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本上神料得不错,这位贵客的阶品确然没折颜* gao *,供着的* na *份职也确然比折颜重了不少。
  这位贵客,正是尚且同我怄着气的,九重天上奠君太子夜华君。
  我jin **| lai |*时,他正以手支颐,靠在一张紫檀木雕flower (hua )椅上,神色恹恹di ,微皱着眉头,一张脸苍White(颜色bai )如纸。衣裳仍旧是上午穿的* na *身常服,头发也未束,仍旧同他在青丘一般,只拿一根black(hei )色的帛带在发尾处绑了。
  我左右扫了眼,大殿中并不见西海shui *君,再省起一揽芳华跟前他抱着团 子同我说的* na *番话,气血猛di 上翻,鼻子里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便转身拂袖yu (谷欠)走。
  我同他相距不过六七八步,拂袖时隐约Behind(shen hou)风动,反应过*| lai |*时却已被他一把拽住。
  因我拂袖yu (谷欠)走乃是真的要走,并不是耍耍flower (hua )槍,他*| lai |*拽我这个动作,若只轻轻di 一拽,定然拽不动的。
  他想必也很懂得这个道理,是以* na *一拽,乃是重重的一拽。我今(曰)ri 考虑事情不大周全,并没料到他竟能有如此胆量,不将我这苦修十四万年的上神气度放在眼中,*| lai |*拦一拦我。是以,一个不留神,便被他拽得一个趔趄,直直di 撞jin *他怀中。
  我仙气凛然di 将他撞得退了三四退,直抵着大殿中间* na *根硕大的shui *晶yuan *柱子。他却jin jin 抿住**,死不放手,眼睛里一派汹涌的black(hei )色。
  他手劲忒大,我挣了半(曰)ri 愣没挣开,正yu (谷欠)使chu *个术法*| lai |*,他却一个反转,锁住我hands(* shuang * shou *),body(* shen | ti *)贴过*| lai |*,将我jin 压在柱壁上。
  这姿态委实是个惨不忍睹的姿态,我当初在凡界时kan过一本彩绘的春宫,中间有一页就这么画的。
  神思游走间忽觉脖颈处微微一痛。他他他,他竟咬上了,* na *牙齿,* na *牙齿也忒锋利了些!!!
  我被他这么天时di 利人和di 使力一压,全不能fan kang 。他气息沉重,唇舌在我脖颈间缓缓游走,我心中一派清明,body(* shen | ti *)却止不住。莫名的情绪扑面而*| lai |*,一hands(* shuang * shou *)越发di 想挣tuo *,可挣tuo *却并不是为了推开,隐约,这一hands(* shuang * shou *)像要tuo *离我的掌控,jin jin di 搂住他。
  脑海中隔了千山万shui *响起一个声音,飘飘渺渺的,他说:“若我什么都没了,你还愿意跟着我么?”立刻有女子轻笑回道:“除了墙角里* na *把剑,你原本就什么都没有,便是* na *把剑,除了劈劈柴烤烤野味也没什么旁的大作用,我不也没嫌弃你。”
  这没头没脑的一字一句将我原本清明的灵台搅得似一锅浆糊,从头发尖到脚趾尖都不是自己的了,心底里溢chu *仿佛等了千百年的,这牢牢锁住我,令我动弹不得。他一只手打开我的前襟,gun tang的唇从锁骨一路移↓*| lai |*,直到心口处。因喂了墨渊七万年的心头血,我心口处一直有个寸长的刀痕,印子极深。他锁住我hands(* shuang * shou *)的左手微微一僵,却锁得更jin ,**一遍又一遍滑过我心口上的伤痕。我仰起头*| lai |*闷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他吻的* na *处却从内里猛传*| lai |*一阵,竟比刀子扎↓去还厉害。
  这痛牵回我一丝神智,body(* quan | shen *)都失了力气般,整个人都要顺着柱壁滑↓去。
  他终于放开手。我一hands(* shuang * shou *)甫得自由 ,想都没想,照着他的脸先甩了一巴掌过去。可叹这一巴掌却未能甩到实处,半途被他截住,又被拽jin *他怀中。他右手探jin *我尚未合拢的衣襟,压在心口处,脸色仍是纸般的苍White(颜色bai ),一双眼却燃得灼灼。
  他道:“White(颜色bai )浅,你这里,可有半点我的位置?”
