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师父这一开口,正在吵闹的几人静了下来,然后,**上的所有人都朝师父看过来,原本还在吃喝的那些人,则纷纷撂下了筷子。这些人什么也不知道,一个个看起来若无其事的。我和向风站在师父身后,目光在整个**上扫来扫去。有师父在,我心里没那么紧张。
  “大师,快来快来,我们每人敬,敬你一杯…”
  “大师,来…”
  “各位好意,我心领了…”师父微微一笑。
  我心说,师父就是沉得住气。
  “大家听我说句话。”师父说。
  “大师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对对,尽管说…”
  “好。”师父说,“其实我要说的,就是于四哥刚才所说的,宴席解散,大家各自回家。”
  “为,为什么呀…”
  那些村民一个个面面相觑。
  师父抬头看了看天,“时候不早了,这天寒地冻的,菜端上来很快就凉,吃了对身体不好,后面我在村里行事,还需要大家的配合,不要贪图一时的口腹之欲,吃坏了身子,到时候耽误了大事。所以,大家先不要吃了,各自回家休息,后面等把村上的事处理完了,我出钱补还一顿宴席给大家…”
  师父这番话说的,既不动声色,又有理有据,而且让人听起来心里热乎乎的。
  那些村民纷纷道。
  “大师这话说的,怎么能让你破费呢…”
  “就是就是,到时候我们再集体出东西,请你…”
  “我们听大师的,不吃啦,走啦走啦…”
  “回家啦…”
  说着,那些村民们轰轰隆隆的站了起来。
  “大家慢走…”师父笑道,然后低声说,“冷儿,阿风,抓紧去门口。”
  “嗯…”
  我和向风两个飞快转身,朝学校大门口走去。
  “阿风。”
  “嗯?”
  “等下看我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向风没说什么,疑惑的看了看我,我冲他做了个嘘的手势。来到大门口,我当先靠墙往门左边一站,左右看了看,迅速摸出一道孤虚神符往袖子里一塞,露出一小截在外面。
  只见那些村民开始朝校门口走来,为首的是一个中年胖子,喝的摇摇晃晃的。
  那胖子来到跟前,我一弯腰,冲他伸出一只手,“大哥好。”
  胖子吓了一跳,侧身往后一蹦。
  “咋,咋回事儿这是?”
  “没什么。”我笑了笑,“我师父让我们两个在门口送送大家,说难得一起吃饭…来,握个手吧。”
  胖子挠挠头,“嘿嘿,大师真…真客气…”
  说着,伸出手和我握了握,我趁机用袖子里的孤虚神符在他手腕轻轻一碰,然后松开了手。
  “冷大师,真有你的。”胖子走后,向风低声说。
  我冲他诡秘一笑,指指袖子,示意他照我这么做。这样一来,每一个从学校里出去的村民,都会被我们用孤虚神符‘验’一下身。
  不一会儿的工夫,村民就走了一大半,没发现什么异常。大部分人跟我们握一下手就松开了,只有个别这村上的女孩子,握住向风的手似乎舍不得撒开,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的。虽然向风表面看起来没什么,但我能感觉到他的尴尬,心里面暗暗好笑。
  随着学校**上的人越来越少,我一颗心渐渐绷了起来。这时候,又有一帮村民来到门口,我正准备和当先一个人握手时,就听**上有人尖叫了一声…我心里猛然升起一个念头,糟糕,肯定出事了…
  紧接着,便是师父的声音,“冷儿,阿风,小心!”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的呆住了,怎么**上有人叫,师父却让我和阿风小心…
  这个念头刚从我心里闪过去,我就看到眼前这几个人里,有一个人非常的怪异…先前听到**上有人尖叫以后,门口这几个人本能的停住脚步,转身看向**,因此,我看不到他们的脸,只能看到他们的背,可是…老天爷,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其中一个人,根本就不是背朝着门口,而是胸口!可是,这人的头,却是朝向**的!…
  我‘啊’跳了起来,向风一声大喝,将孤虚神符朝那‘人’打了过去,与此同时,师父也扑了过来。我就觉得眼睛花了一下,似乎有东西从人群里蹿了出去。紧接着,门口这几个村民发一声喊,四散开来。向风打出去的神符‘啪嗒’落在远处,师父也扑了个空…
  “有鬼啊!有鬼啊!…”
  剩余的村民‘哇哇’大叫着朝学校门口冲过来,两个老头儿不知是被吓晕了还是挤倒了,一动不动躺在地上,不知死活。
  “大家别乱!”
