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夜华抬起头*| lai |*幽幽望着我:“你怎么说?”
  我尚且还震惊得不能自拔,委实不知该怎的*| lai |*说,在拔与不拔之间,好容易喘上一口气*| lai |*:“这,这可不当耍的。”
  他淡淡然笑道:“我再没什么时候比这时候更真了,没情谊自然也能做长久夫妻,我却盼着你同我能有绵长的情谊。”
  他这些话句句都是让人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jin 的猛话。我虽惶恐震惊,却也还能在这惶恐震惊之中拿chu *一丝清明*| lai |*斟酌一番。起先,我确然没料到他是这样想的。见今回忆此前的种种,一幕幕一桩桩飞速在我眼前闪过。略略一琢磨,他的* na *一番心思,倒着实,着实是瞧得chu *征兆*| lai |*的。我老脸Red(* hong *)了一Red(* hong *),幸好此番是原身,一脸的狐狸mao *,也见不chu *我一张脸Red(* hong *)了一Red(* hong *)。
  但苍天明鉴,我于他在心里却素*| lai |*都正经得很,即便想着(曰)ri 后要做夫妻,也打算做的是* na *知己好友型的夫妻,万没生chu *什么邪念的。
  夜华为人很得我心,我对他了不得存着一些欣赏,却也不过站在老一辈的* gao *度上,对小一辈关怀爱护罢了。要说同他风月一番,却委实有些,有些……
  夜华一双眼很莫测di 将我望着,不说话,直勾勾di 。望得我饱受煎熬。
  我顿了顿,咽了口口shui *道:“我听阿娘说,两个人做夫妻,做得久了,当年风flower (hua )雪月的情谊便都得淡了,处在一起,更像是亲人一般。眼↓我觉得你已很是我的亲人了,我们其实大可以略过中间这一步路,你kan,如何?”
  当年因离镜受的* na *次情伤,伤疤虽已好得gan 净利落了,却难免留↓些坏印象。让我觉得情这东西,没有遇对人,便是个甚不好的东西。倘若我再年轻个四五万岁,玩一玩也没怎的,即便再伤几回,道一声年少轻狂便也就过了。如今年岁大了,对这个却着实再没什么大兴致。但夜华尚年轻得很,纵然我想过清净无为的(曰)ri 子,却连累他一起过,便委实不太厚道。
  方才* na *一番话说得顺畅,夜华没言语,我便也胆fei *不少。细细揣摩一遭,又将我心中这个想法与他商量道:“不过你这个年纪也确是该好好爱几场恨几场的年纪。趁如今你对我的孽根种得还不深,早早拔了还*| lai |*得及。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便能晓得,在世上活了这么多年,对情爱这东西便kan淡了,委实提不起兴致*| lai |*。这是个* gao *处不胜寒的境界啊。唔,天君* na *一纸天旨将你我两个凑做一堆,其实我一直觉得对你不住。但你也不必太过伤心,待我同你成婚后,kan能不能再为你另取几位年轻貌美的侧妃。”
  说完这一番话,心中一块大石头砰然落di 。如今我的鞋,真真四平八稳。
  想*| lai |*我也该是四海八荒头一个这么大度的正妃了,纵然夜华娶了我,在年岁上有些吃亏,chong *着这一点,却委实要烧* gao *香才是。
  他却并不如我想象的* na *么* gao *兴。神色惨White(颜色bai ),盯着我的眼睛,道:“这是你的真心话?”
  我敛容恳切道:“真,比真金还真。”
  我只以为在娶侧妃这桩事上,他要向我寻个保证,却不想得了我这句话,他* na *原本便抿得死jin 的唇抿得更jin ,眸光渐渐淡去。
  活到这么大年纪,人的* xing *子难免被磨得温 吞些,但感情这个事情,乃是个万万容不得拖泥带shui *的事情。我继续敛容恳切道:“千秋万载我也是这个话,我同你还是保持纯洁的联姻关系好些。其实,夫妻两个有了si 禾厶情倒不一定是个好事。譬如哪一天你想再纳个妾,都不定能纳得便利。如今这样就正好了,你要将眼光放得长远一些。唔,今**大抵不理解我说的这些,可到有一(曰)ri ,你再kan上哪个仙,想将她娶回洗梧宫*| lai |*,便晓得我此时说这一番话的好处了。”
  他静了一会儿,只缓缓道:“你是,特意说这些话,*| lai |*让我难受的么?”
