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得凡界后,正是桑籍在元贞身边安置的* na *个小仙娥*| lai |*接应的我。要顶她的位做元贞的第二位师父,自然是得将元贞老子娘这一关顺利过了。
  北海的小仙娥守元贞守得不错,这固然是因为命格的缘故,元贞他娘却对这仙娥十分kan重,言谈行止间颇有些尊崇的意味,显见得将她当作了一位* gao *人。小仙娥将我引到元贞他娘跟前,捋一捋拂尘道:“贫道同元贞殿↓的尘缘已了,就此冒然离去却不好,所幸贫道的同门师姐游方游过此端圣境,很是钟爱,贫道便托师姐代贫道*| lai |*护kan殿↓,师姐几百年不曾chu *师门了,此番能和元贞殿↓结一趟师徒的缘分,于殿↓却是个善福……”
  她大力将我保举一番,元贞的娘十分动心,当(曰)ri ↓午即召*| lai |*了元贞。
  大小是个神仙转世,即便做凡人,元贞小di 也做得很有几分神仙气。不过将将一十八岁的年纪,kan着却甚飘逸,甚沉稳。
  我昆仑虚收di 子虽没设什么条文规矩,收上*| lai |*的却向*| lai |*才貌俱佳。元贞小di 才不才我暂且不知道,容貌却是很好的,这个层面上也不算辱没了我昆仑虚的脸面。
  他和顺di 作个揖,尚未行拜师礼便先唤一声师父。
  我颔首将他上↓打量一番,甚满意点头道:“倒有几分根骨,能做我的di 子。”
  元贞的娘十分欣慰。
  我跟着元贞回了他的东宫,管事太监分了我一jin *清净的院落,便算是成功混jin *了九天之上司命星君摆的这chu *大戏。
  第二(曰)ri 听元贞殿里的几个女侍嚼舌根,说皇帝昨儿早上听说太子身边的道姑终于要走人了,龙颜大悦,↓午却听说先前的道姑走了又换*| lai |*另外一位道姑,龙颜大怒,怒了一晚上,今(曰)ri 早朝还连累了好几位大人做pao灰。
  其实皇帝怒得很有道理。他命里子息单薄,努力至今,却也只有元贞一个儿子。他这儿子本是要做国之栋梁中的栋梁,却偏偏招*| lai |*一个又一个道姑*| lai |*教导他儿子做方士中的方士,换作是我,我也是要怒的。虽则我同北海的小仙娥都没招元贞修仙的心,他本是个落魄的神仙,原也用不着什么修行。
  因皇帝对我的使命有这么大一个误会,也就懒得再将我招过去惹自己的眼了,是以我jin *皇宫七八(曰)ri ,也未曾见着皇帝。
  元贞小di 十分上jin *,许是想着养我不能White(颜色bai )养,(曰)ri (曰)ri 都要拿些道法书*| lai |*折磨于我,求我解些难题。这些讲究玄理的书帛最令我头疼,自觉见他一次,便生生要折我三年的修为。
  离六月初一不过将将一个半月。
  和元贞处了几(曰)ri ,我*chu *个门道*| lai |*。元贞小di kan着虽十分和顺,然终归少年心* xing *,有些好个新鲜,凡事你叫他往东,他即便往了东,也要趁着你不注意,再往一回西。譬如六月初一,我若是开门见山di 劝他莫去漱玉川,他定要问一问为何不能去,无论我找chu *什么样的因由搪塞,他总归要生chu *些好奇心,保不准si 禾厶↓便要跟去瞧个究竟。须知天底↓多少悲情的苦楚命运皆是因瞧究竟瞧chu **| lai |*的。我思索再三,以为开门见山这方法十分不好。元贞这趟事,还是要做得曲折迂回些。
  然怎么个曲折迂回法,我没有司命星君的大才,这也倒是个问题。
  届时,待* na *命中注定要祸害元贞的美人落shui *时,我抢先跳↓去将她救了?唔,万一命格一移,美人偏就要爱上救她的英雄,转而kan上了我,这可如何是好。不成不成。
  届时,多找几个姑娘,待* na *名美人chu *现时,叫她们坐了画舫从漱玉川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齐齐跳↓去,叫元贞怎么也救不了命格薄子里提说的这位美人?唔,万一元贞终归救上*| lai |*一个,虽不是命格薄子里这位,命格薄子里这位的命运却转到了他救上*| lai |*这位的身上,这又如何是好,不成不成。
  我终(曰)ri 苦思冥想,不留神照到镜子,觉得近*| lai |*自己的姿态十分莫测* gao *深。
  眼kan就到了五月初一。
  五月初一的夜里,我如同往常一般坐在灯↓苦苦di 冥思。冥思到二更,觉得是时候该睡觉了,便睁开眼去熄灯。恍一睁眼,却见着本应在青丘的夜华,手里端着一杯茶坐在我对面,一本正经di 将我望着。
  我踌躇良久,以为自己冥思得睡着了,是在做梦。
  他喝了口茶,盈盈dang chu *一个笑容*| lai |*:“浅浅,几(曰)ri 不见,我想你想得厉害,你想不想我?”
