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崔老头儿说,因为他爷爷曾经做过商人,并用积攒的钱购置了大量土di 。所以,文/革的时候,他们一家被划为资本家、di 主恶霸,遭到了残酷的批斗。文/革过后,虽然为他们平了反,但崔老头儿心里的阴影和创伤却无论如何都抹之不去了。他也不知听谁说的,每个朝代,都有属于自己的龙脉。一旦被人发现,掘掉,该朝代就会衰落,最终灭亡。崔老头儿认为,现如今的这个‘新朝’,也有属于自己的龙脉,为了报复,他决定寻找到并毁去…崔老头儿最初走上盗墓之路,是为了找‘龙脉’的…
  相对于中原di 区*| lai |*说,川蜀di 区的古墓是比较少的。崔老头儿和他的同伙儿,一般都是在岷江和长江流域一带,历史文化比较悠久的di 方寻找古墓,靠把盗掘chu **| lai |*的古董冥器卖掉,维持生计。就是在倒卖古董的过程中,崔老头儿结识了杨老爷子。因为两人年轻时,有过相似的悲惨遭遇,再加上志趣相投,所以成为了要好的朋友。对于崔老头儿寻找‘龙脉’的事,杨老爷子曾经苦劝过他,但崔老头儿仍然执迷不悟。所谓‘龙脉’,大都隐藏在一个朝代的兴起之处。所以,崔老头儿常不常的游走于当年的一些革命之di ,像川西的二郎山,夹金山,大渡河之类的di 方,他都到过。结果龙脉没找到,大大小小的古墓倒是发现了一些。就在泸定县周边的一座古代官员的墓里,崔老头儿发现了一本层层包裹的,线装小册子…
  * na *本小册子里,记录的是* na *个官员生平从政的种种作为,以及告老还乡后的一些经历,其中,便有关于二郎山“二郎之眼’的记载…
  传说,川西这里,是当年女娲补天的终极之di 。历*| lai |*多di 震,天灾,民不聊生。* na *个官员告老还乡没多久,便经历了一场di 震。眼kan着到处墙倒屋塌,哭儿唤母的惨景,* na *个官员决定调查一↓,kankan之所以这一di 带多di 震天灾的原因。后面,在二郎山的一户山民家里,* na *个官员得知到了一个关于二郎之眼的传说…据说,二郎神用于震妖怪的* na *只眼睛,每隔若gan 年,就会眨动一↓,每当* na *只眼睛一眨的时候,就会有妖怪跑chu **| lai |*,周游一圈,当* na *只眼睛再次睁开,便被xi 口及回去。虽然chu **| lai |*的时间很短,但* na *些妖怪仍能兴风作lang,致有天灾人祸的发生…
  换做我们现代人,会依据科学*| lai |*解释di 震等天灾的原因,对这种无稽之谈的传说嗤之以鼻,认为是古人chu *于对自然界的畏惧,从而编造的神话故事。但是,* na *个官员所处身的时代的人,却对这种传说深信不疑,包括* na *个官员自己…得知到这个传说以后,* na *个官员决定,在二郎山里寻找一↓,kankan二郎之眼究竟位于什么di 方。从此,他便长年累月的在深山里面游dang ,若gan 年后的一天,真的被他给找到了…
  具体他找到二郎之眼的过程,* na *本册子没有记录,可能是怕后人根据记录跑过*| lai |*,只记录着对二郎之眼所在di 的描述,大体如↓,‘雾厚如棉,目不能及远,di 无寸草,尽皆碎石…’,还有就是他在二郎之眼的恐怖遭遇,按* na *册子里的记录,他当时总共带了四个随从,往浓雾深处走着走着,他因为踢到石头扭伤了脚,便坐在原di 等待,让* na *几个随从往前探探,结果,* na *几个人没走多远,就全部停了↓*| lai |*,也不知在kan什么东西,他正要张口询问,* na *几个人突然纵声大叫,一边叫一边喊着‘眼睛,眼睛’…然后,他就眼睁睁的kan着他们几个燃烧了起*| lai |*,然后消失了…
  * na *个官员死里逃生,离开了* na *di 方。他认为,他* na *几个随从消失前所喊的‘眼睛’,就是二郎之眼…
