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重要的一点?”向风眉头一拧。
  “没错…”师父说。
  “师父,是什么?”我问。
  师父看向小晴家老屋,说道,“害这老爷子的邪煞,不是万金山养的…”
  我和向风两个面面相觑。
  “当初…”师父说,“老爷子梦游,从床上跳下来,出了县城,去了城外一个风水恶劣的密林子。冷儿尾随他,在那林子的一棵树***,挖出一只铁盒子,那盒子里除了老爷子的头发以外,还有一张写有他生辰八字,以及木八卦上那种咒文的黄纸…”
  我挠着头想了想,“嗯,对啊师父。”
  “没错,师父。”向风说。
  师父继续道,“当时由此推测,老爷子之所以冲煞,就跟有人指使他往那林子里埋那盒子有关。”
  “嗯…”我点点头。
  “那么…”师父又道,“如果害老爷子,指使他埋那盒子的人,是万金山的话。说明万金山当时还没养出可供害人的邪煞,不然的话,不用搞的那么麻烦,直接派遣邪煞就可以了。所以我认为,害老爷子的邪煞,不是人工养的,而是天然形成的。”
  “师父的意思是说…”我想了想,“万金山蛊惑老爷子埋那盒子,导致他冲撞到了天然邪煞,是不是这个意思师父?”
  “是的。”师父说。
  “那你刚才说…你知道那邪煞在哪里了,所指的就是天然邪煞喽?”
  “嗯。”
  “在哪里?”我忍不住问。
  “别急…”师父看了看我们,“你俩都是成年人,有独立思考能力,我把我心里的想法说一说,咱们三个一起分析一下…”
  “好,师父说。”向风道。
  “其实…”师父道,“我对邪煞这种物种,所了解的也很少。主要是,亲身遇到的,邪煞害人的案例比较少。就像中国的中医学,是经过上下数千年,许多代人的经验,慢慢沉淀积累下来的,这其中,不乏用错药医死人的案例…我之所以说知道害杨老爷子的那邪煞在哪里,是根据刘大麻子的死推测而来的。”
  “师父说说。”我道。
  “刘大麻子是自己冲撞到了邪煞,不是被万金山给害的,所以,他多活了两个月也跟万金山没关系,而是莫名其妙的,关键就在这个‘莫名其妙’…古人常说,凡剧毒之物,数丈之内必有解毒之药…如果把邪煞比作剧毒之物的话,那么,刘大麻子之所以多活了两个多月,是因为他遇到了‘解毒之药’,只不过,那种药没有解去全毒,只解去了一点…其实说白了就是,刘大麻子和邪煞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地方,刘大麻子放羊的时候无意中冲撞到了邪煞,命数被‘吞’,但他一点也不知道,每天照常去放羊,所以,不知又遇到了什么,他的命数又回了两个月在他身上…我这两天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导致两个月命数又回到刘大麻子身上的,刚才见到杨老爷子,我突然心里一亮,我想到了你们当初帮杨老爷子所延续的,这一年的阳寿…”
  我听得眼睛都直了,心里面隐隐约约似乎想到了什么。
  “阿风刚才说,所谓续命,其实是借命,向天借来生的命,说的不错。可是,续命究竟是不是你们当初所做的那样,我不敢断言,因为这种法术其实我也没用过。当时听你们回去说,老爷子命格临生门,借来‘喜气’和‘丧气’烧掉,然后续命就成功了,我总感觉似乎太简单了一点。不过,老爷子的的确确延长了一年的命,事实摆在眼前,所以我也就没往深处想…”
  “师父是想说…”向风道。
  “你们当初给老爷子所借来的,不是他来生的命,而是本身他自己今生的命。”
  “啊啊…”我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后背莫名的有点凉飕飕的。
  “还是那个比方,如果把害老爷子的邪煞比作毒物,那么,你们当初所借来的那‘喜气’或者那‘丧气’,就是解毒之药,由此我推测,害老爷子的那邪煞,如果不在‘喜气’的出处之地,就在‘丧气’的出处之地…”
  向风看起来也有些激动,抬头望向远天,喃喃的说,“怪不得…怪不得当时我起的那一局显示,老爷子‘死中有生’,我从局象分析,‘生机’在两个方位,只要把‘生机’借来,就可以帮他延一年的命,权衡之下,为了稳妥起见,我决定让阿冷两个方位都借…其实当时我就挺奇怪,但我认为可能是天意,是老天爷不想让杨老爷子死,所以布下‘生机’,而我们所借到的,不过是他来生的命…”
  所谓的‘喜气’,就是当初我和小晴两个拦喜车,向那新娘子讨要到的,胸前佩戴的喜花,我们连那新娘子的名字叫什么我都不知道,只知道叫‘二丫头’。而所谓的‘丧气’,则是从王满贵那村子上所得到的,死人身上的纽扣…
  晚饭时,我们一边吃喝,一边商量行动计划,最后决定,向风和杨叔两个,去王满贵那村上查探,我跟小晴子,去找那新娘子二丫头家。当初是小晴一把鼻涕一把泪,吭哧半天向那新娘子讨到的喜花,把她这‘主角’带去,万一找到别人,便于人家认出,并回想起来。至于师父,则守在小晴家里,免得出什么意外,雨馨和晨星两个,代替小晴,协助小晴的母亲照顾杨老爷子。
  这小晴子果然没心没肺,一听说他爸还有希望,吃喝的比谁都多,第二天起的比谁都晚。我和向风两个,分别带齐阴符,神符,以及其他各种法器,在师父,雨馨,晨星,三人关切的叮咛下,发动车,一先一后便出发了。
  眼看这就要过年,县城里不少阔宅的门上都已经挂上了大红灯笼。各种商店看起来也是一派喜气洋洋,门口摆满各种年货,到处都在播放卓依婷的贺岁歌。这种日子,别人都新衣新鞋,美食美酒,待在家里等着过年,而我们,却依然苦逼的奋斗在抓邪煞的路上…
  小晴坐在副驾驶上,眯着俩眼睛,一个接一个的打哈欠。
  “小晴子。”我眉头一皱。
  “干…啊…干嘛?”
