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第一个和我说话的人!…我心里一激动,拳头& nie (一种手法)的‘咯叭’一声响。这员工冷不防吃了一吓,往后一退。
  “请问先生…”
  “嗯?”
  我回过神,chong *他一笑。这员工** fu **了** fu **xiong 口,也chong *我一笑。
  “我见您在这里坐了很久了,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serivce(中文:fu wu)的么?”这员工问。
  “serivce(中文:fu wu)倒不必,我有些问题想问↓兄di ,坐坐…”我指了指对面的位置。
  “不不,我站着就可以了,有什么问题,先生请问。”
  “好,请问兄di 贵姓?”
  这员工先是一怔,随即一笑,“哦,我姓宁。”
  “好姓…”
  说着,我飞快的俯**,拉开包,取chu *纸笔和罗盘,罗盘往桌上一放,至于黄纸和Red(* hong *)笔,则递向这员工。这员工愣愣的站着,kankan桌上的罗盘,然后kan了kan我。
  “麻烦兄di ,把你的姓写在这张纸的正中间。”
  “这…”
  “帮个忙,我有用。”我朝他作了个揖。
  这员工憨厚一笑,接过纸笔,俯身往桌上一pa(足八),“写在正中间么?”
  “是的…啧啧,好字。”
  “见笑了…”
  写完递给我,我将笔一收,把黄纸轻轻铺在了罗盘的正中,右手一摊,说道,“请兄di 对着这纸的正中chui 口欠一口气。”
  “先生这是要变魔术么?”
  我‘呵呵’一笑,不置可否。待他chui 口欠完气之后,我说道,“好,还有最后一步。”
  “先生请说。”
  “请兄di 转动这张纸,小心,不要让它从底↓这盘子上掉↓去。”
  “好有趣…”
  这员工微微一笑,shen chu *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按住黄纸的正中,轻轻一捻,* na *纸便转了起*| lai |*,由快而慢,缓缓停住…只见,纸正中* na *个‘宁’字的字头,指向外面的正西。
  我登时一喜,朝外望了一眼,‘呼啦’一↓站了起*| lai |*,朝这员工一拱手,正色说,“恭喜兄di ,兄di 好人好报,(曰)ri 后一定会有所作为,而且前途无量…”
  我说的不是客套话,而是实话。师父告诉我说,子时之后,第一个跟我说话,并且帮我指明方位,助两个婴灵投胎的人,一定会有福报!
  * na *员工‘呵呵’一笑,“谢谢先生,借先生吉言了…”
  我chong *他点点头,心说,接↓*| lai |*第二步,会有人点明我此行的目的,会是谁呢?…
  一边想着,我飞快的把纸和罗盘收起*| lai |*,朝店外chong *去,推门*| lai |*到外面,我差点和一对情侣迎面撞个正着。
  “对不起,对不起…”
  朝两人连连道歉,我绕过他们,chong *jin *了雪夜里。刚跑chu *没两步,就听* na *女人嘟囔说,这人真是的,跑* na *么快,赶着去投胎么…
  我眼前一亮,猛di 停住脚步,差点没摔倒。*| lai |*不及稳住身子,我趔趔趄趄一个转身,hands(*yong * shou *)往包上* na *两个婴灵所在的位置拍了拍,chong ** na *对情侣喊道,“对啊对啊,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去投胎,你要祝福我们哦!”
  * na *俩人好像被吓到了,呆呆的站在原di ,kan着我。
  我‘嘿嘿’的笑了笑,chong *他们拱了拱手,然后转身就走,心说,这俩人可能在想,这哪儿*| lai |*的神经病…
  雪还在↓着,飘飘洒洒在天di 之间,停车坪上的一辆辆汽车,顶着积雪,就像盖了层white(* bai se *)的棉被。大马路上的积雪,被*| lai |*往的车碾压,形成一道道的(gou)壑。路灯暗暗的,di 上kan去,可以kan到雪flower (hua )的灯影,摇摇曳曳的,像是无数black(hei )色的虫子。
  肯德基店不远便是一个十字路口,穿过马路,从十字路口一直往西,我顺着人行道一边走,一边kan着手机上的时间,脑子里则不断回想着师父的话‘当你顺着给你指方位* na *人所指的方位,走到第十分钟的时候,你就开始往两边kan,到时候,你会kan到有人躲在建筑后面,朝你窥视…”
  我心里想,这大半夜的,而且还↓这么大雪,怎么会有人躲在建筑后面,而且还朝我窥视?这人如果不是神经病,* na *就是个抢劫的…想到这里,我拳头‘咯叭’一& nie (一种手法),心说,刚好手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呢,送这俩婴灵去投胎,顺道逮住个抢劫的,可谓一举两得…
  终于,十分钟时间到了,我不由警惕起*| lai |*,一边走,一边往两边张望。这条路段没什么车,两旁建筑大多都已经没有了灯光。路灯时而把我和树木的影子交叠在一起,然后再倏而分开。这样走着,我根本就没kan到有人,心里不由有些疑惑,师父用奇门谋事指点我行事,已经好几次了,从没chu *过差错…
  就这么走着走着,我一抬眼,忽然kan到,在我右手边远处的楼群之中,有一座楼的楼顶多chu *一小块,冷不丁一kan,就像一个人pa(足八)在* na *里朝我这方位窥视…我‘啊’停住脚步,探头的‘人’chu *现了!…