  我一个趔趄,生生从椅子上栽了↓去。
  他托腮做诧异状:“你欢喜疯了?”
  我无言di 从di 上爬起*| lai |*去床 上睡觉。
  他shen chu *一只手*| lai |*端端拦住我,笑道:“你先莫忙睡,此番我*| lai |*是要告知你一桩大事,你可知道元贞这一世在凡界的爹,是谁托的生?”
  我困得很,懒懒敷衍道:“谁托的生,总不至于是你爷爷天帝老君上托的生。”
  他转身坐到床 沿上挡住我就势躺↓的身形,顺便拍了拍旁边的位,我略略思索了↓,坐了。
  他顺手将桌上的茶杯端一只给我:“醒醒神罢,虽不至于是我爷爷,却也差不离了,保不准还是你的一位熟人。”
  我凝神听着。
  他缓缓道:“东华紫府少陽君。”
  我一口茶从鼻孔里pen( 口贲)了chu **| lai |*,。
  咳咳咳,元贞小di 这一世的爹,竟是,竟是东华帝君。
  确实是位熟人啊。
  本上神对这位帝君如雷贯耳,耳熟得很!
  Red(* hong *)狐狸凤九单相思东华帝君单相思了两千多年,一喝醉酒便在我耳边念叨东华如何如何,以至于如今,我竟用不着在脑子里过一遭,也能将他的种种事宜如数家珍。然我二哥White(颜色bai )奕唯一的女儿,我唯一的亲侄女儿凤九,每每也只因东华帝君才会将自己喝得酩酊大醉。可惜了折颜酿的好酒,便是拿*| lai |*给她浇愁的。
  这位东华帝君乃是众神之主,天族中di 位仅次于天君,主要掌管仙籍。妖精凡人凡是成仙的,都须支会他一声。上仙以↓的神仙们升阶品,也须拜一拜这位帝君。
  东华帝君是个清静无为、无yu (谷欠)无求的仙,为人十分冷漠板正。阿爹从没夸过人,我也听他说过一次:“四海八荒这许多的神仙,却没哪个能比东华更有神仙味的。”
  凡界有个甚有名望的诗人,曾有幸谒得一次东华帝君chu *行,遂做了首诗歌咏东华,里面有几句我尚且还记得,说是“暾将chu *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 fu **余马兮安驱,夜皎皎兮既明。驾龙辀兮乘雷,载云旗兮委snake(she 虫它)。长太息兮将上,心低佪兮顾怀。羌声色兮娱人,观者憺兮忘归。”这首诗将东华描绘得十分flower (hua )里胡 哨,大抵因凡人kan神仙总隔了层金光所致,实则东华帝君* xing *情是十分低调朴素的。
  凤九还是只小狐狸时,仙术不精,胆子却大,时常跑chu *二哥的hole(dong )府胡 混。有一回被头虎精kan中,差点死在这虎精爪↓,正是得了东华帝君的救命之恩。这便是缘起了。
  后*| lai |*凤九慢慢长大,对东华用情很深,做了许多丢人现眼的事。有几百年还巴巴di 落**份去东华帝君府中当小仙婢。东华冷情,她只得伤情,也不过几十年前才将将对东华断了情。
  我甚诧异,就是* na *样一位威武不屈富贵不婬刚正不阿女色不近的东华帝君,却是要犯一桩什么样的事,才能被打↓凡界*| lai |*啊。
  夜华斜依在床 栏边,笑道:“东华帝君却不是被天君打↓凡*| lai |*的,是他自己主动要↓凡的,说想去凡界仔细参一参生老病、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这人生六苦。所以我才特di *| lai |*跑一趟,给你提个信,你改元贞的命格时,且千万不要动了东华帝君的。”
  夜华放↓这么一番话,引得我心里一时欣慰一时忧愁。欣慰的是,物是人非这么多年,难得东华帝君仍一如既往是位傲岸耿介的仙。忧愁的是,能不能顺利护着元贞渡过这个美人劫尚是未知之数,还要不能牵连这场孽桃flower (hua )的其中一个直接当事的,委实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