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从菡萏院到紫竹苑,我琢磨了一路,方才* na *位陈贵人的* xing *情同凤九没有半点相同之处,然她额间确然有一朵凤羽flower (hua ),也确然di 一眼便认chu *了我是她姑姑。按说凤九一个神仙,即便暂借了凡人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身*| lai |*住,也万万不该被这凡人生前的情思牵绊,此番却如此形容,莫不是……我*着额头沉思片刻……莫不是她在自己身上,用了青丘的禁术两生咒罢?
  说起这两生咒*| lai |*,倒也并不是个伤天害理的术法,不过是助人在一个特定的时辰里转换* xing *情罢了。譬如青丘一些在市集上做buy(中文:gou mai)卖的小仙从前就极喜欢对自己↓这个咒。如此,不管遇到多么难缠的客人,便都能发自肺腑di 堆起一张真诚的脸,笑得(ju hua一种花名) flower (hua )一般灿烂,不至于几言不合便大打chu *手。但显见得这不是个实诚法术,有违神仙的仙德,后*| lai |*四哥同我一合计,便将它禁了。
  倘若此番凤九真在身上↓了两生咒,唔,她又是为什么要↓这个咒的?我想了半(曰)ri 也没想明White(颜色bai )。↓午打了个盹儿,揣摩着夜里再去菡萏院走一遭。
  却不想凤九十分善解人意,不用我过去,她倒先过*| lai |*了。
  当是时,我搭了个台子,正独自在后院用晚膳。衬着天上的朗月稀星,颇有几分**。将将吃得* gao *兴,她背上扎了捆荆条,猛然di 从院墙上跳jin **| lai |*,正正砸在我饭桌上。一桌的盘子碗碟应声四溅,我慌忙端个茶杯跳开。她则悲苦di 从桌案上爬↓*| lai |*,将背上有些歪斜的荆条重新正了正,四肢伏倒与我做个甚大的礼:“姑姑,不肖女凤九*| lai |*给姑姑负荆请罪了。”
  我将湛到袖口上的几滴油珠儿擦了擦,见她现↓是原本的样貌,并未用* na *陈贵人的凡身,顺眼得多了,便道:“你果然是使了两生咒?”
  她脸皮Red(* hong *)了Red(* hong *),赞叹了声姑姑英明,姑姑委实英明。
  我对她这声赞叹深以为然,早年我大多时候很糊涂,活到近*| lai |*,便大多时候都很英明。
  原本想将她扶一扶,但见她满身的油shui *在月光底↓锃亮锃亮,还是忍住了,只抬了抬手让她起*| lai |*,到一旁的石凳上坐着。
  我从手中幸免于难的茶杯里喝了口茶shui *,皱眉问她:“你既是*| lai |*报东华的恩,却又为什么须得违禁*| lai |*使这个两生咒的?”
  凤九一张嘴巴立刻张成个yuan *圈形:“姑姑怎的知道我是*| lai |*报的东华帝君的恩,司命星君说东华帝君托生是个极机密的事,四海八荒没几个人晓得的。”
  我慢条斯理di 喝口茶,做* gao *深状没说话。
  她猛di 一哆嗦:“姑姑你,你将东华帝君的一举一动*得这么透彻,莫不是kan上他了罢?”既而又做扼腕状:“唔,东华帝君确然是要比北海的shui *君长得好些,术法也* gao *明些,辈分也与你合称些,可须知东华帝君是个石头做的仙,姑姑你kan上他,前途堪忧啊!”
  我望了望天上的月亮兄,漫不经心道:“算起*| lai |*,四哥也快从西山回*| lai |*了,这两生咒当初倒还是他头一个提chu **| lai |*要禁了的。我尚且记得从前青丘有个糊涂仙,以为这个禁制是个说说就算的禁制,依然不管不顾用了两三回,最后仿佛是被四哥赶chu *了青丘?”
  凤九立刻从石凳上跳起*| lai |*,将背上的荆条扶了扶,两手一揖,拜↓*| lai |*恭顺道:“侄女在东华帝君府上做侍婢时,曾做给司命星君一个人情。司命星君承了侄女的情,待东华帝君托生转世时,便着了个童子*| lai |*通知侄女,算是将这个情还给侄女了。侄女不肖,当年受了东华帝君的大恩,却迟迟无以为报,既得知帝君托生转世了,便琢磨在他做凡人时将这个恩报了。帝君14岁* na *年,侄女入得他的梦境,问他这一世有些什么成不了的愿望,达不了的痴心。”
  我打岔道:“* na *石头做的东华说了些什么?该不是富贵江 山皆不要,只愿求得一心人罢?”
  凤九诧异得很:“姑姑,你竟英明得这样。”
  我一口茶shui *pen( 口贲)了chu **| lai |*,这一世的东华,他竟,他竟俗气得这样?!
  风九擦了擦满脸的茶shui *,讪讪续道:“想是帝君在凡界时,早年很受了些人情冷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便求侄女配他位一心爱他,不离不弃的女子。”
  我沉* yin *道:“于是你便将你自己搭了jin **| lai |*?”