  师父一声大喝,就像晴空打了个霹雳,震的我耳膜‘嗡’的一胀。那些村民被师父这么一喝,全部停住脚步,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
  “冷儿,阿风,我守着门,你们过去看看那两个大爷有没有事。”师父说。
  看情形,先前有‘东西’混在人群里来到门口,想跟那些村民一起出去,我和向风都紧盯着当先的人,没注意后面的,反而**上有人远远的发现了不对劲,尖叫了一声…
  “师父,刚才那到底是个什么?”我战战兢兢问。
  “先别管是个什么,它跑不出这学校,我在每一个角落都布了阵,现在,我守着门口,你们去看看那俩大爷…”说完,师父的目光扫向那些村民一张张面无血色的脸,“大家别怕…”
  我和向风来到跟前,分别试了试地上两个老头儿的气息,没死,只是晕过去了。掐醒以后,我们一人扶一个,将两个老头儿分别扶坐在凳子上。
  “娘哎,太…太吓人了…鬼啊…”其中一老头儿抚着胸口,断断续续说。
  这老头儿的话令我后背凉飕飕的。
  “别怕大爷,有我们跟我师父呢。”我宽慰老头儿说。
  算上这俩老头儿,眼下,学校里剩余的村民还有大概二十个左右。
  “好,别慌,一个一个出去…每人用手在我这符上摸一下…好,下一个…”
  师父正指挥着那些村民一个个离开学校,还好人少,如果是先前人多的情况下,一乱套,那么多老人,女人,小孩儿,冲撞踩踏外带惊吓,绝对会有人死。这得多亏了师父…
  转眼间,那些村民全部离开了学校,我和向风把这俩老头儿也扶了出去。
  “关门!”师父说。
  ‘吱吱呀呀’关上铁栅门,师父抽出两张黄纸,往地上一放,咬破指尖,画了两道符,交叉贴在了门上。
  “师父,这到底是个什么?”我忍不住又问。
  “我感觉…”师父说,“应该是个死鬼。”
  “死鬼?”我和向风两个同时皱起眉头。
  “嗯。”师父说。
  “难道说…这死鬼是万金山弄来报复我们和村民的?”我问。
  “应该不是。”师父摇摇头。
  “说不定…”我说道,“我白天遭遇到了那个也是它…”
  师父不答。
  “照这么看,这死鬼既不怕光,也不怕阳气,还可以现形。”向风说,“而且,它似乎还可以隐藏自己的气场,不然的话,当时那些村民走过来,即便我和阿冷没往后面看,但从气场上也可以感觉到它的存在…”
  “隐不隐藏,它也在这学校里…”师父脸颊的肌肉鼓了鼓,看向四处,“现在村民全部平安离开了,没什么可顾忌的了,冷儿,来,我们协助阿风打开天眼,看能不能看到它…”
  **人一空,显得阴森森的,两盏灯似乎也不怎么明亮了。刚才那一阵混乱,不少桌子被村民给带翻,一片狼藉。那几口大灶,有两口底下还有火光,木柴‘噼啪啪’响。
  “阿风,准备好了么?”来到灶前,师父问。
  “嗯。”向风说。
  “好,冷儿,到席桌上取点残酒过来…”
  看来,阿风的天眼和我的地耳一样,测不同情况的事物,打开的方法是不同的。
  席桌上有不少喝剩的酒,我拎了半瓶过来交给师父。师父将酒瓶盖打开,正准备往小碗里倒时,忽然顿住了。
  “怎么了师父?”我紧张的问。
  向风原本闭上眼睛,等待师父施法,此刻也睁了开来。
  “你们守住大门的时候,有没有看到那女老师出去?”师父问。
  “女老师?…”
  师父不提我都忘了这个人了。
  “没有哎,阿风你有看到吗?”
  向风摇了摇头。
  “当时我们回到席桌,就没看到那女老师,我记得师父还问了一下的,雨馨说…雨馨说那女老师去解手了,难道掉厕所里了?”我说道。
  师父想了想,说,“先不急着施法找那鬼东西了,我们先去找找那女老师,别出什么事…”
  这学校的厕所在教室的后面,紧靠着后院办公区的围墙,长长的一列,连个灯也没有,乌漆摸黑的。
  我用手机照着,正朝女厕所走时,就听一声尖叫隔着墙从后院办公区传过来…
  师父反应最快,身都没转,后跨两大步,然后往横向里一跨,穿过小门,进了办公区的院子。向风紧随师父,三两步也过去了。轮到我时,把手机装好,刚来到门口,就听向风的声音:
  “阿冷,那东西奔着你去了!”