  我心中喀di 一声,他如今爱我爱得仿佛正是兴头上,虽则我是一片好心,但说的这些话,细细*| lai |*想一想,却有些操之过急。
  我默默无言di 将他望着,不知怎的*| lai |*劝他才好。只觉得这个事,要慢慢di 从长计议。
  他将我揽在怀里,低哑道:“我只爱你一个,再不会爱上其他人了。”顿了顿又低声喃喃了句什么,听得不大清。
  唔,这愁人的,死心眼的孩子哟。
  夜华将一番震得我天灵盖发麻的猛话放完,却并不见走,只将我搀着躺↓,四个被角捂严实。我虽受了重伤,也并不见得虚弱至此,连躺一躺这等轻便的动作也做不稳健。但kan他神色凄然,我不便huo *上浇油说什么,只能默默受了。
  他捂完被角,又将搁在一旁坐凳上的药碗拿去放在桌案上,端起杯子倒了口冷茶喝,然后踱回*| lai |*,背倚着床 栏道:“阿离已经送上天宫了,只受了些惊,倒没大碍,需修养几(曰)ri 。我原本打算带你一同回天宫的,灵宝天尊的上清境有一汪天泉,正适宜你将养。”皱了皱眉又道:“但* na *只毕方豁命拦着。不过,若你开口应了,他也没甚好说。你先躺躺,明(曰)ri 一早,我们便回天宫罢。”
  灵宝天尊的* na *汪天泉倒听说过,确确是个好东西,像我这一番伤势,寻常须得将养个把月的,去* na *天泉里泡泡,怕痊愈也不过三两天的事。借着夜华的面子,倒能捞这么一个便宜,我甚欢喜。
  说完这一番话,他便闭目养起神*| lai |*。我却还得去炎华hole(dong )瞧一瞧墨渊,琢磨半(曰)ri ,缓声道:“你今(曰)ri ,没得文书批了?”
  他半睁开眼睛:“今(曰)ri 没甚可忙的,你方才说困,我便陪你靠靠。”
  我嘴角抽了一抽。
  他仿佛从*| lai |*便不曾识chu *这是我的一个借口,谦和di 漾chu *笑*| lai |*:“怎么,又不困了。”
  我怅然di 咬着牙齿道:“困,困得很。”
  因夜华是个今(曰)ri 事今(曰)ri 毕的脾* xing *。便是此前他在我青丘极悠闲di 窝着时,大半时(曰)ri 也扑在书房里批文书,忙得脚不沾di 。
  此番虽chu *了这样的大事,伽昀小仙官却也并不见得就能任他清闲几(曰)ri ,* na *公文必定仍是一般di 从天上哗啦哗啦搬↓*| lai |*。
  昨(曰)ri 并今(曰)ri 两(曰)ri 的公文,乖乖,苦命的夜华今夜注定不能安睡。
  我揣摩着,他此时在我床 上靠,应当并不只为令我吃一回(bie),连带着,大约是要将养将养精神。这就譬如凡界里凡人犯了大事要砍头,砍头前总要得一顿好的,舒舒服服吃了才上断头台。料得夜华这一趟很需得眯一忽儿,打点起十足的精神,才能奔去书房应付两(曰)ri 的公文。他这么一眯,作为一个过*| lai |*人,本上神很有经验di 推测,大抵不过两盏茶时刻。
  于是我便也对付着眯了,心中打了个很精细的算盘,待他起身走了,便化chu *人形*| lai |*去一趟炎华hole(dong )。
  不成想我这个算盘却落了空。十之一的精神头甚不中用,也不过半盏茶功夫,人就迷糊着有些昏沉了。
  半梦半醒浮浮沉沉之间,我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我几万年都没做成,却在今(曰)ri 功德yuan *满。
  我梦着了墨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