  凤九点头又摇头道:“其实也算不得将自己搭jin **| lai |*。司命星君曾与侄女kan过东华帝君这一世的命格。帝君这一世里注定遇不到真心爱他的女子,不过,在他三十七岁这年的六月初一韦陀护法诞上,倒能遇到个他一心爱慕的女子,可惜这女子爱的是他的儿子元贞太子。侄女此番虽是*| lai |*报帝君的恩,但也不能平White(颜色bai )便改了他的命格。正巧半年前他的一位贵人陽寿尽,侄女思前想后,便暂借了这位贵人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身,想捧chu *一颗真心*| lai |*,在帝君受他命中的情劫前,暂且先yuan *了他求一心人的这个念想。待到他真心爱慕的* na *位女子chu *现,侄女便算功成身退,如此,也便算不得改他的命格。”
  我低头叹道:“你往(曰)ri 被他折磨得还不够心伤么?这番他倒是要求一心人了。做神仙时他若也是这个愿望,你对他痴心* na *么多年,便算早还清了。”
  凤九颓然道:“姑姑说得有理。侄女原本以为这是个极好办的事。既然曾对帝君痴心过两千多年,此番虽则断了情,但要再找点当(曰)ri 对他的感觉*| lai |*,照理该不算太难。可哪晓得这个真心也不是说拿得chu **| lai |*便能拿chu **| lai |*的,我酝酿了许多天,待借着陈贵人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身见着帝君时,却委实找不到爱慕的感觉,便连一两句情话都说不chu *,侄女觉得对不起帝君得很,也惆怅得很。”
  我安慰她道:“死灰不是* na *么容易复燃的,旧情也不是* na *么容易复炽的,你不用这么愧疚伤心。”
  她凛然道:“然侄女毕竟已↓了界,又承了幽冥司的冥主一个大情,保住了陈贵人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身,就这么放手作罢,不将这个恩报了,总觉得吃亏得很,苦想了两(曰)ri ,”她顿了顿道:“侄女只得在自己身上↓两生咒。受法术的束缚,White(颜色bai )(曰)ri 里必得依照陈贵人生前的* xing *子做chu *爱慕帝君的形容,太陽↓山方能解tuo *。却不想陈贵人生前是这样的* xing *情,每每入夜回顾一番White(颜色bai )(曰)ri 的形容,侄女都觉得痛苦万分,委实太丢人了。”
  我违心道:“你不用如此介怀,也没有多么丢人。”突然想起一件要jin 事,我问她:“你自化了陈贵人报恩以*| lai |*,可有叫东华占了便宜?”
  她愣了一愣,摇头道:“先前陈贵人便不是多得宠 的。我借了她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Behind(shen hou)额间胎记长chu **| lai |*,被一个混账真人判做妖flower (hua ),帝君虽没将我打入冷宫去,却再没到菡萏院*| lai |*了。”
  我讶然道:“* na *你每(曰)ri 做些爱他爱得要死要活的姿态,却有什么意思?”
  她郑重道:“须知真心爱一个人,是件很需要敬业精神的事,万不能当着别人的面爱,背着别人的面就不爱了。”
  我打了个呵欠。
  见今凤九的这个光景,倒还叫人放心。若她能顺顺利利di 自己将这个恩报了,不用我与他的几个叔叔担着,也并没什么不好。我甚通透在心里过了一遭,正预备让油shui *滴答的凤九回去将自己洗刷洗刷睡了,平di 里,却刮了阵瑞气腾腾的风。
  这紫竹苑想*| lai |*是个福di 。
  今夜,想*| lai |*是个吉时。
  折颜在半空里显了形,神色竟有些疲惫。苍天大di ,这是多么难得一见的情景。该不会是他又做了什么,将四哥惹着了罢。
  我不动声色喝了口茶。
  他果然道:“丫头,真真这些天有*| lai |*找你么?”
  * na *声真真生生将凤九激得一抖,听了这么多年,小丫头竟还没有习惯,真是可怜。
  我摇头道:“四哥不是去西山寻他的坐qi (马奇)毕方bird(niao )了么?”
  他尴尬一笑:“前些天回*| lai |*了。”继而又捂着头道:“他* na *毕方bird(niao )委实野* xing *难训。”
  将将要走时,却又转过*| lai |*与我道:“有件事忘了同你说,你去东海赴宴的第二(曰)ri ,天君的孙子夜华*| lai |*桃林找过我,同我打听三百年前你的旧事。”
  我惊诧道:“啊?”
  他皱了皱眉道:“我告知他五百多年前你生了场大病,睡了两百多年才醒过*| lai |*,他也没再问什么便走了,丫头,你同他的这桩婚事不会是又要黄了吧?”
  五百多年前同擎苍的* na *场恶战自是不能同外人道,毕竟青丘与擎苍并没什么冤仇,青丘的上神去拿擎苍有些说不过去。
  我沉* yin *了会儿答他:“应该不会吧,并未见着夜华有要退婚的形容。”
  他点头道:“* na *就好。”侧身对凤九说了句:“真真很想着你的厨艺,什么时候得空便*| lai |*桃林一趟吧。”凤九正要答话,他又道:“你身上这个两生咒↓得不错。”匆匆便走了。
  凤九十分委屈di 将我望着:“姑姑,他威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