  “死人是不会说谎的。”崔老头儿说,“* na *个册子,就像是本(曰)ri 记一样,在* na *个官员死后和他一起随葬,我想,里面的记录都是真的,da jia huo 儿kankan…”崔老头儿颤巍巍的抬起胳膊,指了一圈,“这个di 方,跟* na *册子里的描述是不是一模一样?不能再往前走了,不然我们大家都会死的…”
  向风冷笑了一↓,说道,“就算* na *个册子里的记录是真的,这里,就是* na *个官员所到之di ,可到底是不是什么有二郎之眼,* na *个官员也是瞎猜的,他* na *几个随从燃烧并且消失,可能另有别的原因,而不是因为什么二郎之眼。”
  “阿风说的没错。”我说道,“* na *些冉民一定就隐藏在这里,* na *个官员的随从之所以消失,可能因为,* na *些冉民为了防止外人闯入,布设了什么机关。”
  “这样吧。”师父朝前方的雾气里望了一眼,说,“书军,杨老爷子,崔老哥你们三个,回* na *道山体裂缝* na *里等着,我们三个往前探一探。”
  “老崔要是怕死,自己过* na *里等着,什么他nai (*&女乃*&)nai (*&女乃*&)的二郎之眼,要真有* na *眼,被它kan一↓就着的话,ting *好,省的我以后点huo *自*了。”杨叔说。
  “我也不怕…”杨老爷子说。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我道,“要真像我先前说的,这里有* na *些冉民布设的某种机关的话,你们三人不会法术,跟着我们,反而会成为累赘…”
  “这样…”杨叔kou 了kou 眉头。
  “小冷说的对。”杨老爷子说,“我们还是别跟着添麻烦了。”
  “就这么定了。”师父说,“冷儿,阿风,我们走。”
  没走多远,回头望去,杨叔他们三人的身影被雾气完全遮没,kan不见了。
  雾气绵绵dang dang 的,在我们身周游走。
  “阿风,你没听说过,关于这什么二郎之眼的传说么?”我问。
  “没有。”向风说,“二郎之眼,我想肯定是没有的,这di 方,倒像是一个陨石坑。”
  “哦?”我一愣,kan了kan四周,然后kan了kan脚↓,“别说,还真的ting *像是个陨石坑!kan样子,确实有东西掉落在了这群山里,但并不是什么二郎神kou ↓*| lai |*的眼睛,而是一块陨石?”
  “不管是什么,这里一定有不一般的东西,大家小心些。”师父说。
  “嗯…”
  从di 理位置上*| lai |*判断,眼前这di 方,正处于北纬三十度线上。据说,这条线上,存在其它空间,比如魔鬼百慕大**,之所以很多轮船,飞机,在* na *里消失,据说就是jin *了另一个空间,难道说,我们此刻所处身的这di 方,也是另一个空间?…
  我正胡思乱想着,忽然间,师父手里的罗盘‘嘣嘣’的响了起*| lai |*。
  三个人同时一惊,停住脚步。师父镇定的朝四处kan了kan,说,“跟在我后面。”
  我和向风跟在师父Behind(shen hou),往前走了大约十步左右,师父说道,“kan…”
  我们往前一kan,只见前面一个black(hei )乎乎的大坑。这里雾气不是很厚,隐约分辨,这坑大约一处宅院子大小,中间宽,两头窄,冷不丁一kan,很像是一只眼睛…
  “眼睛!”第一感官,使我tuo *口便道。
  “快kan,这坑周围有东西!”师父说。
  我定睛一kan,这坑周围的雾气里,有一种像black(hei )烟一样的东西,仿佛有生命一样,不断变换着形状,绕着坑游走…
  “是山mei (鬼末)!”向风低声说。
  “山mei (鬼末)?”我问。
  “这是山mei (鬼末)chu *世前的最初形态,这里不知道这是有多少只。”
  “你确定?”
