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这么多人住在一起,少不了各种闹腾,尤其小晴跟杨叔两个活宝,有他俩在,后院养的老母鸡都不↓蛋了,小狐更是一大早吃过东西,就拱拱我的* tui *,heng(哼哈二将)heng(哼哈二将)两声,便独自跑chu *去玩耍…
  这样过了几天,雨馨通过关系,给小庄开具了死亡证明,然后在东山公墓buy(中文:gou mai)了块墓di ,我们把小庄的尸体拉过*| lai |*,huo *化以后葬在了* na *里。至于小九,已经苏醒了过*| lai |*。通过询问得知,他跟萧天* na *帮人也没很深的交往。当初,萧天的人找到他,问他关于* na *对小情侣的事,* na *以后,小九就跟他们走到了一起,* na *些人给了小九些钱,跟他说,关于* na *对小情侣的任何动向都向他们汇报,于是,就有了后面租房子的事,小九在* na *些人的授意之↓,把凌纪天* na *座‘鬼楼’前面的chu *租楼,介绍给了他们…
  至于小九撞邪的过程,* na *晚他酒喝多了,根本就什么也不记得。我们分析,说不定,小九撞邪就是萧天把* na *‘鬼东西’从楼里弄chu **| lai |*的* na *晚,小九kan到了不该kan的东西,所以chong *撞到了邪气…
  离开小九他们* na *大杂院子以后,我开车载着师父*| lai |*到* na *条臭shui *河边,天black(hei )以后,我们便↓到了河道里。沿着河徘徊了整整一个晚上,我们没找到* na *小妖怪,只得作罢。感觉* na *小妖怪可能不在* na *里了,不知跑去了哪里,到时候慢慢寻找吧。
  后面的时间,我每天足不chu *户,待在家里陪着晨星。我不知道,晨星为什么会得* na *种怪病,也不知道* na *种病叫什么。用晨星的生辰八字*| lai |*测,从命格*| lai |*kan,根本就kan不chu *她阳寿将尽,师父说,要到她发病的时候,命格才会变动。至于晨星得病的原因,师父说可能跟她以前的经历有关。想到当初在* na *老刑场时,* na *个亡魂见到晨星四散而逃的情形,我不知是否和晨星身染的怪病有关系…
  师父跟我说,天意使然的事,非人力所能相抗的。让我趁有限的时间多陪陪晨星,让她走的快乐些。
  这天晚上吃过晚饭,我一个人走了chu **| lai |*。仲夏的夜晚十分闷hot(英文:hot,中文:re ),知了聒噪的叫着,透过氤氲的暑气望去,繁星无精打采的挂在夜空…
  我正望着,忽然旁边一个声音道,“阿冷…”
  “嗯?”我侧头一kan,是晨星,急忙打起精神,笑道,“怎么不跟小晴她们打牌了?外面这么hot(英文:hot,中文:re ),chu **| lai |*gan 嘛?”
  晨星微微一笑,道,“我想跟你聊聊。”
  “好啊。”我笑道,“聊什么?”
  晨星示意我蹲在她旁边,两人靠在一起。
  “怎么了?”我心里有些忐忑,轻声问。
  晨星不答,怔怔的凝望着夜空,好一会儿,幽幽的说,“阿冷你说,我死了以后,如果真的像我的名字一样,可以变成一颗星,该有多好…”
  我心往↓一沉,“瞎说什么呢?”
  晨星自顾道,“…这样,我就可以每晚kan到你了…”
  “别瞎说,师父已经筹备好各种东西了,只不过,要到你病情发作的时候,才可以施法救你…”
  晨星笑了笑,“不用骗我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骗我的…”
  “没有,我…呵呵…我怎么会骗你呢?”
