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刘胖子说着,就要开车门,但他哪里快的过向风,向风从后面把手探过来,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你们要干嘛?!”
  “不干嘛呀…”我若无其事的说,“带刘哥你去收钱,看刘大爷啊。”
  “我不去了,快点松手,我要下车!”
  “眼看着这就要到了,干嘛要下车?”
  “就是要下车!…”
  我心说,先前将近风景区的时候,这刘胖子看起来就有些不大对劲,来到这里,硬是要下车,看他吓得跟个孙子似的,好像前方有老虎在等着他,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某种隐情…
  “下车?”我摇摇头,“那不行。”
  “为什么?”
  “不为什么,是你硬说让我们带你去刘大爷躺尸的地方,现在,我们把你带来了,你又要下车,拿我们当猴子耍呢么?”
  “我不管,必须要下车,不让我下车我就报警,告你们绑架!…”
  说着,刘胖子用另一只手从衣袋里摸出手机,被我给夺了过来,他想要叫喊,向风捂住了他的嘴。刘胖子‘唔唔’的挣扎,但向风人高马大,力大无穷,又是个练家子,他哪里挣扎的动?
  “阿冷,走吧。”向风说。
  我冲他一笑,驱车驶上坡道,来到通往那法师住处的那条小路的路口。
  “到了。”我把车刹住,说道。
  向风松开刘胖子,那混蛋瘫在座椅上,呼呼直喘。从车上下来,向风打开车门,抓住他领子就往外拽。
  “走!”
  “你们根本就不是带我来收钱的,我…我不去…”
  “由不得你!”
  “你们…你们要钱我可以给,要多少我都给…”
  “我们不要钱!”
  把刘胖子拽下来,一路连拖带拉,顺着小路穿过树林,来到那座房子前。
  刘胖子已经叫不出来了,向风把他往地上一惯。
  “刘哥…”我拂了拂衣服,冲向风使个眼色。
  刘胖子目光惊恐的看了看我。
  “来之前的时候,有一件事,我忘了对你说了,你想不想知道?”
  “嗯?”刘胖子颤声问。
  我缓缓抽出一根烟,‘啪’点上,‘嘶’吸了一口,指指那门,“在这屋子的底下,有一间地下室。地下室里,除了刘大爷和那些钱以外,还另有一个人…”
  “另…有一个人?”
  “嗯…”
  我点下头,看向刘胖子,只见他脸色发白,身子发抖。
  “一个…”我吹了吹烟灰,“死人,会动的死人,那死人,原本就住在这座房子里。刘大爷的尸体失踪,就是那死人干的,你想不想见见他?”
  “我不…不见…”
  “放心,那死人已经被我用法术给镇住,现在不会动了,不过,你去了就不一定了…”我挥了挥手,“阿风,带他去地下室…”
  向风点了点头,抓住刘胖子的领子,把他从地上给提了起来。刘胖子像杀猪一样的叫,死死抱住向风的胳膊。
  “阿风,松手。”
  向风松开手。
  “刘哥,那死人盗走了你爹的尸体,我们好心好意让你去见见他,踹他两脚出出气,你为什么不去?你到底在怕什么?”
  刘胖子喘着粗气,只顾摇头。
  “不去也可以,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什…什么?”
  “你认识那死人?”
  刘胖子不答。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这么害怕,一定做过什么亏心事,说说吧…”
  刘胖子还是不答。
  “阿风…”我手一挥。
  向风会意的点点头,一脚踹上去,像踹在了一只麻袋上,一声闷响,刘胖子‘娘哎’,栽倒在地。
  “你们…干嘛打人?!”
  “打的就是你!”我把烟头狠狠往地上一摔,“你个不孝顺的玩意儿,真该遭雷给劈了!今天,我们就替刘大爷好好教训教训你!再打!…”
  向风‘咣’又是一脚,接连踹了好几脚。
  “我再问你,你到底说不说?”
  “你们打吧,有种就打死我,要是只把我打的浑身是伤,我却没死,有你们好看!…”
  这刘胖子挺狡猾的,他应该是看出来我在蒙他了,如果地下室里真有那死鬼法师,早就带他下去了。另外,他知道我们不会把他给打死…
  “浑身是伤是吗?”我朝四周看去,笑了笑,“好,那就给你来个无伤版的…”
  我走到那小水塘边,拨开荷叶,冲向风道,“我感觉刘哥好像渴了,来阿风,让他喝点水…”
  向风抓住刘胖子的两只脚腕,将他头朝下提了起来。
  “阿冷。”
  “嗯?”
  “这种人迟早遭雷劈,干脆我们做做好事,提早送他归位,就不麻烦雷公了。”向风像提着只鸡一样,冷冷的说。
  我微微一笑,“我没意见,你看着办。”
  向风点下头,提着刘胖子来到这小水塘边。
  刘胖子吓得两手乱舞,“饶命…饶命啊…”
  向风根本就不搭理他,往下一顺,刘胖子上半身沉进了水里,两腿一弹一弹的。感觉差不多时,我让向风把刘胖子提了起来。
  “舒服吗?”我问。
  刘胖子只顾猛喘气。
  “不答就是舒服,阿风,再来,刘哥还没过够瘾呢…”
  “不…”
  刘胖子刚说了个‘不’字,就被向风提起来,再次顺进了水里。
  “够了吗?”第二次从水里提出来以后,我问。
  “不…不…”
  “不够?”