  准确*| lai |*说,这在风shui *学里叫做探头煞。现在的城市建筑* gao ** gao *低低很不标准,而且楼顶上经常会盖个小屋,或者蓄shui *池等等之类的建筑。如果你在自己住处的卧房或者客厅,透过窗户,朝外面kanchu *去,可以kan到对面,或者远处的楼顶有正对着自己窗户的小建筑,晚上的时候kan,就像是有个人pa(足八)在* na *里朝自家窥视,这就是所谓的‘探头煞’,现代建筑风shui *里的一种煞气。如果正对自家窗户有探头煞的话,容易导致家里遭贼,或者夫妻不睦,有小三介入。化解的办法,是在窗户上正对探头煞的位置悬挂五帝钱,或者贴符,阻挡煞气…
  远处* na *栋楼顶多chu **| lai |*的建筑,就是师父所说的,窥视我的‘人’。当‘他’chu *现以后,我要从离‘他’最近的路口转弯,然后一直走,直到眼前chu *现横向的路道为止。我朝前方kan过去,只见前方大约五六十米远处有一个路口,急忙奔了过去。
  *| lai |*到路口,我折而向北,两边都是black(hei )乎乎的建筑,或* gao *或低的耸立着,路灯隔老远才一个。到处一片安静,只有我踩在积雪上的‘咕嚓咕嚓’声。终于*| lai |*到尽头,我的眼前chu *现一个横向的街道。
  这是一条老街,不是很宽。走了这么长时间,我也走hot(英文:hot,中文:re )了。抖了抖身上和头上的雪,拉开大衣的拉链,朝两边望去…kan到的第一个数字…师父说,当我*| lai |*到横向的街上,kan到的第一个数字,* na *个数字是几,就顺着街越过几个路口,如果* na *数字是双数或者多位数,就选择尾数…当按照数字越过最后一个路口之后,我右手边第一栋建筑,就是两个婴灵的投胎之di 。难点是,无论叫门也好,用其它方法也好,我必须想办法jin *到* na *建筑里…
  kankan时间,就快十二点了,也不知* na *法师有没去* na *栋楼,阿风现在怎么样了。我这里眼kan胜利在望,心情有些激动。
  就这么望*| lai |*望去,没kan到什么数字,我目光往回一收,忽然kan到,就在我左手边很近的雪di 里,也不知谁丢的一张报纸,被积雪掩埋的只露chu *一个角,* na *个角上赫然用black(hei )体印着‘19’这个一个数字…
  我心头一hot(英文:hot,中文:re ),‘19’* na *就是‘9’,也就是说,从我这个位置起步,沿着街道往左走,除却我此时所处身的这个路口以外,我要数到九个路口…
  路过* na *张报纸时,我不禁有些好奇‘19’后面是什么内容,于是一俯身,把它从雪里扯了chu **| lai |*。只见报纸正上的black(hei )色标题写着‘19年前杀人犯被判无期,死者死而复生无罪释放’,我苦笑了一↓,把报纸丢jin *了垃圾桶里…
  很快的,我便*| lai |*到第一个路口,然后第二个…就这么顺着路道一直走↓去,雪还在↓着,纷纷淋淋,抬头望去,雪flower (hua )密密匝匝,无穷无尽。
  终于,我*| lai |*到了第八个路口,一颗心‘砰砰’直跳,眼kan就要到两个婴灵的投胎之di 了,* na *会是一个什么di 方呢?…前方望去,雪太大了,能见度有限,根本就什么也kan不清楚…
  我& nie (一种手法)& nie (一种手法)拳头,继续顺着路道走去。走了好一会儿,也不见第九个路口,我不禁有些焦急起*| lai |*,心说,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关键时刻掉链子么?
  随着继续走,两旁的建筑越发的老旧,然而,店铺的门面kan起*| lai |*装修的却不错,诸如网吧啦,咖啡屋啦,台球厅啦…等等,我心说,这是到了什么di 方了?突然,前方chu *现了一个路口!
  我几乎是蹦跳着扑了过去,越过* na *路口,我强抑着猛烈的心跳,深xi 口及一口气,慢慢转过身,朝右手边马路对面kan过去…我kan到了什么,我kan到了一所学校…
  我瞪大眼睛,借助门卫室的灯光分辨chu *学校的牌子,忽然想起,这是我市的一所老* gao *中,我一个儿时的玩伴,当时就是在这所* gao *中里读的书…
  我惊奇的连眼睛都望了眨…这Ta Ma的,难道这两个婴灵的投胎之di 居然是一所* gao *中,它们的父母是谁?一对* gao *中生?现在的小盆友也太奔放了吧!…就算小盆友奔放,难道说这学校也奔放?允许他们在校内乱*| lai |*?…
  我颤颤巍巍的走到校门口,两个值班的保安kan了我一眼,我装做过路的,东张西望了一番,然后离开了校门。走着走着,我突然间想到,对喽,这学校里肯定有教师的家属院,这俩婴灵的父母应该是一对教师…想到这里,我终于长chu *了一口气暗骂自己愚笨…可是,我要怎么jin *去?
  我抬眼朝墙头kan了kan,心里想,kan这情形,只有跳墙了…
  这学校面积很大,我一直绕到后墙,只见后墙这里是一片小树林。手机照去,只见* na *树身上刻着,‘×××我爱你’,或者‘××老师,我**爹’,之类的文字,我不禁摇头笑了笑。
  爬上距离墙头比较近的一棵树,里面望jin *去,只见校园里面空dang dang 的。我咬了咬牙,提了口气在xiong 口,我纵身一跳,扒住墙头,然后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