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凌纪天说,* na *些被召回*| lai |*的冉民,无法再习惯他们部族隐居di 这种与世隔绝的落后生活。劝说族长举族搬chu *去,和外面的世界相融合,族长却不答应。为了自由,他们决定发动内变…他们这个冉族残余部族,经过了上千年的发展,当时的人数,比眼↓要多,隐居在这里,就像一个小国家一样,除了有各种的族规,律定以外,人还有等级之分。最* gao *等级自然是族长,往↓是巫师,再往↓是管事人,再再往↓就是普通的族民。这其中,巫师相当于我们这个世界的执法人员和国防人员,他们掌握着冉族部族的最* gao *机密——巫咒,用于掌控所有族民,以及防止外敌入侵。巫师都立↓过重誓,如果背叛族长,snake(she 虫它)灵就会↓凡,将他们噬咬而死…
  所以,* na *些人内变,首先要对付的是巫师。巫师不是* na *么容易对付的,为此,他们颇费了一番工夫。最终,在族里的一次祭祀活动结束以后,他们把从外界带回的毒药↓到了巫师所饮的酒里,毒死了所有巫师,然后趁乱杀死了族长…如此一*| lai |*,他们的命运终于可以归自己掌控,安然离开这个di 方了。可是,他们最终还是没走成。族长死了,巫师死了,管事人没死。* na *些‘内变者’眼kan着就要逃离这di 方了,却被冷静↓*| lai |*的管事人带着族人追过去截住,抓了回*| lai |*,遭受了一种比lie *huo **身更为残酷的刑罚,万snake(she 虫它)噬体…
  虽然内变失败,但并不是没有意义…一族不可无长,处死内变者以后。* na *些管事人共同商议推举,从他们当中选了一个新的族长。可是,由于* na *些巫师,以及先前的族长被杀,从而导致一直被他们所垄断的,冉族最核心的东西——祖先传↓*| lai |*的巫咒,失传了。如此一*| lai |*,族人不再受控制,后面接二连三的有人逃到外面的世界。若gan 年↓*| lai |*,族人少了一大半。剩↓的,都是过惯了这里的生活,不想chu *去的人。
  终于有一天,后继族长坐不住了,想要变回以前的局面,就必须要恢复巫咒,可是,这要怎么恢复?…思*| lai |*想去,他决定还是派可靠的人到外界去。据先辈说,他们冉族在统治外面世界的古冉国时期,在一些贵族的墓葬,祭祀的神庙等等di 方,会刻↓零星的巫术咒语符号…* na *就派人去寻找,收集* na *些咒语符号,滴shui *可以穿石,将收集到的各种符号加以罗列整理,久而久之,应该有一天可以恢复族里失传的巫咒…
  还有就是,继续寻找青铜人,以及* na *些杨家人的↓落。寻找青铜人,是因为* na *是圣物,而寻找杨家人,是因为* na *些杨家人当年曾经被族里的巫师对付过…当年,* na *些杨家人由于拒不交chu *圣物,冉族巫师过去以后,依靠巫咒召chu *一种神秘力量,将杨家所有人都给笼zhao,令他们全部都逃不掉,一个个的慢慢处死。后*| lai |*,杨家老头儿和巫师订了‘契约’,虽然* na *种力量被收走,可是,他们杨家人的体质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就好比用磁铁xi 口及铁砂,把磁铁撤走以后,* na *些铁砂会带有磁* xing *,差不多的道理…杨家人体质的* na *种‘变化’,会衍传给后人,一旦找到他们以后,可以通过他们,重新得到召唤* na *种神秘力量的巫咒…
  “怎么个得到法?”我忍不住问。
  “这我就不清楚了。”凌纪天说,“冉国华没告诉我。”
  我点了点头,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当年,剩余的* na *些杨家族人,跟随* gao *启恩去了黄河边的* gao *家村,住了两天之后往北去了…从黄河往北,他们是去了哪里落脚?…我的心跳ji cu *起*| lai |*,反复回味凌纪天刚才的话…* na *些杨家人的体质发生变化,衍传给后人…变化…后人…难道说……
  就听凌纪天继续道,“这就是为什么,冉国华从事盗墓的原因,他是想从古代墓葬,或者一些遗迹里,得到他们先民遗留↓的咒语符号,从而恢复他们部族失传的巫咒。”
  “* na *结果怎么样?* na *么多‘前辈’都没完成的事,不会就被他给完成了吧?”我道。
  “呵呵…”凌纪天笑了笑,“如果不是这样,我又怎么会跑到这di 方*| lai |*?”
