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之前在厂房顶上见到那座楼时,我心里面直觉那楼和那工厂之间有着某种关系。此刻听刘老头儿的女儿一说,原来,那座楼,就是灯饰厂那凌老板原本的家…
  “小师父…”
  “嗯?”我回过神,“大姐我再问你。”
  “你说。”
  “那凌老板失踪以后,他的家,也就是那楼,是怎么处理的?”
  “空置了一段时间,后面好像被拆了吧…”
  “你说什么?”我打断她,“拆了?”
  “听说好像是的,具体我也不大清楚,因为,不在那厂子做事以后,我几乎就没去过那里了…”
  虽然一夜没睡,我和向风两个人都没什么睡意。我打算酝酿下睡意,打个盹养养精神,但根本酝酿不起来,外面已经开市了,买菜的,吆喝的,太吵。
  “算了,我们走吧。”我站起身,冲向风道,“撞邪的那个男人暂时不会有什么事,我们先不管他。回朱宾他们那大杂院子,把车提出来,我们去那楼那里看看。”
  “好。”向风说。
  出了小伙计这门面,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我们从菜市场靠近老街的这头出来,顺着老街回到大路,拦下一辆出租,将我们送到那大杂院子。
  进到院里,只见朱宾正要带着人出门。
  “你们去哪儿?”我问。
  “去找那楼,楼啊。”
  “不用去了,我已经找到了。”
  “找,找到了?!”
  “嗯…”
  进到屋里,只见那小九躺在床上,仍然一动不动的,试了试他的气息,和从东山公墓刚回来那时候差不许多。我心道,那座楼到底存不存在?如果存在的话,这小九到底是怎么样撞到邪的?难道他进去过那楼里?…
  我听说过鬼船,据说是有的船只在大海上航行时突然神秘失踪,若干年以后,又突然神秘的出现。不知道那座楼,是不是也像鬼船一样,我想,昨晚我所看到的,说不定只是那楼的影像…
  发动车,我载着向风,朝那座工厂驶去。
  “阿风。”
  “嗯?”
  “我觉得…万金山他们那哥哥,那个小妖怪,以及从那块古怪石头里跑出来的那个不知名的东西,双双出现在市里,游荡在臭水河那一带,说不定就和那座楼有关…”
  向风盯着前方的路道,默默沉思着。
  “之所以我有这种感觉,是因为小伙计被那东西附身以后,也跑到了那座工厂里。”
  “走,先去那工厂看看。”向风说。
  过河来到那岔路口,我指着远处,“就是那厂子…”
  把车驶进工厂院子,两个人从车上下来。
  “阿风你看,这院子很干净,像是有人打扫过一样…”
  向风扫视一圈,点点头。
  陪向风看过一楼的每间办公室,我们上到二楼的车间。虽然白天,车间仍然昏乎乎,阴沉沉的。墙壁上,‘凌氏灯饰厂’几个大字,似乎是用血刷上去的,干涸后变得暗红,结痂脱落的斑斑驳驳的…
  从车间出来,我们上到楼顶。
  “大体就是在那个位置。”我指着西南方向,冲向风道。
  向风上上下下看了看,说道,“阿冷。”
  “怎么?”我问。
  “我打开天眼,看一看。”
  “哎呦,你如果不说,我都忘了你有这功能了,那最好不过了!”
  向风冲我微微一笑,闭起眼睛,用剑指对着自己面庞竖画四横画五,然后点住眉心,嘴里念念有词,片刻把眼睁开,眼睛变得绿幽幽的,目光朝着西南方向望过去…
  我连大气也不敢出,心里面莫名的有些忐忑,眼睛眨也不眨的注视着向风的表情,自始至终,向风表情没任何变化。
  随着向风用手在额头上一拍,收起法,我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
  “那地方有古怪。”
  “怎么古怪?”我急忙问。
  “有一团雾一样的东西。”
  “雾?”
  “嗯…”
  我想到,自己的‘意识’游离进小九的眼中所看到的,那座楼四周,那种雾一样的东西…
  “走,过去看看…”向风说。
  我和向风两个出了厂子,顺着厂后路对面的巷道一直走,来到那弄堂口。
  “昨晚就是在这弄堂里,接你电话的时候,里面出现噪音。”
  向风当先走了进去,来到昨晚手机出现噪音那地方,停下来,从包里取出罗盘,刚往右手边这座楼跟前一凑,罗盘的指针就出现晃动,磁场果然有异常!…将罗盘移开,靠近左手边这座楼,指针便是正常指向…
  我和向风两个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看向右边这座楼,楼门依然是紧锁着的。我站起身,来到左边这座,用手一推,楼门‘吱呀’开了。
  “向这楼上的住户询问一下。”我道。
  “好。”
  上到二楼,迎面碰到一个穿着工装的女孩儿,警惕的看着我们。
  “小妹别紧张。”我笑了笑,“向你打听点事,可以吗?”
