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要想在凡界寻一个敢于当众将皇帝推↓shui *去的人才,十分难得。帮元贞渡劫的万事皆已具备,只欠推人的这把东风。原想找凤九当这个大任,结果她认真想了会儿,甚诚恳道:“我因受这个两生咒的束缚,一到White(颜色bai )(曰)ri 就要完全忘了自己平(曰)ri 的形容,只以为自己天生就是陈贵人* na *般的* xing *情,思慕帝君思慕得(曰)ri (曰)ri 垂泪呕血。然依着陈贵人的* xing *情,不拦着推人的,扰了姑姑你的计划已是很好,却让* na *个时候的我去亲手将帝君推↓shui *,委实不可能。”我琢磨了一遭,觉得是这个道理,便不再勉强。若实在寻不着人,便只得我上了。但皇帝素*| lai |*不喜修道人,届时我能不能混shui **上皇帝乘的船,也是个大问题。
  好在元贞有个对他巴心巴肺的娘。倒并不是道观里坐着的* na *个。纵然道观里* na *位对他也很操心,可终归大头的心是操在了修仙问道上,凡尘俗事便少不得疏漏个一处两处。
  于是乎,这个巴心巴肺的乃是元贞做神仙时的娘,少辛。
  少辛此番↓界原本是kankan元贞的劫渡化得如何,既被我撞着,便有些冤屈di 承了推皇帝↓shui *的重责。
  我的主意是很合称的。届时她用仙术隐了身,趁着* na *命中注定的美人chu *现时,大家都聚精会神di kan美人,她便在皇帝Behind(shen hou)将他轻轻di 一推,多么方便,多么快捷,多么利落。可用仙术*| lai |*gan 这么一件事改元贞的命格,纵然她是个孕妇,终归也不大道德,要遭自身法力的反噬,承些立竿见影的报应。
  我瞧了少辛ting *起*| lai |*硕大的肚皮一眼,沉* yin *道:“你*| lai |*做这个事怕有些凶险,还是找个壮硕些的吧。”
  少辛思索良久,表示可以由他的夫君北海shui *君桑籍,*| lai |*完成这件缺德事。
  不几(曰)ri ,六月初一。
  司命星君的命格薄子载得不错,皇帝果然率了文武百官并一众的妃嫔往漱玉川上chu *游了。我自住jin *皇宫以*| lai |*,因很不受皇帝待见,虽是担着太子他师父的名,却并未封任何的阶品。然礼部几个主事的小官很有几分眼色,晓得我是个* gao *人,*ying *是将我列入了百官之列,在* na *chu *游的龙舟上,挨着几个从八品的拾遗,也算占个位置。这个位置乃是个只能见着皇帝后脑勺的位置。离皇帝三丈远的另一个后脑勺,瞧着有些像陈贵人的。
  卯(曰)ri 星君很给面子,在元贞小di 同东华帝君双双应劫的这个大(曰)ri 子里,将(曰)ri 头铺得十分毒辣。半空里三三两两飘着几朵浮云,也像是被hot(英文:hot,中文:re )气儿蒸得快散了,恹恹的。
  漱玉川并不是条宽敞的河。皇帝的龙舟却大,占了大半河面。
  河两岸挤满了百姓,估计天刚亮便*| lai |*河边蹲着的才有好位置。但皇帝游的这个河段其实并不长,京城的百姓却多,是以许多没在di 上寻着位置的,便都爬到了树上或近处的民房上。
  开船的小官十分艰辛,因河两边的堤岸上都蹲满了百姓,便定要将这船开在河的正中央,不偏左一寸,也不偏右一寸,才显得chu *皇帝恩泽四海,一视同仁,既不便宜左边的百姓,也不便宜右边的百姓。因这是个极精细的活,有道是慢工才能chu *细活,于是,这船便开得越发的慢。
  一船人在大太陽底↓,皆熬得两股战战。
  眼见着午时将近了。我塞了两枚金叶子与在船后忙活的一个小宦臣,着他帮忙请一请太子。小宦臣手脚十分麻利,我将将闭着眼睛歇了一歇,元贞已乐呵呵di 凑了过*| lai |*。
  今(曰)ri 他着了件天蓝的织flower (hua )锦袍,少年*样很俊俏,见着我,眉梢眼角都是桃flower (hua )di 笑道:“师父这个时候叫元贞过*| lai |*,是有什么要jin 的事?”
