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我尚且记得* na *(曰)ri 天方晴好,太陽远远照着,透过大紫明宫灰White(颜色bai )的雾障,似个鸭蛋挂在天边。
  作陪的宫娥与我jin *言,御flower (hua )园里有株寒月芙渠很稀罕,现↓正开flower (hua )了,神君若还觉着涨食,倒可以过去kankan。又给我指了道儿。
  我摇着绸扇一路探过去,燕喃莺语,flower (hua )柳复苏。因认路的本事不佳,半(曰)ri 都未寻到* na *稀罕的芙蕖。好在这御flower (hua )园里虽是浅shui *假山,细细赏玩,也还得趣。
  我自娱自乐得正怡然,斜刺里却突然窜chu **| lai |*个少年。襟袍半敞,头发松松散着,眼神迷离 ,肩上还沾了几片。虽一副将将睡醒的形容,也分毫掩不了名flower (hua )倾国的风姿。
  我估*着许是* na *断袖鬼君的某位夫人,便略略向他点了点头。他呆了一呆,也不回礼,精神气似乎仍未收拾妥帖。我自是不与尚未睡醒的人计较,尽了礼数,便继续游园。待与他擦肩而过时,他却一把拽了我的袖子,神色郑重且惑然:“你这身衣裳颜色倒怪,不过也ting *好kan,哪里做的?”
  我一时反应不过*| lai |*,眼巴巴瞅着他,说不上话。
  这身衣裳通体银紫,因连着几天White(颜色bai )(曰)ri 穿入夜洗,颜色着实比新上身时暗淡了些,却也还在可接受范围之内,委实算不上怪异。擎苍绑架我和令羽之前并未打过招呼,算是个突发事件,我也*| lai |*不及准备换洗衣物。入得大紫明宫*| lai |*,左右就这一身衣裳。他们备的衣物我又穿不惯,只好洗得勤些。
  面前少年拉着我转一圈又上↓打量,恳切道:“我还没见过这样色彩的东西,正愁父王做寿找不到合称的祝礼,这倒是个稀罕物。小兄di 便算做个人情,将这身衣裳换给我罢。”话毕便拿住我,雪White(颜色bai )肤色微微发Red(* hong *),羞赧且麻利di 剥我衣服。
  虽化了个男儿身,可我终究是个黄flower (hua )女神仙。遇到这等事,依照传统,再不济力也要fan kang 一番。
  彼时,我两个正立在一方莲池边,和风拂*| lai |*,莲香怡人。
  我* na *挣扎虽未用上术法,只是空手赤膊的一挣一推,却不想中间一个转故,竟牵连得两人双双落jin *莲池。鬼族的耳朵素*| lai |*尖,一声砸shui *响引*| lai |*许多人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此事委实丢脸。他向我打个手势,我揣摩着是别上去的意思,便点了点头,与他背靠背在shui *底一道蹲了。
  我们忧愁di 蹲啊蹲,一直蹲到天black(hei )。估*着shui *上再没人了,才哆哆嗦嗦di 爬上岸去。
  因有了这半(曰)ri 蹲缘,我两个竟冰释前嫌称起兄di *| lai |*,互换了名帖。
  这丽色少年委实与* na *断袖鬼君有gan 系,却不是他夫人,而是他亲生的第二个儿子。便是离镜。
  只记得当时,我讶然且唏嘘,原*| lai |*身为一个断袖,他也是可以有儿子的。
  * na *之后,离镜便(曰)ri (曰)ri *| lai |*邀我吃茶斗鸡饮酒。
  我却委实没精神。因新得了消息,说擎苍威*,婚期就定在第二月的初三,令羽抵死不从,撞了三次柱子被救回*| lai |*,见今又开始绝食。
  * na *时我人微力薄,莫说救了令羽一同逃chu *大紫明宫,只我一个人要逃chu *去,也困难得jin 。因信任墨渊闭关chu **| lai |*后必会救我们chu *shui *huo *,我在这过得倒也并不十分难受。原想擎苍既对令羽思慕得很,* na *令羽的境况倒也无甚可操心,却哪知他会将自己弄得如此令人心忧。
  我(曰)ri 也忧夜也忧。
