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其实也没有多少人会认为他是墨渊的转世,神仙转世本就是个违背三界五行根本的事,但天宫里不乏老神仙喜欢将他同墨渊比对。* na *时他年轻气盛,除了学艺一途受了许多苦,一路上可谓顺风顺shui *,很受不住个别老神仙背di 里说他不如当年的墨渊。跟着慈航真人与元始天尊两位师傅修行时,便更加刻苦。
  近两万岁上,* na *一年,西天梵境佛祖办法会,他跟着慈航真人同去。在灵山上,同佛祖座↓的南无药师琉璃光王佛和南无过去现在未*| lai |*佛以道法论佛法,大辨三(曰)ri ,得两位古佛盛赞,一时声名大噪。
  天君很开心,夸赞道:“当年桑籍已算是很有悟* xing *,却也没你做得好。今次定要好好奖一奖你,你想要什么?”
  他心中并未觉得快慰,低头道:“孙儿想见一见母妃。”
  天君脸色青了两青,冷声道:“慈母多败儿,你要接我的衣钵,你母妃却注定不能将你养得成器,只能令你长成一副优* rou *寡断的* xing *子。我不让你见她,是为你好。”
  他抬头kan了两眼他的爷爷,低头再道:“孙儿只想见一见母妃。”
  天君怒道:“若要令我准你见她,你便在两万岁前修成上仙罢。”
  这已是刁难,四海八荒,从没哪个神仙能在两万岁上修成上仙的,便是天界的尊神墨渊上神,当年也是两万五千岁才修得的上仙。墨渊之后又是十*| lai |*万年,才chu *了个桑籍,能在三万岁上受劫飞升。
  * na *时的他,离整满两万岁,不过须臾三四年。元始天尊晓得这桩事,只意味深长笑了一笑。他父君*| lai |*劝他道:“你的母妃如今很好,你无须挂心,天君如此kan重你,你便应事事顺他的心,何苦违逆他,惹得他不* gao *兴。”
  听了这番话,他略有动容,不能明White(颜色bai )自己为何会摊上这样一个懦弱的父君。但也并不觉得难过。天君自小对他的* na *一番教导安排,本就是要化去他的情根,叫他灵台清明,六根清净,将*| lai |*才好一掌乾坤,君临四海八荒,做一个能忍受并享受* gao *处不胜寒这zi wei 奠君。
  他想去见一见他的母妃,其实并不为年幼时他母妃对他的怜爱,* na *些事太远,远得他已记不清,连同他母妃的面貌。* na *时他才九岁。他只是想,他不是没有母妃的人,* na *至少,他要记得自己的母妃长的是个什么样子。
  他的父君已不再令素锦(曰)ri (曰)ri 陪着他。这么两万年处↓*| lai |*,他只当这位昭仁公主是他案头的一张晾笔架子,并未将她当一回事。她还会不会继续立在他案头,于他而言,实在没什么分别。
  他自以为这两万年,素锦(曰)ri (曰)ri 守着他也守得难受,熬到今(曰)ri ,大家终于都得解tuo *。chu *乎他意料的是,素锦却仍(曰)ri (曰)ri 守在他的案头,他去元始天尊处时,便守在上清境的入口。他因忙着修行,要在两万岁前飞升上仙,便也没多在意这桩事。
  眼kan着他两万岁生辰(曰)ri 近,天君本人几乎已忘了同他的* na *一个赌约。
  他生辰的前一(曰)ri ,素锦将九重天都搜了个遍也没找到他。却忽闻得第三十六天雷声滚滚,闪电一把一把削↓*| lai |*,划破云层,直达↓界的东荒,携的是摧枯拉朽的势,一摞一摞的山石树木顷刻间化作灰烬。是个神仙都知道,这雷不是一般的雷,是神仙飞升才能历奠雷。
  凌霄殿上奠君一张脸瞬时雪White(颜色bai ),这天雷,一旦降↓*| lai |*便逃不掉,历了便寿与天齐,历不了便就此绝命。
  天君White(颜色bai )着一张脸携众仙一同站在南天门口。
  两盏茶过后,他一身血污,倒在一朵辨不chu *颜色的ruan (车欠)云上头,慢吞吞腾回*| lai |*。
  见着南天门上奠君,竟费力从云头上翻↓*| lai |*,踉踉跄跄拜倒在天君的跟前。他眼梢嘴角尚有细细血痕,面容却十分沉定,只淡然恭顺道:“天君答应孙儿,若是能在两万岁前飞升上仙,便允孙儿见一见母妃,今(曰)ri 孙儿已历劫飞升,不知何时能与母妃相见。”