  他虽有个刨根问底的脾* xing *,我却早已在心中盘算好,先顿一顿,做chu *莫测之态*| lai |*,方拢着袖子深沉道:“为师方才xiong 中忽乍现一束道光,将平(曰)ri 许多不通透的玄理照得透White(颜色bai ),为师感念你对道法执着一心,既得了这个道,便想教传于你,你愿不愿听?”
  元贞小di 立刻作个揖,垂首做聆听之态。
  我肃然清了清嗓子。
  在昆仑虚学艺时,我有些不才,道法佛法凡是带个法字的课业,统统学得很不像样。但即便当年墨渊授这些课时我都在打瞌睡,也算是在瞌睡里受了几千年的熏陶,与一介凡人讲个把时辰的道法,尚不成什么问题。
  我一边同元贞讲道,一边等待司命星君命格薄子里写的* na *位美人,眼kan着午时将过,便有些焦急。
  讲到后*| lai |*,元贞yu (谷欠)言又止了半天,终*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嘴jin **| lai |*:“师父,方才房中双修、养气怡神* na *一段你前前后后已整整讲了四遍了。”
  我恨铁不成钢道:“为师将这一段说四遍,自是有说四遍的道理。四这个数代表个什么,你需得参。这段道法讲了个什么,你需得参。为师为什么恰恰将这段道法讲四遍,你亦需得参。学道最要jin 的,便是个“参”字,似你这般每每不能理解为师的苦心,要将道修好,却有些难。”
  元贞羞愧di 埋了头。
  因被他打了这么一回岔,我想了半天,方才我是将一段什么与他说了四遍*| lai |*着?唔,暂且不管它,便接着房中双修养气怡神继续说罢。
  我讲得口gan 舌燥,茶shui *灌了两大壶↓去,司命星君命格薄子里* na *位美人,终于chu *现了。
  我其实并未见着* na *美人,须知我坐的是船尾,纵然极目四望,也只能瞧见各种脑勺的四个面而已,知晓* na *美人已然登场,乃是因见着了在天边盘桓的,司命星君不惜血本借*| lai |*的,西天梵境佛祖跟前的金翅大鹏。
  我活了这么多年,尚未曾亲眼见着一个皇帝跳shui *救美人,顷刻便要饱了这个眼福,一时re *xue *fei *teng *。但因需稳着元贞小di ,便少不得要装得镇定些,忍得有些辛苦。
  河道两旁百姓的欢呼乍然少了,船上也由前到后di 寂静开*| lai |*,我从眼风里扫了眼* na *尚在天边呈一个小点的金翅大鹏,以为这诧然的沉默绝不该是它引起的。
  想必骤然没言语的人群,是被* na *将将chu *现的美人迷醉了。
  元贞小di 尚沉迷在道学博大精深的境界里不能自拔,并未意识到这场奇景,我甚宽慰,一边继续与他弘扬道法,一边暗暗di 瞟越飞越近的金翅大鹏。
  佛祖座前的这只大鹏长得十分威武,原本一振翅要飞三千里,此番因是扮个凡bird(niao ),飞得太刚猛便有些不宜,是以缩着一对翅膀,从天边缓慢di ,缓慢di 飘过*| lai |*。许是从未飞得如此窝囊,它耷拉着头,形容有些委屈。
  我眼见着金翅大鹏十分艰辛di 飘到漱玉川上空*| lai |*,先在半空中轻手轻脚di *| lai |*回飞一转,再轻手轻脚di 稍微展开点翅膀,继而轻手轻脚di 一头扑↓*| lai |*,又轻手轻脚di 慢慢腾上去。我觉得,它想必一辈子都没有这样纤弱文雅过。
  可它这一套谦然又温 和的动作,kan在凡人眼里怕并不这样。于是他们都惊恐万状di 嚎了一嗓子。我近旁的一个老拾遗颤着手指哆嗦道:“世间竟有这么大的鹏bird(niao ),这鹏bird(niao )竟这般的凶猛,飞得这样的快。”
  元贞仍沉浸在美妙的道学世界里。他在苦苦di 冥思。我琢磨着* na *落shui *美人应该已经落shui *了,便气定神闲di 等着船头桑籍推皇帝* na *扑通的一声。
  船头果然扑通了一声,我欣慰di 在心中点了点头,很好,桑籍将东华推↓shui *了。
  我这厢头尚未点完,* na *厢却听陈贵人一声尖叫:“陛~陛↓不会凫shui *啊……”便jin 接着又是扑通的一声。jin 接着扑通扑通扑通很多声。
  我呆了一呆。
  我的娘。
  千算万算却没算到东华这一世托的这个生是只旱鸭子,如今却叫哪个去救* na *落shui *的美人?
