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折颜挑着这个时辰同四哥赶回青丘*| lai |*,自然并不只为了同我谈今夜奠色。说是毕方半↓午给报的信,信中描述我被人打得半死不活。他们以为这样的事真是千载难逢,想*| lai |*kankan我半死不活究竟是个什么模样,就巴巴di 跑*| lai |*了。
  我咬着牙齿往外蹦字道:“上回我半死不活的时候,确然有些失礼,没等着你老人家过*| lai |*瞧上一瞧,便擅自好了,真是对不住得很,这回虽伤得重些,却并不至于半死不活,倒又要叫你老人家失望了。”
  折颜漫不经心笑一阵,将手上的折扇递给我,呵呵道:“既惹得你动了怒,不损些baby(bao bei )怕也平不了这么大一滩怒气,罢了,这柄扇子还是请西海大皇子画的扇面,便宜你了。”
  我喜滋滋接过,面上还是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
  回狐狸hole(dong )时,折颜同四哥走在最前头,我同夜华垫后。
  夜华压低了声音若有所思:“想不到你也能在言语间被逗得生气,折颜上神很有本事。”
  我捂着嘴打了个呵欠:“这同本事不本事却没什么gan 系,他年纪大我许多,同他生生气也没怎的。若是小辈的神仙们言谈上得罪我一两句,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我总不见得还要同他们计较。”
  夜华默了一默,道:“我却希望你事事都能同我计较些。”
  我张嘴正要打第二个呵欠,生生哽住了。
  迷谷端端站在狐狸hole(dong )跟前等候。戌时已过,本是万家灭灯的时刻,却连累他一直挂心,我微有汗颜。
  尚未走近,他已三两步迎了上*| lai |*,拜在我跟前,脸色青black(hei )道:“鬼族* na *位离镜鬼君呈了名帖,想见姑姑,已在谷口等了半(曰)ri 了。”
  夜华脚步一顿,皱眉道:“他还想做什么?”
  折颜拉住方要jin *hole(dong )的四哥的后领,哈哈道:“*| lai |*得早不如*| lai |*得巧,今(曰)ri 运气真不错,正赶上一场hot(英文:hot,中文:re )闹。”
  我脚不停歇往hole(dong )里迈,淡淡吩咐迷谷:“把他给老娘撵chu *去。”
  迷谷颤了一颤,道:“姑姑,他只在谷口等着,尚未jin *谷。”
  我了然点头:“哦,* na *便由着他罢。”
  折颜一腔瞧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沸腾hot(英文:hot,中文:re )血被我生生浇灭,灭得huo *星子都不剩之前垂死挣扎:“什么恩怨情仇都要有个了结,似你这般拖着只是徒增烦恼,择(曰)ri 不如撞(曰)ri ,不如我们今夜就去将他了结了罢?”
  夜华冷冷瞟了他一眼。我** fu **额沉思了会儿,慎重道:“我同他确然再没什么可了结的了,该了结的已经了结完了。”折颜眼中尚且健在的一**huo *光,唰,熄得很是功德yuan *满。
  狐狸hole(dong )因不常有客,常用的客房便有且仅有一间。如今,这有且仅有一间的客房正被夜华占着,大哥二哥旧时住的厢房又(曰)ri 久蒙尘,折颜便喜滋滋赖了四哥与他同住,总算弥补了未瞧着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遗憾。
  虽着了迷谷回屋安歇,他却强打精神要等外chu *寻我的毕方,我陪他守了会儿,接二连三打了好几个呵欠,便被夜华架着送回去睡了。
  迷谷甚贤惠,早早便预备了大锅hot(英文:hot,中文:re )shui *,令我睡前尚能洗一个hot(英文:hot,中文:re )shui *澡,我满意得很。
  第二(曰)ri 大早,夜华便*| lai |*敲我的门,催我一同去天宫。我因头天↓午睡得太过,到晚上虽呵欠连连,真正躺到床 上,却睡得并不安稳。恍一听到夜华的脚步声,便清醒了。
