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听了半(曰)ri ,总算让我弄明White(颜色bai ),夜华之所以发这么大脾气,乃是因这位东海的谬清公主,今夜竟吃了熊心豹子胆,妄图用一碗↓了情药的羹汤,*| lai |*【gou && yin】 他。奈何这味情药却没选好,叫夜华端着羹汤一闻便闻chu **| lai |*,情huo *没动成,却动了肝huo *。
  在夜华案前ci hou笔墨的小仙娥见chu *了这么大一桩事,依着天宫的规矩,赶jin 请*| lai |*了夜华后宫里唯一储着的这位侧妃娘娘。说到这里,便不得不竖起大拇指赞叹一声,夜华的这位素锦侧妃实乃四海八荒一众gan 后宫的典范,见着谬清↓药引诱自己的夫君,非但没生chu *半分的愤恨之心,反倒帮着这犯事的谬清公主求情。
  我jin **| lai |*拿扇子,正赶上他们闹到了一个段落,中场停歇休整。
  我既然已将这一番*| lai |*龙去脉理得完整,再听* na *跪在di 上的两个哭闹一阵便也没什么意思。凡界* na *些戏本子上演的这样的桥段,可比眼前这一场跌宕精彩得多。
  正好茶shui *也凉得差不多了,两三口喝完,我拿起折扇,便打算遁了。
  就在将遁未遁的这个节骨眼上,谬清公主却一把抱住我的* tui *,凄然道:“这位娘娘,谬清上次错认了您,但您帮过谬清一次,谬清一直铭记在心,此番谬清求您,再帮谬清一次罢。”
  我默了一默,转身无可奈何与夜华道:“既然谬清公主跪了我,叫我再跪回去我又拉不↓这个脸面,便少不得要说两句。”
  他从文书里抬起头*| lai |*kan着我:“你说。”
  我叹了一回道:“其实这个事也并不是谬清公主一个人的错,当初你也晓得谬清对你有情,你却仍将她带上天*| lai |*,你虽是为了报还她的恩情,帮她躲过同西海二王子的婚事,待她想通就要让她回东海。可她却不晓得你是这么想的,难免以为你是终于对她动心了。你既给了她这个念想,却又一直做正人君子,迟迟不肯动手,少不得便要*她亲自动手了。”
  夜华眸色难辨,淡淡然kan着谬清道:“可你当初只说到我洗梧宫*| lai |*当个婢女便心满意足了。”
  我打了个呵欠道:“恋爱中的女子说的话,你也信得。”
  谬清* na *一张脸已哭得很不成样子,我敲了敲扇缘与她道:“听老身一句话,你还是回东海得好。”遂退后两步抽身chu **| lai |*,将衣袖捋了捋,趁着谬清尚未回过神*| lai |*,提起扇子溜了。
  不过将将溜到外间门槛处,却被赶上*| lai |*的夜华一把拉住。我偏头瞟了他一眼,他将手放开与我并肩道:“天已经black(hei )成这样了,你还找得到住的院子?”
  我左右kan了kan,不确定道:“应该还是找得到的罢。”
  他默了一默,道:“我送送你。”
  里间* na *映着烛huo *的薄帘子后,又能听得几声谬清的抽泣。我在心中琢磨了一会儿,觉得跪在里头的* na *两位想*| lai |*正闹得累了,此番夜华*| lai |*送我,她们也可以休整休整,打点起十分的精神,争取待会儿闹得更欢畅些。如此,纵然我果真将夜华带chu *去片刻当个领路的,也不算耽误了他后宫里的正经事。于是,我便果真将他领了chu *去,甚心安理得di 受用了这个殷勤。
  月色如霜,凉风习 习 。
  夜华一路没言没语,只偶尔提点两句:“有枝树桠斜chu **| lai |*,莫绊着了。”或“* na *方睡了两块石头,你往我这里靠靠。”他带的这条道实在坑坑包包,因我的眼睛不大好,一路上都顾念着脚底↓了,也便没腾chu *空闲*| lai |*同他说几句话。
  我原本就有些困,走完* na *条道更是lang费了许多精神,到了一揽芳华这院子的大门口,只yu (谷欠)一头扎jin *去躺倒睡了完事。
  又是将将扎到门槛上。
  又被夜华一把拉住。
  我甚悲摧抬头与他道:“不用再送了,接↓*| lai |*的路我全认得。”
  他楞了一楞,失笑道:“这院子才多大一些,你认路的本事再不济,也不至于连回厢房的路也识不得,这个我自然晓得的。”顿了顿,一双眼深沉盯着我道:“我不过是,想问一问你,最后为什么劝* na *谬清公主回东海。”
  我掩住打了一半的呵欠,奇道:“你不是也让她回东海?”
  他眼神黯了黯,道:“只因我让她回东海,你便也让她回东海?”
  我将扇子搭在手肘上默了一忽儿。夜华这话问得,语气很不善,我是诚实di 点头好呢,违心di 摇头好呢,还是从容di 不动声色好呢?
  本上神活到这么大的岁数,相交 得好的神仙个个都* xing *子活泼,且和顺。一向对老成的少年们有些*不大准,何况夜华还是这老成少年中的qiao *楚,近*| lai |*行事又有些入了魔障般的颠三倒四,我便更*他不准。不知道答他个什么话,才能叫他受用些。
  我这厢还没将答他的话理通透,他已撑了额头苦笑道:“果然如此。”
  倘若一个神仙,修到了我这个境界的,自然便都通晓一些人情世故,不说十分,至少也有八分懂得kan人的脸色。我方才虚虚一瞟,见着夜华挂在脸上的这个苦笑乃是有几分怨愤的苦笑,立刻便明White(颜色bai )过*| lai |*将将的* na *场沉默,默得有些不合时宜了,于是马上堆起一张笑脸,对着他一张冷脸讪讪道:“我绝没忘记此前承诺要帮你娶几位貌美侧妃的事,但既是帮你纳妃,也得合着你的意不是,否则生chu *一对怨偶*| lai |*,却是我在造孽。这位东海的谬清公主,你既然不喜欢,自然便不必再将她留在你身边。”又将扇子搁在手腕上敲了敲,皱眉道:“再则,这个公主的心机沉了些,今(曰)ri 能对你↓情药,明(曰)ri 保不住还能再gan chu *什么惊天动di 的事*| lai |*,后宫之di ,还是清净些的好。”
  他沉默良久,眼中神色已chu *于莫测了。半晌,才淡淡道:“我原本便不该问你这个话,方才将你拉jin *书房*| lai |*,本指望能不能令你醋一醋,却不想你只由始至终di 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
  我心中咯噔一↓,呃,我只以为他单纯招我jin *去拿扇子,诚然,诚然* na *个,没想到还有这样一层用意的。
  他抬头轻飘飘瞟了我一眼,瞧不chu *悲也瞧不chu *喜,只继续淡淡道:“我在你心中竟没丝毫的分量。White(颜色bai )浅,你的心中是不是只装得↓* na *一个人?你准备等他等到几时?”
  我心中一抽,却不知为哪般*| lai |*的这一抽。
  临别时,夜华的脸色很不好kan。待他回去,没惊动奈奈,我便也回厢房里躺着了。
  明明之前困意汹涌,如今躺在ruan (车欠)呼呼的云被里头,我却翻*| lai |*覆去覆去翻*| lai |*di 睡不着,尽想着方才心尖上的* na *一抽。夜华* na *不大好kan的脸色一直萦绕在我脑海中,直到迷迷糊糊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