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向风端坐在副驾驶上,一言不发。有的人具有一种气场,无论多么繁乱的场合,只要他往* na *里一坐,身边的人立马就会有一种宁静感,向风就属于这种人,天塌di 陷,岿然不动…
  向风具有ting *深厚的方术根基,本领确实比我要强,而且年纪也比我大,这也是为什么他* na *么勇猛的原因,因为他有可以勇猛的资本。就他身上* na *股狠劲,只往* na *里一站,一般的鬼物就会被吓跑,别说攻击了…不过,* na *也是一般鬼物,碰到厉害的就不行了,比如害杨老爷子的* na *snake(she 虫它)煞,所以说,向风有时有点勇猛过度,他不像我,不够爱惜自己。我知道,他心里隐藏着很多苦,从不向人诉说,包括小丫离开他的事,他之所以不爱惜自己,不知是不是和这些有关…总之,作为‘师兄’,我必须要适当的约束他,不允许他太过勇猛…
  “kan什么?”
  向风眼睛也不斜,盯着前方的路道笑问。
  “嗯?”我耸了↓肩膀,“没什么…”
  “想说什么就说吧。”向风kan了kan我。
  “好,* na *我就说了,我要说的就是,等↓到了* na *楼,怎么行事,要听我的…”
  向风微微一怔,随即一笑,扭过头说,“没问题。”
  “好,* na *就说定了。”
  “嗯。”
  凤阳镇距离我市市区本身就不是很远,再加上路上没什么车辆,我开的很快,赶到* na *座楼时,时间尚早,二三楼有几户亮着灯光。
  “就是这栋楼么?”从车上↓*| lai |*,向风问。
  “嗯。”我点点头。
  向风抬头往* shang * mian *black(hei )black(hei )的* na *几层kan了一眼。
  “等这楼上的人都睡↓了再行动,我去buy(中文:gou mai)点吃的。”
  “好。”向风说。
  我跑到这小区的一家卖部,buy(中文:gou mai)了瓶White(颜色bai )酒,以及鱼罐头,huo ** tui *肠之类的↓酒物。回到车里,和向风两个人一边慢慢的对喝,一边静静的等待着。不知不觉,一瓶White(颜色bai )酒已经快喝完了。夜渐深,小区的灯一盏盏熄灭,这楼上的灯也只剩↓了两盏…
  “等↓怎么行动?”向风问。
  我想了想,打了个酒嗝,说,“把楼里的这鬼引↓*| lai |*,试试kan能不能超度,如果没法超度,就打散它。”
  “好。”向风微微一笑。
  “我就是担心…”
  “什么?”
  我皱了皱眉,“担心这楼上除了* na *鬼以外,还有别的东西。”
  向风朝车窗外望了一眼,淡淡的说,“别担心,没有最好,有的话,一并对付。”
  我kan着他,苦笑了一↓,点了点头。
  终于,楼上的灯全部熄了。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感觉房客应该睡熟了。我朝向风招了招手,当先走↓了车。
  这晚有月亮,时隐时现的,冰冷的月光从层云间透chu **| lai |*,洒在这栋楼上,更显得这楼斑驳而又陈旧。
  我分了一道孤虚神符,一道冰符给向风,自己也拿了两道,把装法器的包往肩上一挎,朝楼门走去。
  这两种符一阴一阳,孤虚神符我们已经使用过不少次了,这种冰符却从没用过,师父只是向我们介绍了一↓这种符的用途,具体使用时是什么样的情形,师父也不知道,因为他也没用过,所以,他告诫我们说,一定要慎用…
  我有这楼门的钥匙,房东给的。轻轻打开门,我当先一步跨到了楼梯上,示意向风跟在我后面,朝楼上走去。*| lai |*到二楼楼梯口,我们停↓*| lai |*。从包里取chu *符纸,分别摆在楼梯口的过道两边,正中各压一道孤虚神符,我们朝三楼走去。
  三楼楼梯口两边也布好符以后,我抬眼kan向上方的* na *尊钟馗像。
  “我*| lai |*。”向风低声说。
  可能是为了防止有人把像给卸掉,所以,这像是和底↓的木板牢牢钉固在一起的。向风人* gao *马大,他朝走道两边望了望,tuo *↓外套在手里,轻轻一抬手臂,就把* na *像给盖住了。只见向风咬了↓**,两手抓住被衣服包裹的* na *钟馗像,猛往↓一趁,随着‘咯呀’一声闷响,* na *像便tuo *离了木板。
  我朝向风竖了竖大拇指,向风将* na *像放在了三楼走道的尽头,然后走了回*| lai |*。这样一*| lai |*,楼梯口没有了阻碍,六楼的* na *东西说不定会自己跑↓*| lai |*。我和向风在楼梯口等了一会儿,没有动静,也没任何异常,于是便朝上走去。
  往上没有住户,所以楼梯口两边不必布阻挡* na *东西的符。我和向风像两只灵猫一样,迈着轻盈而迅捷的步伐,很快便*| lai |*到了六楼。
  朝六楼走道尽头望了一眼,想到昨晚的经历,我仍有些心有余悸。
  “哪一边?”向风问。
  “跟着我就可以了…”
  我低声说,然后一拐,走向右边。*| lai |*到* na *房间门口,手机荧光↓,只见房门jin 闭着。就在这个时候,向风突然一闪,挡在了我前面。