  “够…够…”
  “够够够,啊嘞啊嘞噢嘞…到底够不够?!”
  “够…够了…”
  这刘胖子被淹的半条命都没了。
  “哦,够了,那就是肯说喽?”
  刘胖子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待他喘息一会儿,我点了根烟递给他。刘胖子哆里哆嗦吸了一口。
  “说吧,你认识这法师吗?”我问。
  “认…认识。”
  “那么,你是不是和他一起,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刘胖子点了点头。
  “是什么事?”
  “我让他,帮我对付过一个女孩子…”
  “女孩子?”我一皱眉头,“仔细讲讲…”
  飘浮和膨胀是人的共性,尤其在当今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里。这刘胖子原本是一个铁路工人,被炒掉以后,成了无业游民,被老婆李娟娟养着。他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他的人生轨迹会发生改变…前年的一天,刘胖子的父亲刘老头儿中了大奖,刘胖子分得一杯羹之后,立马蹬掉了李娟娟,娶了一个曾经被别人大款包养过的二奶,买了房,买了车,并且开了一个小网吧,雇人帮忙打理。按说,这样的生活,对于一个曾经连饭都几乎快吃不上的人来说,应该很满足了。可刘胖子不满足,总感觉钱还不够,用尽千方百计,想从刘老头儿手里再抠一部分钱出来。除此之外,他的不满足还表现在生理上。
  已经有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可他觉得还不够,除了经常出入夜店以外,刘胖子还在自己的网吧里面猎艳。不管什么样的人,只要有钱,就会有女孩儿往上贴。刘胖子也不例外,他经常穿的人五人六的,在自己网吧里面转悠,见到长的漂亮的女孩儿,就上前搭讪。知道他是老板以后,不少女孩儿不用他搭讪,主动往他跟前贴。那些女孩儿也太容易搞定,开车带去兜下风,吃顿好的,基本就能哄让床。稍微难哄一点儿的,买部手机,或者买套衣服给她,乖乖的就进了刘胖子的被窝…
  短短的工夫,刘胖子就搞定了好几个,其中两个,长期暗地里和刘胖子保持着两性关系。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尤其对于膨胀,独我,贪欲心重的人…
  和刘胖子保持关系的那两个女孩儿,都是外地来我市打工的,两个都有男朋友。其中一个女孩儿心机很重,每次和刘胖子去开房,那女孩儿都把避孕套用针给捅破,三捅两捅的,终于把自己给捅怀孕了…去年的一天,刘胖子上午刚睡醒,便接到了那女孩儿的电话。电话里,女孩儿告诉他说,自己怀孕了,问他怎么办。刘胖子让她打掉,那女孩儿不肯,说拿三十万就打,不然就告他。刘胖子说,行啊,只要你不怕被你男朋友知道。结果,那女孩儿立马就把电话给了他男朋友…
  “你说什么?她把电话给了她男朋友?”我问。
  “是啊…”刘胖子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操她妈的,其实她男朋友早就知道她跟我的事了,捅避孕套,就是她男朋友教她的,一旦怀了孕,就能讹诈我了。如果实在讹诈不到,我估计那俩混蛋到时候可能会卖孩子…”
  我心说,居然会有这样的情侣,可真够奇葩的。
  “说人家是混蛋,你又是什么好东西了?是我心软,没让阿风刚才把你给淹死…”我‘哼’了一声。
  刘胖子脑袋往下一耷拉。
  “接着讲吧,后面呢?”
  “白白拿三十万给他们,老子当然不干。开始时我打算,雇几个烂仔,趁那女的出门的时候,揍她一顿,把孩子给揍掉。我也真去雇了,去了一个离步行街不远的大杂院子,见了烂仔的老大,那人说话结结巴巴的…”
  “那人是不是叫朱宾?”我问。
  “你怎么知道?”
  我心说,操,这混蛋居然去雇朱宾他们那帮混蛋,也不知那帮混蛋现在还有没为非作歹,有时间了,我还得再过去给他们上上课…
  “我当然知道,然后呢,接着说。”
  “然后,我就请他们吃饭呗,饭桌上,把我请他们的目的跟他们说了一遍。吃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叫老六的把我叫了出去,神神秘秘的跟我说,刘哥啊,你这样干风险太大,万一那女的要是来个大出血挂了,就麻烦大了,我给你指点一条路吧,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能把孩子给弄掉,如果你实在恨的牙痒痒,就算连带着把那对情侣给做掉,也不算个事儿…”
  我心说,又是老六,那混蛋在幼儿园跳楼摔死,也算少了个祸害…忽然,我想到一件事…
  “那对情侣,那时候住在哪个地方?”我问。
  “就在…”
  刘胖子把地址告诉了我,正是浴足城那**所居住的,那一片小区的那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