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我停住手,看向灵堂的两扇门,只见门往下,将近门槛的地方,好像涂有什么东西…我弓下身,用手在门上抹了一下,然后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隐约闻到一股怪怪的气味儿,分辨不出是什么…
  
  “怎么了阿冷?”晨星小声问。
  
  “嗯?没事…”
  
  我回头看了看人群,所有人都看着我们。不动声色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巾,我抹了抹手,推开灵堂的门,在晨星的搀扶下,走了进去…
  
  不知道是‘诈尸’的原因,还是这死者没有老婆子嗣,灵堂也没人守灵。尸体就躺在正对门口的一张床上,上面盖着块布。正对床头,靠墙的灵桌上,一左一右,燃着两根白蜡烛…
  
  从呼吸声听起来,晨星有些紧张。
  
  “松开我吧,没事…”我小声说。
  
  晨星摇了摇头,硬是把我扶到了停尸床的床头。我缓缓的吸了一口气,伸出两手,一点点的,掀开蒙在尸身上的布…
  
  就是这‘人’,昨晚追我和杨老爷子到江边,差点把我给掐死…此刻,他静静的躺着,脸上像是罩了一层死灰。从他微微鼓起的脸颊来看,昨晚我塞进他嘴里的,向风的那道孤虚神符,眼下还在里面…
  
  我想了想,决定先不把符给取出来。
  
  “哎?我说,你不是要找身份证吗,怎么看起我哥的尸体了?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门口一个声音道。
  
  我看过去,只见那男的站在门口,怒视着我,那‘道士’面无表情的跟在他身后。
  
  “嗯?找,我要先确定一下,看要怎么施法…”
  
  “身份证既然掉在江边,你要施法,也应该去江边才是,在这里施什么法?”那道士打断我,冷冰冰的说。
  
  我不假思索的回道,“那,道长‘问米’,为什么不去江边,而是在这里?”
  
  “我…”那道士被我呛的一愣,随后指了指床,说道,“因为死者的遗体在家里,所以,我自然要在家里面‘问米’!”
  
  我长长的‘喔’了一声,“没错,我也是这个原因…”
  
  那道士没话可说,‘哼’了一声。
  
  “既然施法,那你就抓紧施啊!”那男的说。
  
  “别急,我先卜一卜,看能不能卜到,拿纸笔给我。”
  
  那男的犹豫了一下,嘟囔说,“要是你是来没事找事的,到时候有你好看…”
  
  纸笔拿来以后,我用笔在纸上画了一个九宫格,然后看了看时间,定好局,把星门干神…依次加进局里,奇门寻物,分‘死物’和‘活物’,像身份证,属于‘死物’,也就是不会动的东西,奇门寻死物,一般以‘时干’为用神,看其落宫…眼下这一局里,时干‘癸’落在巽宫。目前刚刚立夏,夏至还没到,因此是阳遁,阳遁局,转盘奇门,巽宫在内盘,看向宫里的局象,不入墓,也不逢空亡,只是,宫里有马星…
  
  仔细分析过局象以后,我说道,“你哥的身份证就在家里,从局象里来看,马星冲巽,马主动,说明,如果现在去找的话,是找不到的,即便翻到身份证所在的那地方,它也会随着别的事物,也就是夹藏在别的东西里,‘跑’掉,被你错过去了,我算一下应期,看什么时候能找到…”
  
  我闭上眼睛,掐指计算应期,过了一会儿,我睁开眼睛道,“从今天开始算,到第七天的下午,三点到四点之间,在家里的东南方位寻找,你哥的身份证就会出现…”
  
  说完,我看向那男的,只见他听的两眼直勾勾的。
  
  “呵呵…”那道士轻蔑的笑了笑,“你可真会蒙人,在家里…第七天…等一会儿你就一拍屁股走了,到第七天的时候,谁知道你在哪里?到时候人家找不到,跟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听这道士一说,那男的反应了过来,“就是!”
  
  “这人就是来没事找事的…”那道士说,“我刚才明明问过你哥,他说身份证掉在了江边上,这人也不知哪儿冒出来的,胡乱在纸上画了画,就说你哥的身份证在家里。因为是瞎说的,所以他根本就找不到,于是就编谎说什么第七天,有种你让他现在找找试试?”
  
  “你以为我真找不到?”我冷冷的看着他,“我刚才说过,我先卜测一下。从卜测结果来看,用常规方法,眼下找不到,但是,用非常规方法,不一定就找不到…星,扶我出去。”
  
  “好。”
  
  来到外面,我扫视了一圈众人,冲小晴道,“晴姐。”
  
  “嗯?”
  
