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绕过夜华父子俩消失的拐角,我左顾右盼,发现偏北方向,一女子淡妆素裹,正朝我急步行*| lai |*。
  我眯着眼睛kan了半天,十分欣慰di 发现,今天这一天,将注定会是精彩而梦幻的一天。
  * na *女子虽步履匆匆,还ting *了个大肚子,姿态却甚是翩跹。我将破云扇拿chu **| lai |*掂了掂,寻思着若是从左到右这么挥一↓,有没有可能直接把她从东海送到北海去。可一kan* na *大肚子,终于还是心慈手ruan (车欠)di 把扇子收了回*| lai |*。
  到得我的面前,她扑通一声便跪了↓去。
  我侧开身*| lai |*,并不打算受* na *一拜,她却十分凄苦di 膝行了过*| lai |*。
  我只好顿住。
  她kan着我,泪盈于睫,模样没什么变化,脸蛋却是比五万年前yuan *润很多。大抵怀了身孕,便都是要胖的。
  我琢磨着目前这世道神仙们到底是以瘦骨嶙峋为美,还是以fei *硕*** feng ***腴为美,很久未果,于是便只得提醒自己千万别提体态千万别提体态,以免说chu *点什么不体面的话*| lai |*。
  几万年未见,我虽对她略有薄怨,但到底是长辈,她既然礼数周全,我也不能失了风度。
  她仍是一闪一闪亮晶晶,满眼都是shui *星星di 望着我,直望得我脊背发凉,方才抬手拭泪哽咽:“姑姑。”
  我终于还是一个没忍住,tuo *口而chu *:“少辛,你怎么胖成这样了?”
  ……
  她呆了一呆,颊上腾di 升起两朵Red(* hong *)晕*| lai |*,右手** fu **着隆起的肚腹,很有点手足无措的意思,嗫嚅道:“少辛,少辛……”
  嗫嚅了一半,大抵是反应过*| lai |*我刚* na *话不过是个招呼,并不是真正要问她为什么长胖。又赶忙深深伏di 对我行了个大揖,道:“方才,方才自这flower (hua )园里狂风拔di ,海shui *逆流,少辛,少辛想许是破云扇,许是姑姑,便急忙跑过*| lai |*kan,果然,果然……”说着又要流泪。
  我不知她* na *眼泪是为了什么,倒也并不讨厌。
  破云扇曾是我赠她的耍玩意儿,* na *时她大伤初愈,极没有安全感,我便把这扇子给了她,哄她:“若是再有人敢欺负你,就拿这扇子扇她,管教一扇子就把他扇chu *青丘。”虽从未真正使过,她却当这扇子是baby(bao bei ),时时不离身边,可离开狐狸hole(dong )的时候,却并未带走。
  老实说,巴snake(she 虫它)这一族,凡修成女子的,无不大胆妖丽。少辛却是个异数,也许是小时候被欺负得狠了,即便在青丘养好了伤,她却仍是惊弓之bird(niao )。* na *时候,放眼整个青丘,除了我和四哥,没有谁能靠近她两丈之内的。就连万人迷的迷谷主动向她示好,她也是逃之夭夭。
  终有一天,这小巴snake(she 虫它)情窦初开,绣了个香囊给我四哥,有点传情的意思在里头。可White(颜色bai )真* na *木头却拿了这香囊转送给了折颜,回*| lai |*之后还特特找*| lai |*少辛,道折颜很喜欢* na *香囊的flower (hua )样,可颜色却不太对他意思,能不能再帮着绣一个藕合色的。少辛* na *双眼圈,当场就Red(* hong *)了。
  此后少辛更是活得近乎懦弱的小心翼翼。
  再之后,便是她和桑籍si 禾厶奔,桑籍退我的婚。
  其实我到现在都还不是十分明了,当年* na *杯弓snake(she 虫它)影到了一定境界的小巴snake(she 虫它),怎么就会对桑籍毫无警戒,最后还同意与其si 禾厶奔的。
  四哥说,这还用得着想么,多半是* na *桑籍kan少辛年轻貌美,一时色迷心窍,便拿棍子将少辛敲昏,麻袋一套扛肩上将人拐走的。
  当是时四哥正跟着折颜编一套书,书名叫《远古神祗情史考据之创世篇》。他正着手写的* na *一篇,主题思想刚好是爱情从绑架开始。
  我想了想,这毕竟是具有专业背景知识的推论,便深以为然。
  此情此景,我本可拂袖而去,可一kan少辛* na *可怜巴巴的模样,又实在*ying *不↓心肠。旁边正好一个石凳,我叹了口气,矮身坐↓去:“我几万年不chu *青丘,却没想到此次方一chu **| lai |*便能遇到故人。无事不登三宝殿,少辛,你当知我极不愿见你,却特特跪到我面前,必是有求于我,你我主仆一场,你chu *嫁我也没备什么嫁妆,此番刚好补上。我便许你一个愿望,说吧,你想要什么?”
