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少辛托我的事并不多难。她原已打听到元贞转成凡人后,十八岁上将有一个大劫,这大劫将苦他一世,便求我将他这劫数度化了,好叫他平平安安过一生。
  她将这桩事托付给我,倒托得很有头脑。是个神仙都有改动凡人命格的本事,然则神族的礼法立在* na *里,规矩框着,神仙们虽有这本事却毫无用武之di 。天君欠我们White(颜色bai )家的帐至今仍摞在* na *里一分也没兑现,由我chu *面讨几分薄利,他多半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这桩半大小事囫囵了。
  * na *元贞托生托在一个帝王家,冠宋姓,叫做宋元贞,十二岁上封了太子,不愁衣食,这一点很好。见今正好要长到十八岁,劫数将至。
  元贞在凡界的母亲乃是个奇女子,原本是当朝太师的独女,十五岁送去皇宫封了贵妃,恩宠 显赫,生↓元贞后却吵着chu *家。皇帝被吵得没法,只得在皇城后一匹山上与她修了个道观,让她虔心修行。
  皇贵妃chu *家,皇子依礼应抱去皇后宫里养。元贞她娘却十分刚* xing *,死也不将元贞交 chu *去,便带着元贞一同在道观里住着,直住到元贞十六岁,方派了个道姑将元贞送回宫里去。说与元贞同回的这个道姑,正是元贞的师父,也是元贞他真正的亲爹——北海shui *君桑籍送去凡界kan护他的一个婢女。我此番去凡界护着元贞帮他度劫,便顶替的是他这个师父。
  将少辛打发走,我便开始合计,得先去南极长生大帝处找司命星君走个后门,打听打听元贞十八岁的这个劫数究竟是个什么劫,哪个(曰)ri 子哪个时辰落↓*| lai |*,如何应到人身上。元贞这个劫不是天劫,非要应到人身上才算事,乃是个命劫,避过即可。
  不过,南极长生大帝与我并没什么交 情,他手↓的六个星君我更是连照面也未曾打过。此番贸贸然前去,也不晓得能不能顺利讨得个人情。
  夜华边收拾文书边道:“司命星君脾气怪道,他手中* na *本命格薄子,便是天君也不定能借*| lai |*kan一kan。你要想从他* na *处↓手,怕有些摆不平。”
  我愁眉苦脸将他望着。
  他顿了顿,喝了口茶又道:“唔,我倒是有个法子,不过……”
  我真诚而又亲切di 将他望着。
  他笑道:“若我帮你拿*| lai |*他的命格薄子,你可要答应我一件事。”
  我警戒di 将他望着。
  他云淡风轻道:“不过是让你去凡界时将法力封了,你以为我要说什么。修改命格本就是个逆天的事,即便天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掺了多少法力去改* na *命格,便定然有多少法力反噬到你身上,这点你该比我更加清楚才是。你虽是上神的阶品,被这么反噬几次也十分严重。万一届时正轮到我继天君的位你继天后的位,该怎么办?”
  天帝天后继位,必受八十一道荒huo *九道天雷,过了这个大业方能君临四海八荒,历*| lai |*便是如此。若这个当口被自身法力反噬,便是真正的要命。我左右思量了一番,以为他说得很对,便点头应了。
  应了之后才反应过*| lai |*:“你我尚未成亲,若最近你要继天君的位,我便定然不能与你一同继位。左右我是要同你成了亲才能继位的。”
  他放↓茶杯*| lai |*定定将我望着,忽而笑道:“这可是在怪我不早(曰)ri 向你提亲了。”
  我被他笑得眼睛跟前晃了一晃,谦然道:“我绝没* na *个意思,哈哈,绝没* na *个意思。”
  夜华果然是个(曰)ri 理万机的,办事很重效率,第二(曰)ri 便将司命星君的命格薄子搁到了我跟前。早先听他讲这方方一册薄子如何贵重稀罕,我还以为即便卖他的面子也只能打个小抄,却没想到能将原物讨*| lai |*。
  夜华将薄子递给我时,唏嘘了两声。
  将元贞的命格翻完,我也唏嘘了两声。
  如此盘根错节跌宕起伏杂flower (hua )生树的命运,元贞小di 这一生很传奇啊。