  “麻烦你一下,回车里,帮我把装法器的那包拿过来。”
  
  “哦。”
  
  “我跟晴姐去。”雨馨说。
  
  包拿来以后,我命众人让出一块空地,把起局的东西取出来,将刚才那个局,重又起了一遍。局起好以后,我抽出一道四方神符,用朱砂笔,在符的背面,写了一个‘癸’字,然后把刚才起局的那个时间,换算成干支,写在了‘癸’字的外围。然后,我把符折叠,小心翼翼的放在了眼下这一局的巽宫里,放好,我站起来,围着九宫格团团走动,当走到巽宫那个位置的时候,我猛的捏了个诀,指向宫里写有‘马’的那个木牌,脚往地上一跺,喝道‘去!’…那木牌‘腾’的一下从巽宫跳到了对角的乾宫里,这么一来,阻碍寻物的‘马星’,就被我施法给移走了,众人全部看的呆住了…
  
  我收起法,弯腰用两根手指,轻轻捏起巽宫里的那道‘符’,朝着这宅院的东南方位走去,众人相跟着。
  
  这宅院的东南位,是一间偏屋。我推门走进去,只见这是一间卧房,里面乱七八糟的。站在房间的正中央,我把符摊开,两手平托着,闭起眼睛,默念四方神咒,三遍过后,我两只手猛的一撤…过了片刻,我睁开眼睛,扫视过去,只见那道符,落在了一个旧的立式衣柜旁边…
  
  我走过去拉开衣柜,只见里面衣服被褥什么的乱七八糟的。我再次闭上眼睛,一边默念口诀,心里面一边存想着那身份证,手一伸,***了衣物堆里,一抓之下,我感觉抓住了一件外套。
  
  一点点把那外套抽出来,我拎着它,来到外面。
  
  扫了一圈众人,我冲那男的道,“你哥的身份证,应该就在这件外套里…”
  
  说着,我把外套倒过来,往地上抖,没抖几下,‘啪’,掉出一个东西,正是身份证…人群‘哄’的一下,像开了锅一样…
  
  我捡起身份证,看了一眼,递给那男的,“看看是不是你哥的。”
  
  “是…是我哥的,这…”
  
  “道长…”我说道,“你该不会说,这身份证是我假造的吧?”
  
  那道士脸色尴尬,抹了抹头上的汗,冲那男的道,“这个…哦,我知道了,你哥肯定是记错了,身份证明明是在家里,他说掉在了江边…”
  
  “够了!”
  
  那道士吃我这么一喝,身子一哆嗦。
  
  “你哥之所以跑到江边,根本就不是去找什么身份证,而是他的尸体,是人为给控制了。”
  
  “控制?”这男的惊讶的问。
  
  “没错。”我手一摆,“跟我来…”
  
  来到灵堂里,我‘呼啦’掀开蒙尸布,指着尸体说,“他嘴里有东西,你介不介意我取出来?”
  
  这人傻愣愣站着,摇了摇头。
  
  我一掌拍在尸体的下巴上,然后用手使劲一捏两腮,尸体张开嘴巴,我伸进两根手指,把那道孤虚神符给捏了出来。
  
  “这个东西,是我们法家奇门一种极为厉害的法器,知道它为什么在你哥嘴里吗?”
  
  “为什么?”
  
  我把昨晚被这尸体追到江边,我和向风两个合力将它制伏的过程,讲了一遍。
  
  “我之所以过来,就是来追查你哥的尸体之所以被人给控制的原因的。”
  
  这人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忽然,我听到外面乱糟糟的,来到门口一看,原来是那道士要跑,被雨馨给拦住了。
  
  “躺下吧!”
  
  雨馨说完,手一伸,抓住那道士的胳膊,一拉一带,把他摁倒在地。雨馨往后一撩头发,围观的人纷纷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你们要干什么?”那道士被雨馨制的动弹不得,躺在地上叫道。
  
  “道长,你跑什么?”我问。
  
  “谁说我要跑了…”
  
  “这个死骗子,骗过我们村上不少人了!”一个人叫道。
  
  “把他送去派出所…”
  
  雨馨把那道士从地上拽起来,交给人群里的两个壮汉,众人簇拥着,喧喧嚷嚷出门而去…
  
  众人走后,我问这男的,是怎么发现他哥的尸体失踪的,他说,昨晚他给他哥守灵,没多久就睡着了,醒来就发现他哥的尸体不见了…
  
  “昨晚有没有人来过你家?”我问。
  
  “没有啊…”
  
  我想到了那门,“大哥,来一下…”
  
  来到门口,我指着门***道,“大哥你看,这上面涂的是什么?”
  
  “咦?我不知道哎…”
  
  “阿冷。”晨星走了过来,“马上就中午了,要不要先去蛇场?”
  
  我正要回答。那男的问,“你们要去哪个蛇场?”
  
  我用手指了指,“就东边那个。”
  
  “那蛇场是我开的啊。”
  
  “你开的?”
  
  “是啊…”
  
  这人说,他跟他哥两个是外来的,两人都没老婆。以前的时候,两兄弟倒卖衣服。后面办了个养蛇场,养成的蛇,除了供应给制药企业,还有便是供给这县城的山庄,以及蛇餐馆…
  
  “哪个山庄,是不是××山庄?”我问。
  
  “是啊…”这人指了指这处院子,“我们住的这院子,就是租的山庄那老板的。这眼看手里有了点存款,我跟我哥两个正要搭伙儿买房呢,可我哥,唉…”
  
  说着,这人,抹了抹眼睛。
  
  我心里转动着各种念头。
  
  “你哥…是前天出的事?”我问。
  
  “嗯…我打算停三天灵就拉去火化,然后把他骨灰带回我老家去葬了,谁知道出了这档子事儿…”
  
  “你哥出事那晚,是跟谁去喝的酒?”我打断他,问道。
  
  “就是山庄那个周老板,说有山东的客人过来,因为我哥酒量好,所以,他打电话过来,让我哥过去陪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