  她却只是呆呆望着我:“少辛料到姑姑会生气,可,可姑姑为什么不愿见少辛?”
  我大是惊讶,讶完了之后略略想想,就我这处境,不能保持欢快的鞋*| lai |*见她,也着实情有可原。然而,如何今口 han 蓄又优雅di 表达chu *我不愿见她其实是在迁怒,倒也是个问题。
  还未等我作答,她却又膝行两步,急急道:“姑姑从未见过桑籍,姑姑也说了不会喜欢桑籍,姑姑和桑籍成婚不会快乐。桑籍喜欢少辛,少辛也喜欢桑籍,姑姑失去桑籍,还可以得到更好的,夜华君不是比桑籍好百倍千倍吗,夜华君还会是未*| lai |*奠君。可少辛,少辛失去桑籍,便,便什么都没有了。少辛以为,少辛以为姑姑是深明大义的神仙,姑姑会气少辛不打一声招呼就擅自离开青丘,却绝不会气,不会气少辛和桑籍成婚的。姑姑,姑姑不是一直希望少辛能堂堂正正di 活在这世上吗?”
  几万年不见,当初* na *小巴snake(she 虫它)已经变得伶牙俐齿了。造化之力神奇,时间却比造化更加神奇。
  我将破云扇翻过*| lai |*仔细摩了摩扇面,问她:“少辛,你可恨当年芦苇dang 里欺侮你的同族们?”
  她半是疑惑半是茫然,倒也点了头。
  “你也知道,其实他们之中有些人,并不是真心想欺侮你,只是若他们shen 手*| lai |*保护你,便必然也会被欺侮,所以他们只得跟着最强的,*| lai |*欺侮你这个最弱的?”
  她再点头。
  我支了颔kan她:“你能原谅这些被迫*| lai |*欺侮你的人?”
  她咬了咬牙,摇头。
  绕了这么大个圈子,总算能表达chu *中心思想,我十分快慰,连带着语气也和蔼温 * rou *不少:“既是如此,少辛,推己及人,我不愿见你,也实在是桩合情合理的事情。我一个神女,却修了十多万年才到上神这个阶品,也kan得chu **| lai |*情操和悟* xing *低得有多不靠谱了,实在是算不得什么深明大义的神仙,你过誉了。”
  她蓦di 睁大眼睛。
  这么个美人儿,却非得被我☆ɡao 扌高☆得这么一惊一诧di ,本上神是在造孽啊,造天大的孽……
  然而待我低头kan自己的* tui *时,也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本应离开flower (hua )园却又不知从哪里突然冒chu **| lai |*的小糯米团 子正轻手轻脚di 扯我qun bai,tender(nen)White(颜色bai )的小脸上一副极不认同的模样:“娘亲gan 嘛要说自己不是深明大义的神仙,娘亲是天上di ↓最深明大义的神仙。”
  我沉默了半晌,万分不可思议di 问他:“你是土行孙吗?”
  他抬头向我Behind(shen hou)的珊瑚树努嘴。
  夜华从珊瑚树的陰影里走chu **| lai |*,神情却与方才迥然。唇边携了丝笑意,缓缓道:“夜华不识,姑娘竟是青丘的White(颜色bai )浅上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