  “谢谢你阿冷,为了让我剩余的时间过的快乐,所编织的善意的谎言…”
  我一把握住晨星的手,感觉她手心凉冰冰的,虽然极力控制,可我眼泪还是流了↓*| lai |*,“不会的星,你不会死的…”
  “不哭…”晨星hands(*yong * shou *)帮我拭去眼泪,“其实我早就kan开了,阿冷你答应我,我死了以后,你要好好待雨馨,从* xing *格上*| lai |*kan,她才是和你最般配的,有她照顾你,我就放心了…”
  “不会的,你不会死的…”
  晨星轻轻把头靠在我肩上,“阿冷。”
  “嗯?”
  “如果我到时真的变成了一颗星,你能找到我是哪一颗么…”
  我哽咽了一↓,用力点↓头,“嗯!”
  “你真好…”晨星幽幽道,“阿冷,我有点困了…”
  “困了么?走,我送你回房。”
  “嗯…”
  把晨星送到房间,kan着她睡着以后,我轻轻走了chu **| lai |*,魂不守舍的*| lai |*到正屋。小晴他们都去睡了,雨馨在整理屋子,杨叔坐着喝茶,师父沉默的抽着烟。
  “冷啊,gan 嘛了这是,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杨叔道。
  师父和雨馨两个闻言朝我kan过*| lai |*。
  “星儿是不是知道你骗她了?”师父问。
  我点了点头。
  “你骗星姐了?”雨馨皱眉问。
  “嗯…”
  雨馨正要质问我,师父道,“星儿就快死了…”
  “什么?!”杨叔和雨馨两个同时瞪大眼睛。
  我哽咽着,把实情讲了chu **| lai |*。雨馨眼泪扑簌簌的往↓掉,“不可能的,星姐…星姐这么好,她怎么会死呢?”
  “是真的…”我扭过头。
  “唉…”师父叹了口气。
  忽然,杨叔说道,“我能救她…”
  杨叔声音并不大,在我听着,却像打雷一样。
  “你说什么?!”
  杨叔‘呵呵’一笑,“我说,我能救她。”
  “你…你该不是骗我的吧?!”
  “他nai (*&女乃*&)nai (*&女乃*&)的。”杨叔骂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使劲cuo了↓鼻子,“快说,要怎么救!”
  “要有人牺牲自己。”
  “怎么牺牲?”
  “把自己的阳寿,借几十年给她…”
  我脑袋里面‘轰’的一↓子,我们怎么忘了这一chu *了?杨叔具有* gao *启恩的记忆,而* na *个* gao *启恩,懂得一种借阳寿的方法!
  “我,我牺牲,把我的阳寿全部借给她,我也愿意!”
  “你可以个屁。”杨叔道,“小星这情况不同,必须要是一个年龄跟她差不多女孩儿,自愿把阳寿借给她…”
  “这…”
  我挠了挠头,心道,哪个女孩儿会自愿把阳寿借给别人?
  “我…”雨馨道,“我可以吗?”
  我惊讶的kan着雨馨。
  杨叔kan了kan她,说道,“可以,不过,小姑娘,一旦把阳寿借chu *去,可就收不回*| lai |*了,你不后悔吗?”
  “不后悔。”雨馨道,“我跟星姐特别投缘,就像亲姐妹一样,如果她死了,我会难过一辈子…”
  “雨馨…”师父道,“我希望你不是一时的chong *动,星儿的遗愿是,她死之后,让你好好和冷儿在一起,如果你一旦把阳寿借给她,冷儿就不是你的了,你付chu *巨大代价,换*| lai |*的将是一无所有,你考虑过没?”
  “当然有考虑,师父放心,我不是一时chong *动…”雨馨说着,朝我kan过*| lai |*,“我这么做,有一部分也是为阿冷,如果星姐死了,他不会快乐,我宁可用自己的阳寿挽救星姐,然后退chu *,我也不要他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这一年多,阿冷带给我很多快乐,因为我经历了很多事,如果不是他,我早就死了,现在,到了我回报并补偿他的时候了,无论今后的哪一天,我一定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好姑娘。”师父朝杨叔kan了一眼,chong *雨馨道,“把八字给我吧…”
  要过雨馨的八字,师父起局帮她量了一↓命,雨馨寿数很长,她能活到一百岁。
  “你打算借多少给她?”