  “什么事?”
  女孩儿说话带着一口外地口音。
  我用手指了指,“你们对面这一座楼,没有人住吗?”
  “没有。”
  “为什么?”
  “因为前段时间出了件事。”
  “哦?”我心里一惊,表面不动声色的问,“出什么事?”
  “一对外地来打工,租住在那楼上的情侣,失踪了。”
  “失踪了?”我眉头微微一皱。
  “嗯。”女孩儿说,“那对情侣就是我们厂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也不知跑哪儿去了。”
  我想了想,问道,“那对情侣,是哪里人,你知道么?”
  “不大清楚…”女孩儿摇摇头,顿了顿,然后道,“我只知道,那两个人进我们厂之前,刚出院没多长时间。好像是因为打架进的医院,两个人打架,打的挺厉害的,脸上都有刀疤…”
  我的心砰然一跳,心道,该不会,就是讹诈刘胖子的那对情侣吧…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再向这女孩儿询问,就询问不出什么了。我想了想,说道,“那楼的房东住在哪里,你知道么?”
  “不清楚。”女孩儿摇摇头。
  “那,你们这楼的房东呢?”
  女孩儿把地址和电话告诉了我。
  下楼出了弄堂,我们顺着巷道往南一直走,来到大路,顺着大路,往东走了一段。我们来到女孩儿所说的,她们房东所开的那家小超市。门口收银台坐着一个中年胖子,一口本地口音,应该就是房东了。
  在超市里买了点吃食,买了包好烟,付完钱把烟盒撕开,给这房东递了一支,和他海侃神聊一通,我提到那座楼。至于那对情侣失踪的事,这人也不是很清楚。我便说我想租房子,向他询问那座楼房东的住处。这人说,那楼的老板住在市中心那里,至于他在这里的这处产业,都是他老爸在帮他收租,他老爸是一个退休工,住在一处挺僻静的老宅院里,颐养天年…这人把那座老宅院的大***置,告诉了我们。
  “走吧。”向风说。
  “嗯…”
  迈出一步,我突然心里一动,冲那胖子道,“对了,大哥。”
  “怎么?”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你们这一带有个开灯饰厂的凌老板,你认识么?”
  “怎么不认识,当然认识,只是没什么交情。他以前住的那座楼,大体就在你刚才说的,我对面那座楼的那个位置。”
  “那,凌老板那座楼,现在呢?”
  胖子咧嘴一笑,“兄弟,看你挺机灵的,怎么傻了?那楼当然早就拆啦,不拆的话,现在的这座楼怎么盖起来的?”
  我尴尬的笑了笑,冲向风道,“走吧。”
  一边走,我心里面一边想,那楼真的拆了么?…
  从超市出来,按照那胖子所说的地址,我和向风两个走了挺不近一段路程,找到了那座老宅院。里面住着一个头发斑白,戴着老花镜的老头儿。我说我们要租房,老头儿说他家那楼不对外出租了,问他为什么,老头儿不答。我试探着向他询问,关于楼里失踪的那对情侣的事,老头儿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理都不再理我们,随手拿起一张报纸,看了起来。无奈,我和向风只得离开。
  从老头儿家出来,走没多远,我的手机响了起来,看看号码,朱宾打过来的。
  “冷…冷哥。”
  “怎么了?”
  “我想到一…件事。”
  “说。”
  “小九在这市里有个相,相好。”
  “哦?”
  “去年那时候吧,有个姓刘,刘的老板,找我们去对付一个女…孩儿。”
  我微微一笑,“你不但没帮他,反而赖了他一顿饭,是么?”
  “你怎么知道?太神,神了吧。”
  “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你继续说。”
  虽然没帮那刘老板,但朱宾挺好奇,想知道刘老板让他们对付的那个女孩儿是个什么样的。所以,朱宾就带了两个小弟跑过去看,其中就有那小九。朱宾他们一帮混蛋,也不知从哪儿搞的个望远镜。他们上到另一栋楼的楼顶上,用望远镜往那女孩儿住的那栋楼的,六楼那间房里望。结果,他们望到那女孩儿一丝不挂从洗手间出来,躺在床上***…小九是个处男,从没和女孩儿发生过关系,看的神魂颠倒的,从那以后,他就被那女孩儿给迷住了,隔三差五就往那里跑…至于后续,小九和那女孩儿有没好上,朱宾他们就不大清楚了,好像是好上了…
  我心里面的一个疑团似乎解开了,怪不得小九那晚喝醉酒,迷迷登登跑到这里来,我想,可能就是因为讹诈刘胖子的那个女孩儿…
  “现在怎么办?”我问向风。
  向风抬眼盯着天空的流云,想了想,道,“晚上的时候,我们进那座楼里探一探。”
  “听你的…”
  (大家圣诞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