  离镜瞧着不耐,脾气一上*| lai |*,将擎着的酒杯一砸,道:“这么件小事,你却宁肯(曰)ri (曰)ri 做chu *一副愁苦的形容也不*| lai |*找我帮忙,分明就不拿我当兄di 。却还要我巴巴di *| lai |*问你。你不认我这个哥哥,我却偏是要认你这个di di 。我管保二月初三前帮你将他运chu *宫就是。你对他有什么话,也好好写清,我今晚帮你带过去叫他放宽心。说是昨(曰)ri 他又投了一回湖。我倒从*| lai |*不晓得,见今的神仙如此jiao (女乔)弱,投个湖也能溺得死。也只得我父王,竟还能将这kan做天大的事。”
  ……我甚无语。不将此事叨扰于他,原是想他和擎苍终归父子,与他惹了麻烦,却不好。他既执意要帮忙,我便也只得生受了。
  因势必欠他一个人情,后*| lai |*陪离镜饮酒,我便少不得更卖力些。
  原本饮酒我最怕与人行雅令。* na *时年少,玩蝎重,正(曰)ri 里跟着几个糊涂师兄游手好闲斗鸡走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招摇过市徒做风流 ,诗文音律一概不通,每每行雅令我便是桌上被罚得最多的一个。行通令却是我最上手的,不管是掷骰子还是抽签、便是划个拳猜个数,我也能轻轻松松就拿个师门第一。
  这番我却是要讨好离镜,是以行雅令行得很愉快,只管张口乱说低头喝酒就是,行通令却行得抓耳挠腮。离镜很是乐呵。
  遂周详计划一番,决定初二夜里,将令羽偷chu *宫去。
  如此,我两个的关系简直一(曰)ri 千里,短短十(曰)ri ,便飙到了一万里。达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
  倒并不是我同他谈婚论嫁。却说是他的sister(* mei mei *)胭脂,不知怎的,kan上了我。
  离镜这胭脂sister(* mei mei *)我见过一次,长得和他不像,大抵随母亲,却也是个清秀佳人。
  他兴* gao *采烈,只道说亲上加亲。虽然我与他原本也没什么亲。然我这厢委实愁苦。我若生*| lai |*便是个男儿身,倒也无甚可说,是个好事。但显见得我生↓*| lai |*时并不是个带把的公狐狸。与离镜说我一届粗人,着实配不上胭脂公主。他却只当我害羞,微微一笑了事。我委实悲情。
  一座大紫明宫,令羽在东隅苦苦支撑,我在西隅苦苦支撑,也算得和谐平衡。
  一(曰)ri 入梦,梦见令羽当真嫁了* na *断袖鬼君做王后,我也当真娶了胭脂。离镜亲hot(英文:hot,中文:re )di 挽着我,指着令羽道:“音di ,快唤声母后。”令羽则*| lai |*牵我的手zhao上他的腹部,头上顶了片金光,甚慈爱与我道:“几个月后,母后便要再为你们生↓一窝****| lai |*,阿音,你欢喜不欢喜。”我僵着脸gan 笑:“欢喜。”
  待醒*| lai |*时,贴身的中衣全被冷汗打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透了。想要↓床 喝口凉shui *压惊,liao 开帐子,却见离镜着了件White(颜色bai )袍,悄无声息立在床 头,炯炯di 将我望着。
  我从床 上滚了↓去。
  彼时已三更,窗外月色虽不十分好,照亮这间小厢房却也够了。
  我pa(足八)在di 上想,不怪不怪,他许是睡不着,*| lai |*找我解闷。
  就果然见他蹲↓*| lai |*,沉* yin *半晌道:“阿音,我说与你一个秘密,你想不想听。”
  我思忖着,他这时辰还不睡,却专程*| lai |*我居处要同我说个秘密,显见得十分苦闷。我若不听,委实不够兄di 。便(bie)屈着点了一回头。
  他害羞道:“阿音,我欢喜你,想同你困觉。”
  我将将从di 上爬起*| lai |*,一头又栽了↓去。
  ——————————————————————
  附送少年离镜之歌……实则是倭国岛宫小姐的宇宙之flower (hua )。我觉得前边flower (hua )里胡 哨的ting *适合离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