  “六十年,这样,她可以活到八十岁,跟阿冷能够White(颜色bai )头到老了…”
  “不可以。”师父打断她,“顶多四十年。”
  “师父…”
  师父摆了↓手。
  杨叔摇头叹了口气,chong *我道,“你小心也不知上辈子积了什么德…小张,明天就开始准备吧…”
  用了三天的时间,我们筹备好了借寿需用的东西,当然,这一切都是瞒着晨星jin *行的。第四天↓午,把晨星催眠,抱jin *了后院的小屋里,把东西弄jin *屋里以后,雨馨走了jin *去,杨叔命我守在门口,任何人不准打扰。他救晨星的方法,叫做置之死di 而后生,就是先杀死晨星,再把她救活…
  我心里十分忐忑,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坐↓,一直等到黄昏,终于,屋门开了,两个女孩儿满身大汗,脸色苍White(颜色bai ),扶着虚弱的杨叔走了chu **| lai |*。
  “怎么样?”我kankan晨星,然后kankan雨馨,急切的问。
  “成…成了…”杨叔道。
  晨星松开手,跪倒在di ,哭道,“谢谢杨叔,谢谢馨…”
  我也跪↓了。
  “傻孩子,快起…起*| lai |*,都起*| lai |*…”
  这天晚上,我叫*| lai |*两大桌杨叔爱吃的菜,把个杨叔撑的眼睛都翻White(颜色bai )了。
  扶杨叔回屋的时候,杨叔醉醺醺拍着我的胳膊,“大叔我…呃…我帮了你这么大忙,你小子怎么感谢我?”
  “你是指救了晨星么?”
  杨叔诡秘的笑了笑,没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我刚从屋里chu **| lai |*,就kan见晨星站在院里。
  “阿冷你醒了?”晨星道。
  “嗯,没感觉哪里不舒服吧?”
  “当然没有,*| lai |*,我有话对你说…”
  “什么?”走到跟前,我问道。
  “好奇怪,阿冷。”
  “什么奇怪?”
  “得了馨四十年的阳寿以后,我觉得…自己好像跟她变成了一个人似的,她一举手一抬足,我都能知道她接↓*| lai |*想要做什么…阿冷你有没有想过…”
  “想过什么?”
  “想过娶两个老婆…”
  我吓一跳,“你…你说什么?”
  晨星抬眼kan着我,“我跟你说真的,你别以为我开玩笑。”
  “这…”
  “阿冷…”晨星道,“我知道,你心里面有雨馨,这不是你用情不专,而是当初我造成的…这一切都是天意,现在,如果让雨馨退chu *,她不会快乐,你不会快乐,我也不会快乐,我们像姐妹一样,已经彼此分不开了…最好的方式,就是我们三个人一起生活,雨馨陪你主外,我主内,当然,我们国家不允许这样的婚姻,我们也不一定非要结婚,实在想结婚的话,我们就移民到国外去…”
  我听的目瞪口呆的。
  “昨晚上,我给雨馨做了一夜的思想工作,终于做通了。她现在正在屋里等你呢,快去吧…”
  “啊?”
  “啊什么啊?”晨星‘*pu zi*’一笑,使劲把我一推,“快去呀…”
  当我迷迷登登推开门,只见雨馨正脸Red(* hong *)扑扑的,低头坐在chuang shang ,也不kan我。
  ‘砰’的一↓,屋门自己关住了,吓的我一哆嗦。挪到床边,我僵*ying *的一坐,感觉pi *gu *像有针扎一样。
  屋里很静,两人ji cu *的心跳声听的十分清晰。
  终于,我扭过头,没想到,雨馨也扭过*| lai |*,两人同时说了个‘我’字。
  “你先说。”我道。
  雨馨把头扭回去,低声道,“星姐…星姐都跟你说了?”
  “嗯…”
  “* na *…”雨馨好像很jin 张,“* na *你什么想法?”
