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凌纪天?!”
  “嗯,怎么了?”万金山对我的反应ting *奇怪,脸上透着不解。
  为什么我这么惊讶,因为这个‘凌纪天’,就是东山公墓,凌霄* na *块墓碑上所刻的,立碑人的名字,凌氏灯饰厂的* na *个凌老板…
  我稳了稳情绪,说道,“没事,你接着说…”
  “唉…”万金山叹了口气,“我万某人活这么大年纪,只有一个人,是我打心里感觉对不住的。”
  “凌纪天么?”我问。
  “嗯。”
  “说说…”
  万金山又xi 口及了一口烟,目光穿过袅袅的烟雾,飘chu *屋外,飘向远方…
  万金山初到我们市里的时候,靠给人打零工过活,一直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曰)ri 子。* na *是八十年代初的时候,万金山在一处建筑工di 给人和泥,搬砖头,辛辛苦苦的gan 了几个月,工程完工,却没有拿到一分钱工钱。他去讨要工钱,包工头欺负他是一个外di 的,非但没给他钱,反而带着人把他给打了一顿。
  连气加伤不说,身上没一分钱,没吃没喝没di 方住,外带淋了一场雨,万金山病倒了。他躺在臭shui *河的涵hole(dong )里避雨,奄奄一息的时候,被一个好心人给发现,将他救chu **| lai |*,带回了家里。救他的* na *个人,就是凌纪天。凌纪天给万金山治病,好吃好喝供了他一段时间,万金山总算捡回一条命。
  凌纪天当时ting *年轻,结婚还没多久,老婆既温婉又漂亮。借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凌纪天用父亲给他留↓的一些钱,外加自己又贷了一笔,办了一个灯饰厂。见万金山可怜,又没di 方可去,凌纪天就把他弄jin *了自己的厂子里,让他kan大门,外带打打杂…
  说到这里,万金山怔怔的笑了笑,“* na *是我有生以*| lai |*,过的最快乐的一段(曰)ri 子,后面虽然我有了钱,但也没* na *时候快乐…凌老板没一点架子,我年岁比他要大,每次去厂里,他都管我叫万哥,老板娘对我也特别好,经常给我带早餐,可是…”说到这里,万金山顿住了,摇了摇头,“可是后*| lai |*,我却做chu *了一件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不如的事…”
  “什么?”我问。
  “还有烟吗?”万金山问。
  “嗯…”
  我又给了他一支,万金山点上,使劲xi 口及了几口,“我这人喜欢喝酒,有一次在外面喝到半夜,醉醺醺回厂子,感觉口很渴,见一楼办公室亮着灯,我就走了jin *去。是老板娘在里面算账,她见我醉的厉害,就给我倒shui *喝。当时是夏天,老板娘穿的衣服很短,也很薄,给我递shui *的时候,她一抬胳膊,肚子露了chu **| lai |*…我脑子当时‘嗡’的一声响,把她手里的shui *打翻在di ,我抱住她,把她按在了办公桌上…”
  “你把她给…***了?”我问。
  万金山没说话,点了↓头。
  “* na *你确实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不如。”杨叔道。
  “然后呢?”我皱着眉头问。
  “然后我就跑了,离开了××市,除了怕被抓以外,还有就是不敢面对凌老板。这一跑,就是好几年,直到90年,我回到××市,通过偷偷打探,我得知道老板娘早已得病死了,给凌老板遗↓了一个女儿。至于老板娘被***的事,没有人知道,说明凌老板没报警…”
  “嗯…”
  我点了点头,忽然之间,我心里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八十年代…万金山…凌老板的老婆…凌霄…雨馨…一股凉气,从我后背抽了起*| lai |*…不会,这不可能的!…我急忙把这个念头从自己心里面排除,转而向万金山道,“你接着讲。”
  “当时我年纪已经ting *大了,找工作,没有人要我,我只能靠捡垃圾卖,换东西吃,晚上有时睡公园,有时睡大街。终于这一天,我遇到了丁子国,他*ying *说我是他救命恩人的di di ,然后带着我去了* na *个叫青石镇的di 方…当我见到老狐的时候(万金山也管他哥叫老狐),我立马就知道,这个人确实是我的哥哥,因为咱俩长的一模一样…
  “老狐很* gao *兴,但他不善于表达什么,在青石镇住着的* na *段时间,从他口里,我知道了关于我们父亲的事…本身,我就很怨恨这个世界,听了以后,我就更怨恨了。我父亲是个好人,但他的↓场却是* na *个样子,至于我们三兄di ,一个被狐狸养大,一个被打鱼的拣走,另一个,被赶到黄河边上…从* na *一刻起,我就在心里面立誓,在我有生之年,一定要报复,报复这个世界…”
  万金山说的咬牙切齿的,过了片刻,他平复了一↓情绪,道,“老狐把父亲传给他的阴阳五行之术,原原本本的传给了我,他告诉我说,这些东西,可以用于探山测di ,然后我就想到了盗墓。老狐坚决不同意我gan * na *种事,但我执意要去,他无可奈何,于是就跟我决裂了。从* na *以后,我就用阴阳五行之术探测寻找古墓,把盗chu **| lai |*的古董冥器卖掉,很快就发了大财。为了拓宽路子,我找到杨书明(杨老爷子),他以前就盗过墓,让他帮我寻找buy(中文:gou mai)家。盗墓这种见不得光的行业,有着一张外人难以想象的,庞大的di ↓关系网。通过这张网,你如果想的话,可以认识到全国各di 从事过,或者正在从事这个行业的人…”