  我一愣,向风chong *我一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后& nie (一种手法)了↓拳头,轻轻推开门,走了jin *去,我只得跟在他后面。
  房间里和我昨天过*| lai |*没任何区别,也不知* na *鬼东西还在不在。现在我已经知道,之前有一个装修工人死在了这里,而这房间之所以装修,是因为住在这里的一对小情侣打架,血溅在了墙上。我去过卧房,里面的墙壁颜色kan着ting *旧,只有客厅这里的墙壁ting *新。kan情形,* na *对小情侣是在客厅这里打的架…
  我凑到墙壁跟前,hands(*yong * shou *)机照着仔细分辨,只见这墙壁上隐隐约约的有些斑点状的东西,应该就是血迹了…从包里抽chu *小铲,我在墙上铲了几↓,hands(*yong * shou *)沾了点铲↓的东西放在鼻端闻了闻,没感觉chu *什么…
  这时候,向风已经走jin *了卧室。我弹了弹手指,收起铲子,也跟着走了过去。卧室里的镜子昨晚被我用符打裂了,但还能用。杨叔昨晚* na *么一说,不知道是不是有心理阴影了,一kan到镜子,我心里就发怵…
  这镜子kan起*| lai |*没有异常,我头一低,只见* na *道打镜子用的符还在di 上躺着,于是便捡起*| lai |*放jin *了包里。
  chu *了卧房,我们*| lai |*到卫生间。yu gang 上方的* na *窗户依然hole(dong )开着,凉气‘飕飕’的直往卫生间灌…
  “真是奇怪,* na *东西难道跑了?”我疑惑的说。
  向风一言不发。
  “走,我们再去别的di 方kankan。”我道。
  向风点↓头,正要往外面走时。突然间,我听到‘哗啦’一声响,和向风两个同时一惊,停住了脚步。
  从刚才* na *声响*| lai |*判断,应该是***的楼门发chu *的,暗叫一声‘糟糕’,难道* na *东西跑了?…
  就在这个时候,向风忽然道,“阿冷你↓去kankan,可能是有人*| lai |*了,我在* shang * mian *守着…”
  “好…”
  我不敢断定* na *声响到底是有人*| lai |*了,还是被困的这东西跑了,听向风这样一说,二话没有便奔了chu *去。一口气奔到楼↓,只见楼门jin jin 的关闭着,hands(*yong * shou *)推了推,纹丝不动。我心道,刚才* na *声响说不定是风刮的…
  这么想着,突然,我听到‘咚’的一声响,楼上传↓*| lai |*的…霎时间,一个念头从我脑子里闪了过去,阿风刚才之所以让我↓*| lai |*,一定是发现了某种东西,而且* na *种东西在他感觉很不好对付…阿风有‘天目’,虽然没打开,但是在一瞬之间的时候,可以kan到我所kan不到的东西…
  ‘咚’,又是一声,我后背抽起一股凉气,不知道阿风有什么事,这个(jia huo ),说好了一切行动听我的,他又变卦了…我抬脚就往楼上跑,刚迈chu *一步,忽然觉得脚底踩到一个ruan (车欠)绵绵的东西…
  我吓得猛往上一蹿,低头去kan,kan不清* na *是个什么。先前我↓*| lai |*的时候,这楼道口的声控灯就不亮,此刻我拍了↓手,还是不亮。不知灯是不是坏了,我急忙掏chu *手机去照,原*| lai |*是昨晚我过*| lai |*时所kan到的,杂物堆里的* na *个天线宝宝…
  气极之↓,我踹了一脚,继续往楼上跑。刚跨上第二级台阶,我整个人就被钉住了,我kan到,先前被我踹了一脚的* na *天线宝宝,此刻正坐在楼梯上…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荧屏的光一↓子灭了,我急忙又按了一↓,抬手一照,没错,的确是* na *天线宝宝,像个小孩子似的坐着,笑嘻嘻kan着我,脑袋上的天线耷拉在额前,正在一↓一↓的颤动…
  ‘轰’的一↓子,我脑袋里就像炸了了雷,两眼一black(hei ),差点没摔倒,这东西难道活了?…
  * na *天线宝宝两只眼睛盯着我,脏兮兮的脸上挂着笑容。其实它并不是坐,而是两脚悬空,靠在楼梯台阶上,猛一kan就像坐着一样…
  冷汗一↓子便从我身上冒了chu **| lai |*,我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它就这样挡住我的去路,它不动,我也不敢轻举妄动…就听‘咚’,楼上又是一声,我一惊回过神,想到了向风。
  我咬咬牙,把body(* quan | shen *)的力气凝聚在右* tui *上,正要朝这天线宝宝踹过去时,忽然之间,我发现它的额头上有一块污迹,像是一块血迹…
  仿佛有一道电光猛的一闪,我想到当初楼上打架的* na *对情侣,以及溅在墙上的血点,我猛然间意识到,眼前这个天线宝宝,原本是* na *对情侣的…
  就在这个时候,我kan到这天线宝宝脏兮兮的身上还有字,是英文所写的‘baby’…kan到这个,我心里蓦di 产生一个强烈的念头,* na *对情侣流过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