  他这一句话已问了我两次,我却实在不知如何回他。他在我心中自然有位置,我却不知,他说的位置与我说的位置,是不是同一回事。近两(曰)ri ,si 禾厶↓里我自己也在默默di 思量,他在我心中占着的这个位置,到底是个什么位置。想*| lai |*想去,却总是头痛。
  他贴在我xiong 口的gun tang的手渐渐冰凉,眼中灼灼的光辉也渐渐暗淡,只余一派深沉的black(hei ),半晌,移开手掌,缓缓道:“你等了这么多年,不过是等* na *个人回*| lai |*,既然* na *个人已经回*| lai |*了,你这里,自然不能再给旁人挪chu *位置*| lai |*,是我妄想了。”
  我猛di 抬头kan他:“你怎么知道墨渊回*| lai |*了?”虽则不大明White(颜色bai )他说这一段话的意思,墨渊是墨渊他是他,墨渊回不回*| lai |*与他在我心中占个什么位置全没gan 系的。可墨渊回*| lai |*这桩事,按理说也只该折颜四哥和我三个人晓得,了不得再加一个迷谷一个毕方,他却又是从哪里听得的?
  他转头望向殿外,淡淡道:“回天宫前* na *夜,折颜上神同我提了提。方才去青丘寻你,半途又遇上了他,同他寒暄了几句。我不仅知道* na *个人回*| lai |*了,还知道为了让他早(曰)ri 醒*| lai |*,你一定会去天宫借结魄灯。”顿了顿,续道:“借到结魄灯呢,你还准备要做什么?”
  kan*| lai |*该说的不该说的折颜全与他说了。我撑着额头叹了一声,道:“去瀛洲取神芝草,渡他七万年修为,让他快些醒*| lai |*。”
  他蓦di 回头,* na *一双漆black(hei )的眼被苍White(颜色bai )的脸色衬得越发漆black(hei ),望着我半晌,一字一字道:“你疯了。”
  因每个仙的气泽都不同,神仙们互渡修为时,若渡得太多,便极易扰乱各自的气泽,凌乱修为,最后堕入魔道。而神芝草正是净化仙泽的灵草,此番我要渡墨渊七万年的修为,为免弄巧成拙,便须得一味神芝草*| lai |*保驾护航。将我这七万年的修为同神芝草一起炼成颗丹药,服给叠雍食了,估*不chu *三月,墨渊便能醒*| lai |*。
  因神芝草有这样的功用,当年父神担忧一些小神仙修行不走正途,将四海八荒的神芝草尽数毁了,只留东海瀛洲种了些。便是这些草,也着了浑沌、梼杌、穷其、饕餮四大凶兽kan着。父神身归混沌后,四大凶兽承了父神一半的神力,十分凶猛。尤记得当年炎华hole(dong )中阿娘要渡我修为时,阿爹去瀛洲为我取神芝草回*| lai |*后* na *一身累累的伤痕。似阿爹* na *般天上di ↓难得几个神仙可与他匹敌的修为,也被守神芝草的凶兽们缠得受了不轻不重的伤,我这一番去,他评得不错,倒像是疯子行径,估*许得捞个重伤*| lai |*养一养。
  他与我本就只隔着三两步,自他放开我后,我靠着* na *硕大的柱子也没换di 方。他不过一抬手便将我困在柱子间,一双眼全无什么亮色,咬牙道:“为了* na *个人,你连命也不要了么?”明明我才是被困住的* na *个,他脸上的神情,却像是我们两个调了个角儿。
  他这话说得稀奇,若我实在打不过* na *四头凶兽,掉头遁了就是。全用不着拿命去换的。左右取不回* na *神芝草,我便再守着师父七八千年罢了。
  但瞧着他* na *苍White(颜色bai )而又肃穆的一张脸,我却突然想起件十分jin 要之事。照我平素修行的speed(*su du*)*| lai |*kan,这么又是重伤又是少七万年修为的,少不得须耗个两三万年才缓得过*| lai |*。这两三万年里,便自然没* na *个能耐去受八十一道荒huo *九道天雷的大业继位天后,从未听说过哪一任天帝继位时未立天后的,若再让这婚约将我同他绑做一团 ,也终是不妥。
  我咳了声,仰头望着他道:“我们这一纸婚约,还是废了吧。”
  他晃了晃,道:“你说什么?”
  我拨开他的手,*索到旁的案几上灌了口茶,听到自己的声音gan gan 的:“这同你却没什么gan 系,原本也不过是当年桑籍做错了事,令我们青丘失了脸面,天君为了让两家有个台阶↓,才许了这么个不像样的约。此番便由我青丘*| lai |*退婚罢,咱们各各退一场,这前尘往事的,便也再没了谁欠谁。”
  他半晌没有动静,背对着我许久,才道:“今夜,你*| lai |*我房中一趟吧,结魄灯不在天上,在我这里。”话毕,仍未转身kan我一眼,只朝殿外走去,却差点撞上jin 靠着殿门的另一根shui *晶柱子。
  我gan 巴巴道了声:“当心。”
  他稳了稳身形,手** fu **着额角,淡淡道:“我一直都在妄想罢了,可我欠你多少,你欠我多少,命盘里怕早已乱成一团 理不清了。”
  他* na *一幅修长的背影,kan着甚萧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