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唐七公子

  近*| lai |*,我很有些嗜睡。
  奈奈说:“大概是因为怀了孕,所以分外渴睡些,娘娘不必担心。”
  奈奈是照顾我的婢女,也是整个洗梧宫唯一肯对我笑,唤我“娘娘”的仙子。其他仙子们大多kan不起我。因为夜华并没有封给我什么名分。也因为,我没有仙籍,只是个凡人。
  奈奈似乎推开了窗,有风拂jin **| lai |*,窗外传*| lai |*谁的脚步声。奈奈的声音有些惊喜:“娘娘,是太子殿↓*| lai |*kan您了呢。”
  我从锦被里爬起*| lai |*,靠着床 栏,脑子有些不清不楚,虽然刚刚才醒,但仍然犯困。
  被褥陷↓去了一点,我想,是夜华坐到了我的身边。
  我模模糊糊di 问他:“今晚,星星亮得好么?”
  他顿了好一会儿才回答:“素素,现在是White(颜色bai )天。”
  习惯* xing *di 想要去rou眼睛,碰到缚眼的White(颜色bai )绫时才突然想起*| lai |*,眼睛已经没有了,再怎么rou,还是辨不清时辰,还是什么都kan不见。
  夜华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会和你成亲,我会是你的眼睛。”
  素素,我会是你的眼睛。
  我本能di 将他一把推开。* na *一夜 的噩梦再次向我恶狠狠袭*| lai |*,我恐惧得浑身都要发抖。
  夜华*| lai |*拉我的手:“素素,你怎么了?”
  我着牙齿撒谎:“突,突然有点犯困。你去忙你的吧,我想要睡一会儿。”
  从前万分依恋的怀抱万分依恋的人,如今已变得让人不能忍受,我只是好奇,他既然* na *么喜欢* na *个女子,当初又为什么要答应我* na *个黄的要求。
  当初当初,真是悔不当初。
  夜华离开了。奈奈将门轻轻叩上。我重重躺倒在床 榻上,脑子里纷乱如云。一会儿是东荒的俊疾山,一会儿是夜华的脸,一会儿,是血淋淋的匕首,和我* na *双被剜↓的眼睛。很疼啊,我痛得想哭,却哭不chu **| lai |*。
  我想,等生↓这个孩子,我就要回俊疾山,从哪里开始,就应该在哪里结束。
  又发了很久的呆,奈奈蹑手蹑脚推门jin **| lai |*,轻轻唤我:“娘娘,娘娘,您醒着吗?”
  我压着嗓子咳嗽了声:“什么事?”
  奈奈顿住步子:“素锦天妃遣婢女送了帖子过*| lai |*,邀您一同品茶。”
  我烦闷di 掀起被子遮住脸:“就说我已经歇↓了。”
  我不知道素锦近*| lai |*为什么频频向我示好。或许是因为得了我的眼睛,害我成了瞎子,所以多少有些内疚?可明明是她,是她让夜华剜掉了我的眼睛。
  我已经不再是三年前* na *个初*| lai |*乍到、局促不安却又可笑di 想要讨所有人欢心的小姑娘了。
  大概是↓午的时候,奈奈将我摇醒,说是(曰)ri 光正好斜照到院子里,让我去晒晒太陽。
  她搬了把摇椅,要将我搀过去。我推了她的服侍,自己尝试扶着桌子墙根一步一步挪chu *去。这些都是必须的,不然,等以后回到俊疾山,我要怎样一个人生活↓去?
  晒了一会儿太陽,又有些昏昏yu (谷欠)睡。恍惚中,似乎还做了个梦,梦中,又回到了三年前俊疾山上初见夜华的时候。他手持冷剑,一身是血di 倒在我的茅草屋跟前。我手忙脚乱把他拖jin *屋,上药止血,瞠目结舌di kan他的伤口自行愈合。
  并不是我救了他,他却非要报答,我两手一摊:“你不如以身相许。”这便就成了亲,有了腹中的孩子。
  我自记事开始,便一个人住在俊疾山上,身边只有bird(niao )兽虫鱼,所以也没有名字。他叫我素素,说从此以后,这便是我的名字,我偷偷开心了好几天。
  后*| lai |*,他带我*| lai |*到这九重天上。我才知道自己的夫君原*| lai |*竟是天君的孙子。
  * na *时,他还尚未曾被立为太子。
  可在这九重天上,没有人承认他是我的夫君。他也从未与天君提过,他在东荒娶了个凡人做夫人。
  * na *一夜 ,我去夜华的寝殿送羹汤。寝殿四周无人把守,素锦天妃的声音凄凄切切传chu **| lai |*:“你娶一个凡人,不过是报复我背叛你嫁给了天君,是不是?可我有什么办法,我有什么办法,四海八荒的女子,谁能抵挡得了天君的恩宠 ?呵,告诉我,夜华,你爱的仍然是我,对不对,你叫她素素,不过是因为,不过是因为我的名字里嵌了个素字,对不对?”
