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小糯米团 子猛抬头,ruan (车欠)着嗓子叫了声父君,却仍是使劲抱住我的* tui *。
  我被他带累得转不了身。又因为长了他不知多少辈,不大好意思弯腰去掰他的手指,便只得gan 站着。
  * na *身为父君的已经急走几步绕到了我跟前。
  因实在离得近,我又垂着头,入眼处便只得一双black(hei )底的云靴并一角暗绣云纹的玄色袍裾。
  他叹息一声:“素素。”
  我才恍然这声素素唤的,勘勘正是不才在↓本上神。
  四哥常说我健忘,我却也还记得这十几万年*| lai |*,有人叫过我小五,有人叫过我阿音,有人叫过我十七,当然大多数人称的是姑姑,却从未有人叫过我素素。
  碰巧小糯米团 子撒手rou自个儿眼睛,我赶jin 后退一步,今口 han 笑抬头:“仙友眼神不好,怕是认错人了。”
  这话说完,他没什么反应,我却大吃一惊。离离原上草,春眠不觉晓,小糯米团 子他阿爹的这张脸,真是像极了我的授业恩师墨渊。
  可我毕竟还是未将他误认做墨渊。
  七万年前鬼族之乱,长河汹涌,赤焰*空,墨渊将鬼君擎苍锁在若shui *之滨东皇钟里,自己却修为散尽,魂飞魄散。我拼死保↓他的身躯*| lai |*,带回青丘,放在炎华hole(dong )里,每月一碗生血养着。
  墨渊是父神的嫡长子,世间掌乐司战的上神,我从不相信有一天他竟会死去,便是如今,也不相信。所以我只默默di 等,每月一碗心头血将他养着,为了有一天,他能再似笑非笑di 唤我一声小十七。
  想到这一层,我略有些伤感。
  可眼↓的情境却似乎并不大适合伤感。正应了* na *句老话,大惊之后必有更大的惊,
  我还没回过神*| lai |*,面前的糯米团 子爹已挥袖挑↓了我缚眼的White(颜色bai )绫,我反she * xing *di jin 闭双目。他抬手** fu **过我额间。
  小糯米团 子在一边抖着嗓子喊登徒子登徒子。
  这么多年*| lai |*,我一直十分平和,连* na *年Red(* hong *)狐狸凤九煮佛跳墙把我hole(dong )前的灵芝草拔得个精光,我也未曾与她计较。可这会儿,额头青筋却跳得很欢快。
  “放肆。”多年不曾使用这个句型,如今重温 ,果然有些生疏。
  小糯米团 子*| lai |*拉我裙角,怯怯道:“娘亲是生气了么?”
  他爹良久不见动静。又是良久,终究将* na *White(颜色bai )绫重新为我缚上,才道:“是了,是我认错人,她从*| lai |*不会做你这副色厉内荏的模样,也不比你容色倾城。方才,冒犯了。”
  隔了这半近不近的距离,我才kan清,他玄色锦袍的襟口衣袖处,绣的均是同色的龙纹。
  虽是几万年不chu *青丘,所幸神仙们的基本礼仪我倒还略略记得,除了天君一家子,上穷碧落↓黄泉,倒也没哪个神仙逍遥得不耐烦了,敢在衣袍上绣龙纹。再kankan他手上牵的糯米团 子。我暗忖着,这玄色锦袍的青年,大抵便是天君* na *得意的孙子夜华君。
  可惜了临风玉树的一副好人才,年纪轻轻的,却终得同我这老太婆成亲,真是叫人扼腕长叹,天道不公,不公至斯。
  因这层关系,我一直对他深感歉意。所以目前这当口,虽是我被冒犯了,因想到他是夜华君,竟*ying *生生生chu *一种其实是我冒犯了他的错觉,只得呐呐笑道:“仙友客套得jin 。”
  他kan我一眼,目光冷淡深沉。
  我往旁边一步,让chu *路*| lai |*。小糯米团 子犹自抽着鼻子叫我娘亲。
  我认为既然迟早我都得真去做他的后娘,便也就微笑着生生受了。
  夜华牵住小糯米团 子的手,很快便消失在尽头拐角处。
  直到这时候,我才陡然想起,把他们两父子放走了,* na *谁*| lai |*带我chu *去这园子?
  赶jin 追过去,却是连人影都瞧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