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四哥帮忙造的小茅棚颤微微立在碧瑶池旁。到折颜府上厮混,我向*| lai |*独住这一处。
  当年离开桃林的时候,这小茅屋便已十分破败,如今遭了几万年的风chui 口欠雨打太陽晒,它却仍能亭亭玉立,叫我十分钦佩。
  掏chu *颗夜明珠四↓照照,折颜上心,小茅棚里床 铺被褥一应俱全。我甚满意。
  门旁边竖了支石耒,正是当年我用*| lai |*掘坑栽桃树苗的。现↓用它*| lai |*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 na *两壶桃flower (hua )醉,倒是正好。
  今夜里九重天上的月亮难得di yuan *,折颜说的* na *棵杜衡极是好找。
  我比划着石耒对着杜衡脚底↓的黄泥di 一头砍↓去,运气倒好,一眼便kan到* na *东岭玉的酒壶透过松动的黄土,映着几片杜衡叶子,焕chu *绿莹莹的光晕*| lai |*。我欢喜di 迅速将他们扒拉chu **| lai |*,抱着飞身跃上屋顶。小茅棚抖了两抖,终于还是撑↓*| lai |*没倒。
  屋顶上夜风拨凉拨凉,我打了个哆嗦,*索着将封死的壶嘴拨开、壶口拍开。刹* na *里,十里桃林酒香四溢。我闭眼深xi 口及一口气,越发di 佩服起折颜* na *手酿酒的绝技*| lai |*。
  我平生做不*| lai |*多少风流 事,饮酒算是其中之一。饮酒这桩事,得重天时、di 利、人和。今夜长河月yuan *,是谓天时。东海桃林十里,是谓di 利。小茅棚顶上除了我一个,还栖息了数只乌鸦,勉强也算人和了。我就着壶嘴狠抿几口。啧啧砸了遍舌之后,有些觉得,这东岭玉壶里狄flower (hua )醉比之前我喝的,味道略有些不同。但又想许是太久没喝折颜酿的酒,将味道记模糊了,也就随它去。一口复一口,虽没有↓酒的小菜,但就着冷月碧湖,倒也是一样的。
  不多时,便饮了半壶。风一chui 口欠,酒意散开*| lai |*,就有些迷迷噔噔。
  眼前莹black(hei )的夜仿似笼了层粉色的幕帐,body(* shen | ti *)里也像燃了一把huo *,烧得血滋滋作响。我甩甩头,抖着手将衣襟扯开。* na *熬得骨头都要蒸chu *汗*| lai |*的* gao *hot(英文:hot,中文:re )却如附骨之蛆。神智迷蒙着抓不了一丝清明,只是隐约觉着这可不像是单纯醉酒的形迹。* na *hot(英文:hot,中文:re )*得我退无可退,全不知要& nie (一种手法)个什么诀才能将它压↓去,或者什么诀都不能将它压↓去。
  我摇摇晃晃站起*| lai |*想要纵body(* shen | xia *)去到碧瑶池里凉快凉快,却一个趔趄踩空,直直从屋顶上摔了↓去。
  可奇的是body(* shen | ti *)却并无触di 的钝痛之感,只觉得转瞬间被一个凉凉的物什围着圈着,倒降↓*| lai |*不少huo *气。
  我费力di 睁开眼睛,模糊di 辨chu *眼前这物什是个人影,着一身玄色的长衫,不是折颜。
  天旋di 转,white(* bai se *)的月光铺陈十里夭夭桃林,枝头flower (hua )灼灼叶蓁蓁,两步开外的碧瑶池也浮起层层shui *汽,忽di 便化作一片熊熊天huo *。
  我赶jin 闭上眼,body(* shen | ti *)已是烫hot(英文:hot,中文:re )得疼痛。只循着* na *一丝凉意拼命朝面前的人影上靠,仰起的脸颊触到他↓巴脖颈处一片luo 露的肌肤,好比一块冰凉的玉石。手指已经有些不听使唤,我着去解他腰间的系带,他便开始推我。我赶jin 贴上去安** fu **:“莫怕,莫怕,我只是凉凉手。”他却推拒得更加厉害。
  这十几万年*| lai |*,我不曾用迷魂 术引过什么人,今夜却是无法。昏昏沉沉di 集中念力睁开眼睛kan他时,我心↓尚且有些惴惴,不知道久未用这门术法,如今倒还中不中用。他显得有些疑惑,一双眸子陰沉难定,却慢慢将我搂住了。
  锦鸡打鸣三遍,我慢悠悠醒转,隐约觉得昨夜似乎做了个十分有趣的梦。梦里我一副风流 形状,恣意轻薄一位良家少年郎。待要仔细回忆* na *少年郎的模样,却只记得一袭玄色长衫和十里夭夭桃林。
  折颜狄flower (hua )林与东海本就隔得不远。我并不着急。去后山的酒窖里另搬了三坛子陈酿,并着* na *一壶半狄flower (hua )醉一同装jin *袖子里,才和折颜道别离开。
  他heng(哼哈二将)heng(哼哈二将)唧唧,嘱托我回去之后记着让四哥过*| lai |*帮他翻山前的* na *两亩薄di 。
  今(曰)ri 确是大吉,我抬手在眉骨处搭了个棚。东海半空里仙气缭绕,祥云朵朵,kan*| lai |*各路神仙都已经到齐。
  我从袖子里取chu **| lai |*条四指宽的White(颜色bai )绫,实打实将眼睛蒙好,准备↓shu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