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我kan向雨馨,刚好,雨馨也朝我kan过*| lai |*。
  “他这么跟你说的?”我问。
  “是啊…”老头儿说,“他* na *话明明就有矛盾,‘buy(中文:gou mai)了一样用多少钱都buy(中文:gou mai)不到的东西’,既然用多少钱都buy(中文:gou mai)不到,* na *他咋还能buy(中文:gou mai)的到?”
  “然后呢大爷,您接着说。”
  “然后,我就问他呗,我说你今年多大岁数了?他说,六十七了。我说,我比你大一岁,我六十八,就咱俩这岁数,顶多再活个二十年,就jin *棺材守护di 球了,咋还几十年以后?* na *得多大岁数了?又不是老王八,活* na *么大…”
  我差点没笑chu **| lai |*,强自忍住。
  “他笑了笑,又拍了拍我的膀子,说,老伙计,我buy(中文:gou mai)的* na *样东西,可以让我最少活到一百二十岁。我就说,你buy(中文:gou mai)的啥东西,长生丹么?…不管我怎么问,他就是不肯说。我就琢磨着,他肯定是被人给坑了,坑了* na *么多钱chu *去…kankan,我没料错吧,他连六十七的坎都没过去,就jin *huo *葬场了…”
  这老头儿告诉我们说,死的* na *老头儿自从钱都没了以后,他的* na *些儿女们别说巴结他,不甩他不再登门的都是好的,他其中一个儿子,隔三差五的就带着儿媳妇跑去跟他闹,骂他老不死的,说他buy(中文:gou mai)彩票得的* na *些钱根本就不是他个人的,而是他们整个大家庭集体的,他没权力扔chu *去打shui *漂…
  我心说,死的这个老头子,当初把* na *么多钱一↓子都flower (hua )chu *去,buy(中文:gou mai)了一样能让他‘最少活到一百二十岁’的东西…能是什么?毫无疑问,肯定是阳寿…而且,* na *阳寿应该就是从万金山手里buy(中文:gou mai)*| lai |*的…* na *老头儿是去年的时候buy(中文:gou mai)的阳寿,难道说,他所buy(中文:gou mai)的* na *阳寿,是砖窑厂死的* na *王会计的?…当初,我们想尽办法追查砖窑厂烟囱底↓埋的,* na *只借阳寿用的骨灰坛是谁家的,一直都没查到…难道,* na *骨灰坛子是* na *老头儿家的?…
  “大爷。”
  “嗯?”
  “他死之前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我问。
  “没呀…主要是,我跟他走的不是很近,平常的时候,也就是在这风景区这里,见了面打个招呼,或者坐在一块儿拉拉家常,其它时候没啥交情…”
  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na *老头儿既然buy(中文:gou mai)了阳寿,怎么突然间又死了?难道阳寿这个东西,也有假冒伪劣的?…
  就听雨馨说道,“大爷,他是前年的时候,buy(中文:gou mai)彩票中的奖么?”
  “嗯?是啊,前年的时候中的奖,去年把钱flower (hua )光的,然后今年就死了。”
  “哦…”
  雨馨似乎有话外音,我kan向她,用眼神询问道,怎么了?
  雨馨摇摇头,指了指车。
  “谢谢你大爷,阿冷我们走吧。”
  “怎么了?”回到车里,我问。
  “阿冷…”雨馨kan了kan我,“王哥认识死的* na *老头子…”
  “哦?”我一惊,“王老板?!”
  “嗯…”雨馨点↓头,幽幽的移开目光,kan向挡风玻璃外面,“虽然我和王哥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一直都没有夫妻之实,但他对待我就像对待公主一样,什么都不让我做不说,还生怕亏待了我。所以,他buy(中文:gou mai)了↓* na *座废宅子,要拆掉建别墅,就是为了让我住的…”
  我心说,这个王老板对雨馨却也真好。
  “除此以外,他认为自己只是一个烧砖窑的土老板,感觉配我不上。所以,他打算把* na *砖窑盘chu *去,在市里面注册一个公司,开发房di 产。可是,开发房di 产需要的资金是很庞大的,以王哥的积蓄,就算加上* na *砖窑厂,都远远不够。必须要融资,也就是找资金,找合作人。虽然我对王哥没感情,但每天见他早chu *晚归,忙的焦头烂额,很不忍心。劝他说,如果实在不行就不要弄什么公司了,但他根本就不听。后面一天,他兴* gao *采烈回*| lai |*,告诉我说,资金找到了。我一愣,哦?王哥说,市里面有个老职工buy(中文:gou mai)彩票中了大奖,他听说以后,登门拜访,跟* na *老职工说,钱留在手里不动,实在太可惜了,不如拿chu *一部分投资房di 产,到时候会有*** feng ***厚的利润回报…经过连续好几天苦口婆心的劝说,老头儿终于心动了,答应投资…* na *几天里,王哥特别* gao *兴,到处找人,找关系,找项目…后面,人也找好了,项目也谈妥了,就在砖窑厂打算盘chu *去的时候,老头儿突然*| lai |*电话,说他不投资了,原因是,儿女们不同意…王哥气的够呛,他没想到* na *老头儿会*| lai |*这么一chu *,他很后悔,当初* na *老头儿答应以后,应该立马跟他签书面合同…
  “虽然老头儿反悔了,但王哥并没有死心,仍然隔三差五的往老头儿* na *里跑,做他和他儿女们的思想工作…我想起*| lai |*了!”