  “真被他给完成了?”我惊讶道。
  “完成了一种…”凌纪天说,“这个冉国华,表面kan着土里土气,人很木,其实智商很* gao *。除了盗墓,找遗址以外,他还动不动就往一些,古蜀冉民曾经生活过的古村老镇里面跑,寻找蛛丝马迹,依靠搜集到的各种资料和冉族符号,最后,竟然真的被他找回一种古冉巫咒…”
  “然后呢?”我问。
  “然后,他就回到这里*| lai |*复命。回头同我汇合以后,我们去了曹老板所在的县城。当时同曹老板他们在一起的,有好几个人,我都不认识。酒桌上,* na *些人言谈间似乎对我有所避讳,并且不断给我灌酒。我耍诈装醉,被他们扶jin *了里间,待他们走后,我悄悄的跑到门口偷听,结果听到一件相当不可思议的事…”
  “什么?”我jin 张的问。
  “呵呵…”凌纪天摇头苦笑。
  “怎么了,凌伯伯?”
  凌纪天kan了kan我,“我如果说,我不记得当时我到底听到的是什么事了,你们相信吗?”
  我,师父,向风,三人惊奇的kan着他。
  “不记得?”
  “嗯。”凌纪天说,“当时我听的过于入神,连有人从房间的小门jin **| lai |*我都没注意,结果被打昏了。当我醒*| lai |*,我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山(gou)里,往* shang * mian *望,是* gao *崖。迷怔了好一会儿,我才明White(颜色bai ),我是被人给扔↓*| lai |*的,要么就是被人施了法,自己掉崖摔↓*| lai |*的,离我不远有个背包,还有登山杖…只是我命大,不知怎么没摔死。可是,我的脸…”凌纪天痛苦的低↓头,“也不知是被凸chu *的岩石尖还是树枝,完全毁了,当时手脚也断了。我也不知哪*| lai |*的毅力,爬了将近一个↓午,遇到一个好心的过路老板,把我救jin *车里,拉着我去了医院。我当时连话也说不chu *,更不能写字,五官还毁了。* na *老板无法知道我是谁,家在哪里,自己帮我垫的医药费。在医院* na *段时间,我想*| lai |*想去,害我的人,一定是冉国华,曹老板他们,原因是我听到了不该听的事。可是,到底是个什么事,我想的头痛yu (谷欠)裂都想不起*| lai |*,只依稀记得很不可思议…后面我只好不再去想,沉↓心*| lai |*,我觉得冉国华这个人很神秘,他所给我讲的,关于他们冉族之类的,等等一切,我一直不怎么敢相信是真的,可如果说要是编造的故事,又找不chu *什么破绽…我不可能再回山东老家,做什么灯饰厂凌老板了,这一次我没死,↓一次,我将不会再这么走运。* na *么,我这个样子,能去哪里呢?想*| lai |*想去,我还是迫切想知道,冉国华对我说的关于他的身份是不是真的…伤好以后,我悄悄回山东kan了一↓,发现我* na *座楼已经被拆了,冉国华也不知去了哪里。回到四川,我*| lai |*到了川西的邛崃山脉这里,寻找* na *个传说里的冉民之di 。不知道是因为我的目标就是找它,因此工夫不负有心人,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在深山老林里转悠了一两个月,真的被我误打误撞的闯到了这di 方…当时,这些冉民围着我,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说自己是一个无亲无故的流lang汉。按照族规,他们本想杀了我,一个头领说,他们这里刚好缺个守陵的,让我守陵好了。从* na *以后,我就待在了这里,成了一个守陵人,陪着我的,只有我一直随身携带的,霄儿的一张照片…”
  凌纪天说到这里,垫锅的石头经不住炭huo *烘烤,pa 口拍’的一↓炸掉一个角,要不是我眼疾手快扶住,锅就扣di 上了。
  “我去找块石头。”凌纪天说。
  他走后,我说道,“你们觉得,他的话有多少是可信的?”
  “怎么?”向风kan了kan我。
  “我觉得,他应该对我们隐瞒了什么…”
  凌纪天很快就回*| lai |*了,把锅垫起*| lai |*以后,他kan了一圈我们,目光落在我身上,“小冷啊,我的事讲完了,该你说了,你们又是为什么*| lai |*这里?”
  既然凌纪天不相信雨馨就是凌霄,我略过关于她的事不谈,捡jin 要的,像凌纪天* na *座楼不是被拆,而是被施了法,还有太行山* na *无名山村凭空消失…给他讲了一遍,听的他愣愣的。
  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炖的差不多了,我们打碎一只陶罐,用罐底做碗,连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加汤盛了,轮流喝了一些,把冉族* na *个头领弄醒,也给他喝了一些。见他精神气力有所恢复,我正要再次询问关于* na *种‘上古诅咒’的事,师父忽然一按我的胳膊,目光kan向外面…
  “怎么了师父?”我吓一跳。
  “大家小心,好像有不gan 净的东西*| lai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