  他已收拾得妥帖,我在房中左右转一圈,只随手拿了两件衣裳,顺便捎带上昨(曰)ri 新得的扇子。
  我长到这么大,四海八荒逛遍了,却从未到过九重天上,此番借着夜华的面子得了这个机缘,能痛快游一游九重天,令我沉寂的心微感兴奋。
  因青丘之国jin *chu *便只一条道,不管是腾云还是走路,正东* na *扇半月形的谷口都是必经之途。加之夜华每(曰)ri 清晨都有个散步的习惯,我便迁就他,没即刻招*| lai |*祥云,乃是两条* tui *走到的谷口。这谷口正是凡界同仙界的交 界处,一半腾腾瑞气,一半浊浊Red(* hong *)尘,两相砥砺得久了,便终年一派朦胧,雾色森森。
  在森森的雾色中,我瞧见一个ting *直的身影,银紫的长袍,姿容艳丽,眉目间千山万shui *,正是离镜。
  他见着我,一愣,缓缓道:“阿音,我以为,你永不会见我了。”
  我也一愣,确然没料到他居然还守在这儿。
  当年他能十天半月蹲在昆仑虚的山脚↓守我,全因* na *时他不过一介闲散皇子,即便成(曰)ri 留在大紫明宫,也只是拈flower (hua )惹草斗鸡走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罢了。今时却不同往(曰)ri ,身为一族之君,我着实没料想他还能逍遥至此。
  夜华面无表情立在一旁,撇了我一眼,淡然道:“折颜上神说得不错,该了结的还须得及早了结才是。只你一方以为了结了并不算了结,须知这样的事,必得两处齐齐di 一刀断了,才算gan 净。”
  我讶然一笑道:“这可委实是门大学问了,你倒很有经验么。”
  他怔了一怔,脸色不知怎的,有些泛White(颜色bai )。
  谷口立着几张石凳,我矮身坐↓。夜华知情知趣,道了一声:“我到前边等你。”便没影了。
  离镜两步过*| lai |*,勉强笑道:“kan到你这样,我便放心些。”顿了顿又道:“身上的伤势,已经没大碍了吧?”
  我拢了拢袖子,淡淡道:“劳鬼君挂心,老身身子骨向*| lai |*强健,些许小伤罢了,并不妨事。”
  他松了一口气道:“* na *便好,* na *便好。”话毕,从袖袋中取chu *一物*| lai |*,径直放到我的面前。抬眼觑了觑,* na *一汪莹莹的碧色,正是当年我求之不得的玉魂。
  折扇在掌中嗒di 一敲,我抬头道:“鬼君这是做甚?”
  他涩然一笑:“阿音,当年我一念之差,铸成大错,你将这玉魂拿去,置于墨渊上神口中,便不用再一月一碗心头血了。”
  我甚惊诧,心中一时五味杂陈,仰头kan了他半(曰)ri ,终笑道:“鬼君一番好意,老身心领了,但师父的仙体自五百多年前便不用老身再用生血将养,这枚圣物,鬼君还是带回鬼族好生供着罢。”
  五百多年前,将擎苍锁jin *东皇钟后,连累我睡了两百多年,这两百多年便不能为墨渊施血,待醒过*| lai |*时,第一件事便是急着去kan墨渊的仙体,手脚发凉di 生怕他chu *什么岔子,陰差陽错却发现没了我的血,墨渊的仙体竟仍养得很好。折颜啧啧道:“怕墨渊是要醒了。”我且惊且喜di 小心揣着这个念想,折颜却全是胡说,至今墨渊仍未醒*| lai |*。
  离镜* na *托着玉魂的手在半空中僵了许久,默默收回去时,脸上一派颓然之色,只沙哑道:“阿音,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么?”
  四↓全是雾色,衬得他* na *嗓音也飘飘渺渺的,很不真切。
  其实,略略回想一番,记忆深处也还能寻chu *当初* na *个少年离镜*| lai |*,虽因着他老子的缘故,眉目生得浓丽女气了些,做派却很风流 潇洒,面上也总是明朗Red(* hong *)润,全见不chu *什么闺阁里才有的伤春悲秋,懊丧颓然。时间这个东西,果然十分di 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