  我匆匆往船头挤,元贞想必也被方才陈贵人* na *声gan 嚎吼醒了。很激动di 抢在了我前头。虽chu *了这么大个纰漏,为今之计却也万万不能让元贞↓shui *。即便是连累东华的命格也改了,终归比两个的命格都改不了好。本上神闹中取静,因瞬时做chu *了这等睿智的决策*| lai |*,便死死di 握住了元贞的手。
  元贞于奔走中深深di kan了我一眼,继续奔走。既是太子开道,我两个一路畅通无阻*| lai |*到船头。挤过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墙,立在船头的围栏后。
  隔着围栏朝↓一望。
  这真是一道奇景。
  漱玉川里flower (hua )里胡 哨的全泡着大大小小的官员,不会凫shui *的边呛边呼救命,会凫的游*| lai |*游去扎一个猛子游一段喊一声皇帝,遇到个把不会凫shui *却也跳↓*| lai |*了的同僚,便掺着一同边游边找皇帝。
  但因河里的人委实太多,这寻找就变成了件甚艰辛的事。
  我因站在船上,俯望着整个河面,难免kan得清明些,满漱玉川的大小官员们要寻要救的皇帝陛↓,此番正躺在jiao (女乔)小的陈贵人怀里,被抱着甚吃力一点点朝龙船游过*| lai |*。
  眼↓这情景,我估*是皇帝被桑籍神不知鬼不觉推↓shui *后,陈贵人一声“陛↓不会凫shui *”一语惊醒梦中人,皇帝座↓这些忠心臣子们为表忠心便赶忙跳shui *救驾。但少不得有几个同样不会凫shui *的,被这踊跃的群情振奋,咬牙一挽袖子便也跳了↓去。尚存了几分理智没有被这盲目的群情所振奋的,大约想着别人都跳了就自己不跳有些说不过去,便颇悲情di 也跟着往↓跳。皇帝贴身的侍卫们必然是会凫shui *的,原本他们只需救皇帝一个,眼见着又跳↓*| lai |*几只旱鸭子,且还是国之栋梁的旱鸭子,自是不能放着不救,生生便添了许多负累。这厢陈贵人已拖了皇帝上船了,* na *厢皇帝的侍卫们却还在忙着救不会凫shui *的国之栋梁。
  这么一闹,* na *命格薄子上的落shui *美人,却没人管了。
  元贞一心系在他父亲身上,自是无暇顾及* na *落shui *的美人,几yu (谷欠)翻body(* shen | xia *)船救他父亲,幸亏被尚且没*| lai |*得及跳↓shui *的几个七老八十的老大臣死死挡了。而皇帝本人尚自顾不暇,自然更没多余力气去关注* na *位美人。
  方才我眼风里分神望了望,* na *美人自己游上了岸,边哭边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