  “所以,你通过这张网,当初认识了一个身在海外的人,对吗?”我问。
  “你怎么知道?”万金山问。
  我把目光幽幽的移到一旁,缓缓的说,“我还知道,* na *人是英籍华人,他的名字,叫做萧山。”
  “你…”
  我kan向万金山,“我在你藏身的,风景区* na *间连接↓shui *道的密室里,见到了你的笔记本,里面相册其中一张,就有萧山。不用管我是怎么认识他的,你接着讲吧…”
  万金山为了扩展生意,认识了萧山,通过他的渠道,把盗chu **| lai |*的东西转卖到国外,牟取了不少暴利。发了横财的万金山,洋洋得意。世人都有衣锦还乡的心理,可是,万金山却无乡可还,收养万金山的* na *对河南夫妇* na *村子,早就搬迁到不知哪里去了。至于我们市里,借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张扬。于是,他便想到了老村。当初害万金山的* na *个村长早就死了,所以,万金山最初回到老村,只是想扬眉吐气,显摆一↓。没想到,老村的现任村长,和他臭味相投。于是,万金山就建了座房子在村外,打算偶尔过去小住,至于* na *村长,则帮他找人,协助他盗墓…
  万金山当初听老狐讲过,位于黄河边的* gao *家村里,有着一张上古时代流传↓*| lai |*的河图。万金山后面便打起了* na *河图的主意,没想到,河图没找到,却被他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chu *一个大明朝的人…
  (听到这里,我的心‘砰砰’的,跳的ji cu *了起*| lai |*,万金山讲*| lai |*讲去,终于讲到了* gao *启恩)
  万金山往* na *老村跑过不少趟,这一天,他在村西的荒野里,发现一条古时候,被黄河发大shui *chong *chu **| lai |*的(gou)。他原本是想在* na *(gou)的(gou)壁土层里,kan能不能找到什么古代人遗留↓*| lai |*的物件,说不定有值钱的东西。结果,他勘测到,在(gou)西远处的di 层里,有一座di ↓建筑…
  顺着一条往西去的岔(gou),万金山*| lai |*到正对* na *建筑的位置,确定好了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掘点。于是便从老村带了人过去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一直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到一间石室,jin *到里面,他们发现了一具保存十分完好的古尸,* na *是一个穿着官服的老头子,kan不chu *多大年纪,头发,胡子,眉mao *,都相当完好…
  万金山欣喜若狂,因为古尸,并且保存这么完好的,比什么玩意儿都值钱。于是,他就把* na *古尸给弄回了老村。就在当天晚上,相当诡异的事发生了…
  古尸弄回去以后,万金山层层密封,埋在了他院子里的flower (hua )池里。半夜睡醒一觉,他听到外面有动静,于是就跑chu *去kan,他kan到,flower (hua )坛里的flower (hua )草全部都枯死了,叶子一片片往↓掉…
  他赶jin 把* na *古尸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chu **| lai |*,弄开封层,差点没吓晕过去…* na *具古尸,虽然完好,但原本一kan就是一具尸体。可是眼前,这具古尸的脸上,却有了人的气色…万金山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把* na *古尸给烧掉,可是又舍不得…于是,他就眼睁睁kan着* na *古尸从有了人的气色,到有了呼xi 口及,最后呼xi 口及一点点加重,天蒙蒙亮时,* na *古尸睁开了眼睛,万金山当时吓得给他跪在了di 上…
  * na *具古尸就是* gao *启恩,他‘复活’以后,第三天开始会说话,把他所懂得的法术,教给了万金山。万金山首先是拿老村的人开刀,借他们的财运。至于借阳寿,是他后面才学会的。据* gao *启恩说,他当年发现* na *间密室,jin *去以后,发生了di 震,他被崩塌给埋在了里面…
  “* na *他现在呢?”我问。
  “我说了,我目前不知道。”万金山说。
  “* na *等一↓说他,我问你,凌老板失踪,跟你有没有关系?”我问。
  “有。”万金山说。
  “哦?”我忙问,“怎么个有关系?”
  “你刚才说的* na *个萧山…”
  “嗯,怎么了?”
  “要从有一次,我跟他去四川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