  “确定,这一定是山mei (鬼末)!”向风果断的说。
  我突然意识到,关于二郎之眼的* na *个传说,并不是完全空**| lai |*风,胡编乱造…这里,真的有一个形状很像眼睛一样的坑,如果坑四周这些‘black(hei )烟’,就是山mei (鬼末)的话,* na *么,它们便是造成各种天灾的罪魁祸首,也就是传说里,被‘二郎之眼’所镇着的* na *些‘妖怪’…
  “小心了!”师父说。
  我回过神,仔细一kan,* na *些‘black(hei )烟’停止了移动,形状也不再变换了。直觉告诉我,这种鬼东西的确有生命,此刻,它们发现了我们…
  突然,我眼睛flower (hua )了一↓,随后只见,* na *种‘black(hei )烟’凝聚成了一根线状,直直的朝我们chong *了过*| lai |*…
  师父和向风两人,同时*chu *一枚令牌,一先一后,朝* na *股black(hei )线打去,* na *black(hei )线倏di 转了个弯,在第一块令牌上擦了一↓,然后又一转弯,擦过第二枚令牌。‘轰轰’两声响,两块令牌就像被泼了某种剧烈燃料一样,燃烧了起*| lai |*,还没等落di ,就烧没了…
  我kan的连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都shen chu **| lai |*了,这种鬼东西怎么这么厉害?…愣神的工夫,* na *black(hei )线已经*| lai |*到了距离我们两米多远的di 方…被它一沾,必死无疑!惊骇之↓,我*chu *身上的各种法器,包括* na *道孤虚神符,随同师父和向风一起,天女散flower (hua )一样,打了chu *去…
  ‘轰轰…’一片响声,* na *些法器全部烧着了。我又*口袋,空空如也,没有法器可打了。霎时之间,我心里面万念俱灰,连孤虚神符都着了,还有什么能对付这鬼东西?…
  我把眼睛一闭,准备等死,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xiong 口被人给拍了一↓,急忙睁开眼睛一kan,只见我xiong 口贴着一张保命符。而* na *条black(hei )线,停在了距离我们一米多远处,这是怎么回事?…疑惑中,我眼睛一斜,只见向风右臂* gao *举着,手里拿着一块black(hei )black(hei )的东西,正是万金山当初用命给我们换*| lai |*的* na *种符,阴阳奇符…
  * na *么多法器打chu *去,包括孤虚神符,全部都着了,独独这种符,刚一拿chu **| lai |*,就把* na *鬼东西给镇住了!
  我刚松一口气,忽然,* na *鬼东西一个转弯,随后,便围着我们一圈一圈的转了起*| lai |*。
  我一身都是冷汗,勉强定了定神,说道,“有这符在,这鬼东西不敢攻击我们,但也不肯放我们走,师父,我们要怎么办?”
  “要不,我用这符给它一↓。”向风说。
  “不行,万一如果打不中,被它躲过去,* na *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师父说。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na *东西还在围着我们转个不停,speed(*su du*)极快,瞧的我头晕目眩的。
  “我们搏一搏。”师父说。
  “怎么搏?”我问。
  “我感觉…”师父说,“这个眼睛形状的坑,可能就是通往* na *些冉民居住di 的入口,冷儿,我送你过去,我和阿风两个,想办法对付这鬼东西。”
  “好,可是…”我朝* na *坑望了望,“这么远,师父,你要怎么送我过去?”
  “把你身上的衣服都tuo *了。”
  “tuo *衣…衣服?”
  “嗯,最大程度的减轻body(* shen | ti *)的重要,还有就是,免得衣襟带风,产生阻力。”
  “哦…”
  我注意着外围* na *鬼东西,小心翼翼的将* na *道保命符揭↓*| lai |*,贴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贴在xiong 口。然后,一点点的,把衣服tuo *掉,然后又tuo *掉鞋袜,浑身上↓仅剩一条内ku 。
  “准备好了吗?”师父问。
  “嗯。”
  师父侧过身子,两手抓住我的腰,我又朝* na *坑望了一眼,心里面‘扑通扑通’的。
  “一…二…三…起!”
  在一股大力的作用↓,我像腾云驾雾一样飞了起*| lai |*,朝* na *坑飞去。‘砰’,只一瞬的工夫,我双脚着di ,落在了坑边上…搭眼往↓一kan,我不禁倒抽一口冷气,这坑往↓往↓望不到底,black(hei )乎乎的一片,令人眼观之↓,心往上提,* tui *往↓ruan (车欠)…
  “冷儿小心!”
  我感觉有一股疾风朝我后背袭*| lai |*,不用kan都可以知道,是它东西*| lai |*了…当此情形,我根本就别无选择,把牙一咬,闭眼跳了↓*| lai |*…
  ‘呼’一↓子,我感觉落到了底,脚似乎踩在了实di 上,一点一点的,我睁开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瞧着眼前的一切…
  我这也不知道是*| lai |*到了哪里,在我的正前,一左一右立着两根数层楼* gao *的木桩,每根木桩上都盘着一条*cu && da*的snake(she 虫它),也不知是什么做的,kan着像活的一样…
  我光着脚丫子,东向西望着,‘扑踏踏’*| lai |*到两根木桩之间,抬头往上望,两条snake(she 虫它)都张着血盆大口,似乎要朝我扑↓*| lai |*,吓得我往↓一缩,急忙挪动脚步,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