  * na *和现实吻合得一丝不差的梦境到此嘎然而止,我却已惊chu *了一生冷汗。仔细di ** fu ***了会儿* gao ** gao *隆起的肚子。怀胎已三年,我想,大概近期就要临盆。
  入夜之后,奈奈久久不曾过*| lai |*服侍我歇↓。我现在还没有办法一个人打shui *洗漱,只好开口催她。奈奈过*| lai |*帮我掖了掖盖在* tui *上的flower (hua )毯,回答:“娘娘,再等等吧,也许殿↓今夜要过*| lai |*也未可知呢?”
  我哑然失笑。* na *件事发生之后,夜华便再不曾过*| lai |*歇息。我知道,今后也不会了。
  * na *时候,在东荒的俊疾山上,若夜华告诉我他已经有了心尖尖上的人,我是不会让他娶我的。
  * na *时候,我还没有爱上他,我只是一个人很寂寞。
  可他什么也没说,他娶了我,还将我带上了这九重天。
  我天生擅长粉饰太平,所以他和素锦天妃的种种纠葛我都可以当作不知道。
  我想,不管怎样,他娶的是我,我们是对着东荒大泽拜了天di 发了誓言的,我还有了他的孩子,我这么爱他,总有一天他会被我感动。
  而他,也确实逐渐di 对我温 * rou *了。
  我甚至庆幸di 以为,他即便不爱我,是不是,也有点喜欢我了呢?
  爱这种东西,有时候,会让人变得非常卑微。
  可* na *件事情发生了。于是我一梦醒*| lai |*,代价是失去双眼,失去光明。
  * na *一天,素锦天妃邀我去瑶池赏flower (hua )。我以为是女眷们的小宴,便傻乎乎di 接了帖子。到了瑶池,才知道只有我们两个人。
  屏退了宫娥,她拉着我一路行到了诛仙台。
  她站在诛仙台上凉凉di 对我笑:“你知道么?天君要将夜华封做太子,将我赐给夜华做夫人。”
  我从*| lai |*弄不懂他们这些神仙们的规矩和把戏,只感觉xiong 腹间一股血气上涌,不知道是愤怒,还是迷茫。
  她依然矜持di 笑:“我和夜华情投意合,这九重天上本就不是一个凡人该待的di 方,生↓孩子,你就从这诛仙台上跳↓去,回你该回的di 方吧。”
  我不知道跳↓诛仙台是不是真的可以回到俊疾山,* na *时候我从没有想过离开。我愣愣di 问她:“是夜华让我回去的么?我是他的妻子,理所应当,要跟着他的。”
  现在想*| lai |*,* na *一番话,也真是自取其辱。
  可* na *时候我一直侥幸di 以为,夜华至少是有一点喜欢我的,只要他有* na *么一点点喜欢我,* na *我也是要待在他的身边的。
  素锦有些好笑di 叹气,突然抓住我的手,带着我向诛仙台边缘倒去。
  我以为她要将我推↓诛仙台,可翻↓* gao *台的却是她,我还没有反应过*| lai |*,身旁已经掠过一个black(hei )色的影子,跟着翻了↓去。
  夜华抱着素锦站在我面前,冷冷di kan着我,* na *一双black(hei )色的眼睛里,酝酿了滔天的怒huo *。
  素锦在她怀里气息微弱di 开口:“别怪素素,想*| lai |*她也不是故意推我的,就是听了,听了天君要将我赐给你的消息,有些chong *动。”
  难以置信,我明明,明明什么也没有做。
  “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推她,夜华,你信我,你信我……”我一遍又一遍试图向他解释,惊惶di ,毫无章法di ,像个跳梁小丑。
  他手一挥,低叱道:“够了。我只相信我所kan到的。”
  他不愿听我解释,他不相信我,他抱着素锦,眉间焦灼,匆匆忙忙迈↓诛仙台。
  * na *一夜 ,他神色晦暗di 站在我的面前:“素锦的眼睛被诛仙台↓的刀兵之气灼伤,素素,因果轮回,欠了别人的债,是一定要还的。素素,别害怕,我会和你成亲,从今以后,我会是你的眼睛。”
  之前,他从未提过要在这九重天上同我成亲。心中一时冰凉冰凉,愤怒和恐惧一起涌上*| lai |*。
  我想,此前,我从未如此的失态,我抓住他的手歇斯底里:“你为什么要我的眼睛,是她自己跳↓去的,是她自己跳↓去的,与我半点gan 系都没有,你为什么不信我?”
  他目光沉痛,继而冷笑:“诛仙台↓戾气缭绕,她自己跳↓去?不想活了?素素,你真是变得越*| lai |*越不可理喻。”
  在这九重天上,他是我的唯一。我一直想着,想着等孩子生↓*| lai |*之后,要和他牵着孩子的手,kan十里云海翻腾,万丈金芒流霞。他不知道光明对于我,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我被剜去了双眼。奈奈照顾了我三天,三天之后,素锦站在了我的面前,她说:“你这双眼睛,我用着甚好。”
  我大彻大悟。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
  其实* na *本是他们二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我不过一个路人,模模糊糊被牵扯近*| lai |*,是命中的劫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