他。
  我躺在榻上茫然了一阵,突然悟了。
  我一直纠结对夜华存的是个什么心,即便经了四哥滇点,大致明White(颜色bai )了些,但因明White(颜色bai )得太突然,仍旧十分纠结。但我kan凡界的戏本子,讲到* na *书生小姐才子佳人的,小姐佳人们多是做了这档事情才认清楚对书生才子们的真心。兴许做了这个事后,我便也能清清楚楚,一眼kan透对夜华存的心思了?
  他俯身压↓*| lai |*时,一头漆black(hei )的发丝铺开,挨得我的脸有些yang (羊羊羊)。既然我已经顿悟,自然不再扭& nie (一种手法),半撑着身子去剥他的衣裳,他一双眼睛深深望着我,眼中闪了闪,却又归于暗淡。我被他这么一望,望得手中一顿,心中一jin 。他将我拽着他腰带的手拿开,微微笑了一笑。脑中恍惚闪过一个影子,似浮云一般影影绰绰,仿佛是一张青竹的床 榻,他额上微有汗滴,靠着我的耳畔低声说:“会有些疼,但是不要怕。”可我活到这么大把的年纪,什么床 都躺过,确然是没躺过青竹做的床 榻的。* na *↓方的女子面容我kan不真切,似一团 雾笼了,只瞧得chu *约莫一个轮廓,可* na *细细的抽气声,我在一旁茫然一听,却委实跟我没两样。我一张老脸腾di Red(* hong *)个gan 净,这这这,这难道是(曰)ri 有所思夜有所想?我对夜华的心思竟已经,已经龌龊到了这个di 步了?
  我哀伤di 回神,预备*着心口唏嘘两声,这一*不打jin ,我低了眼皮一kan,娘嗳,我* na *一身原本穿得稳稳当当的衣裳哪里去了?
  他仍俯在我的上方,眼中一团 huo *烧得十分hot(英文:hot,中文:re )烈,面上却淡淡di :“你这衣裳实在难tuo *,我便使了个术。”
  我(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笑道:“你该不是忍不住了吧。”
  殿中夜明珠十分* rou *和,透过幕帐铺在他white(* bai se *)的肌肤上,这肤色有些像狐狸hole(dong )中我常用的茶杯,倒也并不娘娘腔腔,肌理甚分明,从xiong 膛到腰腹还划了枚极深的刀痕,kan着十分英气。唔,夜华有一副好身材。
  他沉声到我耳边道:“你说得不错,我忍不住了。”
  半夜醒过*| lai |*时,脑子里全是浆糊。* na *夜明珠的光辉大约是被夜华使了个术法遮掩住了。我被他搂在怀中,jin jin 靠着他的xiong 膛,脸就贴着他xiong 膛处的* na *枚伤痕。
  回想昨夜,只还记得头顶上起伏的幕帐,我被他折腾得模糊入睡之时,似乎他还说了句:“若我这一生还能完完整整得到你一次,便也只今夜了,即便你是为了结魄灯,为了墨渊,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na *话我听得不真切,近(曰)ri 脑子里又经常冒chu **| lai |*些莫名的东西,便也不大清楚是不是又是我的幻觉。
  即便我同他做了这件事,遗憾的是,却也没像* na *些戏本子中的小姐佳人一般,灵光乍现茅塞顿开。这令我头一回觉得,凡界的* na *些个戏本子大约较不得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