  “我…唉…”
  “怎么?”
  我盯着窗口,道,“你知道么?”
  “什么…”
  “金庸小说里,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张无忌,三心二意的,没想到,我有一天居然成了他…”
  雨馨‘噗’的一笑,“臭美吧你,你有人家张无忌* na *么大本事,* na *么帅么?”
  “嘿…”
  “嘿什么嘿…”
  雨馨‘pa 口拍’甩给我一只眉笔。
  “gan 什么?”我问。
  “你不是张无忌么?*| lai |*…”雨馨hands(*yong * shou *)一指,“给我画眉mao *。”
  “画…眉mao *?我不会呀…”
  “学啊…喂,有你这么画的么?”
  “我说了我不会…”
  “不行,我也要给你画,眉笔给我…”
  两个人抢眉笔,抢着抢着,雨馨贴到了我怀里,吐气如兰道,“你这个冤家,真不知哪辈子欠了你的,以后要疼我哦…”
  我楼住她,↓巴贴着她huo *烫的额头,* rou *声道,“一定的…”
  《尾声》
  三个月后,雨馨带着凌纪天去了韩国。至于* na *冉族巫师,已经回了冉di ,阿风回四川,顺便送他。这一天,晨星带着小狐去buy(中文:gou mai)菜了,师父在后院静修,我蹲在院子里,拿根树枝画圈圈,杨叔走了过*| lai |*。
  “小冷啊,两个大美女都是你的了,咋还一副郁闷相?”
  “我在想,以后写书的事。”
  “他nai (*&女乃*&)nai (*&女乃*&)的,你还真写啊?”
  “既然跟您老夸↓海口了,* na *就得写啊。”
  “行吧,* na *你就写吧,把大叔我写帅点儿。”
  “* na *没问题,可是,我们这些经历啊,细数数,还有点儿谜团没(jie kai)的,怎么写啊?”
  “怎么?为了你写书,我们就得费劲巴拉的去解* na *些没用的谜团?这个世界都不是完美的,你写个书还想多完美?再说了,像* gao *启恩的记忆怎么跑我身子里的,我自己都不清楚,你能清楚?行啦,不跟你废话啦,我chu *去溜达溜达…”
  杨叔说的对,我扔掉树枝,起身站起*| lai |*,shen 了个懒腰,电话响了起*| lai |*,小晴打*| lai |*的。
  “喂?”
  “呜呜呜…”
  我吓一跳,“怎么啦晴姐?谁欺负你啦?跟我说说。”
  “呜呜…小冷子…”
  “嗯,我在呢!在呢!”
  “我…呜呜…”
  “怎么?”
  “我要做孩儿Ta Ma了…”
  “什…你的意思是,你怀孕了?”
  “是啊…”
  “* na *你哭什么?”我长松一口气。
  “我就要哭,呜呜…”
  “行吧,哭吧,怀孕要控制情绪,像你这样哭法,把孩子哭掉,我kan你怎么办…”
  “* na *我不哭了,嘿嘿…好啦,我爸把好吃的给我送*| lai |*了,姐姐我米西了啊,拜拜小冷子…”
  我哭笑不得挂掉电话,正准备转身,就听门口有车声,片刻,一个戴着宽大眼镜的xing *gan *女郎走了jin **| lai |*。
  “您是?”我问。
  “请问,这里是张师父家吗?”女郎用一种绵绵淡淡的声音说。
  “对,您要kan风shui *还是…”
  女郎‘咯咯’一笑,摘掉眼镜,“冷儿,连我也不认识了吗?”
  “我天呐,赵姐,你怎么…”
  “怎么,我不能*| lai |*吗?你师父呢?”
  “在后…后院呢,等等啊,我去叫他…”
  一边往后院跑,我心里一边道,师父,快跑吧,赵欣*| lai |*啦…
  (全文完)
灵异悬疑小说 - 奇门术师已阅读完毕,继续阅读:《人间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