  “打哈欠能不能捂下嘴,看你喷的这挡风玻璃上,跟起了雾霾似的…”
  小晴冲我一撅嘴。
  没用多久,我们便来到了临县的县城。这俩县城离得很近,眼前这县城,连小晴她们那县城的一半大都没有,其实原本不过就是一个镇子。
  “阿冷。”
  “干嘛?”
  小晴紧张的望着车窗外道路两旁,“会不会碰到去年被你揍的那城管?”
  我脸一板,“会。”
  小晴一缩脖子,“你别吓唬姐姐我…”
  “他又打不过我,就算碰到了,你又怕他做什么?”
  “万一你要跑了,把姐姐我扔了嘞?”
  “呵,你忧患意识倒挺强啊…”
  小晴撅着嘴,“那谁说的准,像你这没心没肺的人…”
  我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心说,咱俩到底谁没心没肺?
  来到早市,我和向风分别把车停下,一人点了碗牛杂面,杨书军跟小晴俩人脸对着脸,‘噗噜噜’,你一口,我一口的。
  “我觉得…”我咬着筷子,“害老爷子的那邪煞,很可能在王满贵那村子上。”
  “怎么讲?”向风说。
  “偷鱼把王老爷子推进水塘的那个叫吴二蛋的,还没被王家族人打,自己就吓死了,当时我也没太在意,要了扣子就走了,现在回想,感觉死的挺蹊跷,说不定是冲煞了…”
  “不一定…”向风说,“不是所有突发死或者意外死都是冲煞,冲煞的只是一小部分。”
  “总之,你一切小心。”
  向风微微一笑,看着我,“你也是,一切小心。
  “还有我呢,咋不说让我也小心?”小晴抬起头。
  “嗯,你也小心…”我‘哼哼’一笑,“小心我把你送去给那城管。”
  “你敢,我让星妹子把你搓直,然后再让馨妹子把你捏扁…”
  杨书军‘嘿嘿’一声坏笑。
  吃过早餐,我和向风两人驱车一个往南,一个往东,分别出了县城。
  行了大概二三十里,来到一个路口,我把车停了下来。
  “小晴子,当初我们拦新娘子,是不是在这个路口?”我问。
  小晴挠挠头。
  “算了…”
  我叹了口气,朝四近望了望,感觉应该就是这里,于是便转弯驶上往南去的土路。这条路挺宽,但极不平整,有的车辙特别深。路难走我倒不发愁,主要发愁怎么找那二丫头家。第一不知道名字,第二不知道住址。
  摇摇晃晃行驶了将近十里路,我们来到一个村庄,碰到一个正在家门口扫地的村民。
  “二丫头?”
  “对对…”
  “我们村,二丫头挺多呀。”
  我苦笑了一下,看了看小晴。
  “就是,那个那个…”小晴两手比划,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
  “就是那个,去年这个时候出嫁的二丫头,嫁妆用牛车拉的…”
  “对对…”小晴说。
  这村民想了好一会儿,告诉了我们一个住址和门牌号,说这家的二丫头是去年嫁出去的,不知是不是我们要找的。
  按照那村民所说的位置,我们来到一户人家门口。
  “阿冷,看,25,就是这家!”小晴指着门牌道。
  “你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我又不瞎。”我咬着牙说。
  小晴伸伸舌头。
  我命小晴站我身后,敲响了门。随着门一开,一个圆脸少妇,挺着肚子走了出来,我登时眼前一亮,就是她!
  小晴‘腾’从我身后跳了出来,“二妹子,可找到你啦!你还认识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