  命格上说,元贞从chu *生长到十八岁都很平安。坏就坏在他一十八岁这年的六月初一。
  六月初一韦陀护法诞,皇帝chu *游漱玉川与民同乐,领了一大帮的妃嫔贵人,太子元贞也随扈在列。正午时分,漱玉川中,盈盈飘过一枚画舫。画舫里坐了一名美人,轻扬婉转,团 扇遮面。和和乐乐的好景致里,天空却蓦di 飞过一只硕大的鹏,利爪将小画舫一挠一推。小画舫翻了。美人抱着团 扇惊慌失色扑通一声掉jin *shui *里。
  元贞小di 因自小长在道观里,* xing *子和善,当先跳↓shui *去,一把将这美人捞了起*| lai |*。
  隔着镜flower (hua )shui *月一刹* na *,双双便都kan对了眼。奈何元贞瞧着这美人是美人,其他人瞧着这美人自然也是美人。譬如太子他爹,当朝皇帝。皇帝瞧上了这位落shui *美人,当↓将其裹了带回皇宫,呃,临幸了。
  元贞小di 悲愤苦恼又委屈,暗自惆怅了十天半个月,七月十五闹中元,di 官赦罪,元贞小di 喝了点小酒,一个不小心,便同这已封了妃立了阶品的美人暗通款曲了。
  算是将当初在天上没做足的* na *一段,补了个yuan *满。
  元贞小di 为人其实ting *孝顺,这一夜 颠鸾倒凤di 过得很愉悦,天亮后酒一醒,见着自己竟将亲爹的老婆给调戏了,大受打击,立刻便病了一场,九个月后才↓床 。刚↓床 却听说* na *美人产↓一个儿子,因疑心是他自己的,于是便jin 锣密鼓di 又病了一场。
  美人想同元贞旧情复炽,元贞却对老父(曰)ri 也惭愧夜也惭愧,熊熊的惭愧之情生生将一腔爱huo *浇得透心凉,元贞悟了。
  十*| lai |*年后,这美人的儿子长大了。皇帝竟还没死,只病得半死不活。于是这儿子便*| lai |*同元贞争太子位。其中一番纠缠自不必说,今(曰)ri 的元贞已不是昨(曰)ri 的元贞,这美人儿子生生死在元贞剑↓。消息传到美人的寝殿,美人上吊了。临上吊前留↓一封书,说死在元贞剑↓这个,其实是他的亲生儿子。
  元贞读了这信本想一剑抹脖子,却奈何皇朝里只留自己一个男丁,只好忍着满腔悲痛坐了龙座,这一坐,就坐到六十岁寿终正寝。
  这么一kan,元贞小di 自从在韦陀护法诞上救了* na *落shui *的美人,便过得十分辛酸。十八九岁忧愁自己怎么爱上的是老爹的妾,十九岁后忧愁自己的di di 究竟是老爹的儿子还是自己的儿子。三十五岁上终于不忧愁了,却因为老爹的妾确实生了自己的儿子,自己又亲手将自己的儿子杀了,惶惶不可终(曰)ri ,深深后悔。如此一*| lai |*,推都不必再推,这落shui *的美人便必然是元贞小di 的劫数了。
  我对着命格薄子上元贞这一页上上↓↓kan了七八回,觉得每桩事都安排得严丝缝合,唯有漱玉川上chu *现的大鹏bird(niao )。话说凡界真有这么大的鹏bird(niao )么?
  夜华将kan了一半的文书压在纸镇↓施施然喝了口茶:“* na *大鹏是西天梵境佛祖跟前借*| lai |*的。”顿了顿啧啧叹道:“据说我二叔桑籍从前同司命星君有些过节,司命这回可是↓了血本。”
  我抖了一抖。不想司命星君是个这么记仇的。此番他好不容易安排一chu *大戏,不晓得我混jin *去将其中几个角儿换一换,他会怎么在心中记我一笔。
  夜华将命格薄子收捡回去,瞟我一眼笑道:“你担心什么?他左右还欠我一个大人情。”
  此番↓界因是办正事,自然带不得团 子。团 子嘟着嘴巴生了两天气,慢慢也就算了。
  临chu *门时,我十分慎重di 思量了一遍,觉得此番帮元贞避劫,只需劝他六月初一称病不去漱玉川便算完事,委实用不上什么术法。即便遭遇什么危情,躲躲便是。即便躲不掉挨个一两刀,也断然不会比法力反噬更令人遭罪。带着满身法力去凡界,却万一什么时候一个不小心使chu **| lai |*,将自己反噬了就十分糟糕。便依照夜华滇议,让他把周身仙术都帮着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