  天君神色复杂kan了他几眼,终妥协道:“把这一身的伤将养好了再去罢,省得你母妃担心。”
  两万岁便修成上仙实在旷古绝今,他这一举在四海八荒立时掀起一趟轩然***。自此,再也没哪个神仙拿他同墨渊比对了。只他的师父元始天尊在玄都玉京中同*| lai |*座↓问道的灵宝天尊模糊赞过一回:“大抵长得* na *个模样的,天生都带了副十分的仙骨,当年的墨渊上神如是,夜华亦如是。”
  寻常人只见着他年纪轻轻便飞升上仙靛面,关怀他一身沉重伤势的却没几个。经了三道天雷的伤,自然比不得一般的伤。* na *(曰)ri 他能从云头上翻↓*| lai |*拜见天君,已是使了仅存的力。此后,只能(曰)ri (曰)ri 躺在灵越宫里将养,便是用个膳行个路,也须得人*| lai |*搀扶。
  虽同处了两万年,他却一直没怎么放在心上的* na *位昭仁公主(曰)ri (曰)ri 守在他的病榻前,端茶送药,搀他行路,扶他用膳。他只以为是天君↓的令,令她*| lai |*照kan自己,也没往旁的面想。这一照kan,便是三四年。有一(曰)ri ,却偶然听到两个嘴碎的宫娥议论,说这位昭仁公主思慕于他,他受的这一顿伤,累得昭仁公主背di 里落泪落了好几场。
  他* na *时已长成个十分英俊的少年,修仙路上又立了许多无人能chu *其右的勋绩,仙法卓然。虽然一张面容不苟言笑了些,却更衬得天界未*| lai |*储君的威仪。不只* na *位昭仁公主,天族的许多少女都暗暗di 思慕于他。
  他两万年*| lai |*被天君*着只埋头修行,从未有空闲能分一分心去想* na *风月之事,陡然听说有人思慕他,心中惊了一惊,再听说是* na *位昭仁公主思慕于他,吃惊之外,又觉得黄。昭仁公主素锦,是老天君钦封的公主,这一代天君名义上的sister(* mei mei *),他父君尚且要称她一声姑姑,他更是要称她一声姑。姑喜欢上孙子?纵然他们谈不上什么血缘关系,他也觉得不可理喻。
  他* na *样冷淡的* xing *子,从*| lai |*就不自找麻烦。素锦藏在心中不说,他便当不知道。只是后*| lai |*素锦的殷勤服侍,能推他便一概推了。女孩家的心思终归敏锐些,他* na *样三推四推之后,终有一(曰)ri ,素锦White(颜色bai )着一张脸问他:“你都知道了?”
  他并不愿她将这事抖chu **| lai |*同他谈。* na *时他虽不谙风月,却也晓得有些事情,只适宜牢牢埋在土中,并不适宜大White(颜色bai )天↓。他只沉默着摇头,便要去拿茶喝。素锦却一把抓住他的袖子,哆嗦着一hands(* shuang * shou *),道:“我知道你全晓得。你既然都晓得,为什么要做chu *这幅模样?”他冷冷反问道:“你觉得,我该知道什么?”素锦* na *一张雪White(颜色bai )的脸微微di 泛Red(* hong *),手哆嗦得更厉害,半晌,才细声道:“我,我,我喜欢你。”
  素锦表的这个White(颜色bai ),自然没能得到回应。他* na *句话将素锦伤得很深,他说:“可我一直只将你kan做我的姑,像尊敬我的爷爷一般尊敬你。”
  素锦眼角**道:“你,你是嫌我比你大了两万岁?可,可你将*| lai |*要娶的* na *位正妃,青丘之国的White(颜色bai )浅上仙,却整整要比你大九万岁。”
  他从小就是被当作↓一代天君养着,修习 课业虽辛苦,可除了天君、他的两位师父和他的父君,从*| lai |*没人敢用这样不敬的口吻同他说话,他略有些生气,只道:“有本事你便像White(颜色bai )浅一样,让我非娶了你不可。”
  很多年后,他一直记着当年对素锦说的这句话,因为正是他当年随口说的这一句话,令他在今后的人生中,付chu *了生不如死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