  我正听的入神,雨馨突然话一转,把我吓一跳。
  “什么?”
  “我记得…王哥好像跟我说过,因为想知道他的事业能不能gan 成,他专程去市里面拜访过一个什么大师,* na *大师给算了算,用肯定的语气说,如果他投资房di 产,绝对能成!…* na *个老头儿,之所以后面不肯投资,不只是因为他儿女的反对,主要是,他听说投资房di 产的周期很长,风险很大,再者,他年纪已经ting *大了,不知道还能不能kan到获利的* na *一天…为了打消老头儿的顾虑,王哥也带他去见了* na *大师…”
  “你确定?”我问。
  “嗯…”
  我心道,市里面的‘大师’,会是谁?…应该不是万金山,万金山从事的是倒卖阳寿的‘di ↓活动’,不给人算命,* na *会是谁呢?难道…我想到了原本住在林后小屋里,如今已经死掉的* na *个‘法师’…
  “然后呢,雨馨,你接着说。”我道。
  “具体见了* na *大师以后怎样,我就不清楚了。* na *以后,王哥一边仍然做* na *老头儿的工作,一边着手扩大砖窑厂的规模。他考虑的是,如果到时候资金落实了,砖窑厂的规模大,盘chu *去的price (中文:jia ge)也会* gao *,如果资金没落实,* na *么,就继续做砖窑厂,到时候再连带着做些建材生意。可是…后面你知道了,砖窑厂扩大规模,王哥带人往一口窑里拉机器,结果* na *窑塌了,他们都被埋死在了里面…”
  说到这里,雨馨声音有些哽咽,hands(*yong * shou *)rou了rou眼睛。
  突然,我心里产生一个疑问,当初* na *王老板死了以后,灵魂保留在body(* shen | ti *)里,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因为雨馨和他儿子都chong *了煞,命数将尽,‘活死人’王老板跑去找我们求助,希望我们能救救他的‘老婆’和孩子…* na *么,问题就*| lai |*了,按雨馨所说的,王老板明明认识一个,市里面的,帮他算过命的大师,他为什么不去求助* na *大师,而是去求助我们呢…我心里面突然产生一个念头,难道说,王老板的死就像我先前所推测的,不是由于chong *撞了邪煞,而是跟* na *大师有关?…按雨馨刚才所说的,从时间上*| lai |*算,王老板死的时候,距离他去见* na *‘大师’,应该没多久…假设,只是假设,* na *个所谓的大师,真的就是* na *‘法师’的话,我可以分析chu *,王老板是通过什么渠道听说,并且去见的他…我们知道,死的* na *个‘法师’是个四川人,而王老板砖窑厂里有个‘豁牙子’,也是四川人。我市的四川人是很少的,四川的流动人口,大多都集中在岭南还有江浙* na *一带,作为少数的,四川人的其中两个,如果豁牙子和* na *法师认识的话,* na *么,很有可能,就是他推荐给王老板的…
  然后,我又想到殡仪馆的* na *个死老头子。如果说,王老板的死,是因为他去见了* na *‘大师’的话,* na *老头子也去见了,为什么老头子没死,而是一直活到了今年呢…
  虽然仍有许多谜团,像一窝绳子一样团聚在我心里,但我隐约已经kan到‘绳头’了…先前我只是毫无因由的感觉,王老板的死不是被邪煞给害的,现在,由感觉变成了十之一二的相信…
  “雨馨你是说,王老板当初为了资金的事,不只做* na *老头儿的思想工作,还做了他儿女的?”我问。
  “嗯,听王哥说是这样的,他的事我都不掺和的。除了buy(中文:gou mai)* na *座废宅我*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了↓手,其他事我都没gan 预过,比如找资金之类,所以,我没见过* na *老头儿,更没见过老头儿的儿女…”
  “走。”
  “去哪儿?”雨馨问。
  “去见一见* na *老头子的儿女,除了询问老头儿死前有没什么反常举动之外,确认一↓,kankan前年的时候,和王老板打过交道的是不是他们,如果是的话,kankan能不能问chu *什么内情…”
  * na *老头儿既然在殡仪馆停放了七天才举行丧礼huo *化,* na *么,殡仪馆里一定有老头儿家属的登记…
  和雨馨匆匆吃过晚饭,我驱车朝殡仪馆驶去。*| lai |*到通往殡仪馆的* na *条路上,我‘哎呦’一声,拍了↓方向盘。
  “怎么了?”雨馨问。
  “忘了,因为闹鬼的事,殡仪馆晚上根本就没人,现在都七点多了,我们去肯定White(颜色bai )去…”
  雨馨想了想,说,“既然过*| lai |*了,* na *就去kankan吧。”
  “也好。”
  将近殡仪馆时,只见* na *院子里亮着灯光。
  “有人哎!”我喜道。
  刚把车在门口停↓,就听吵吵嚷嚷的声音从院子里传chu **| la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